別再說誰對不起誰了 問自己能去改變什麼吧

別再說誰對不起誰了 問自己能去改變什麼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暴民

在任何時代,總有許多的優秀評論家,能準確的抓到群眾的心理,提出引人注目的話題。在台灣,這個話題,就是談誰對不起誰。當然,依附在這樣的政治與經濟狀況之下,這話題挑動了很多人的神經。萊恩也不例外的想要了解這些討論的內容。由於自己的生命經驗,讓我真的也很想談談這個話題,我的重點是,別再說誰對不起誰了,批評只會挑起更多批評。我們應該努力地從自身出發,去了解自己與世界的真實,為社會解決問題,貢獻價值,讓世界更好。

以下,讓我用自己的方式來解釋上面的結論。

一,知道大家時間都不夠,我也來用自己的方式對文章們整理個重點方向

陳文茜:這個國家 太對不起年輕人
從觀察一位年輕人的經驗,引導出,台灣社會深層的制度問題,對房價等不公義的社會現象提出了感性的批評。

年輕人,國家沒對不起你,是你對不起自己
從金融角度,陳述台灣擁有的環境,從資本主義競爭的角度出發分析,認為人應該努力上進,贏得競爭,取得成果。

羅賓漢悖論:國家到底有沒有對不起年輕人?
理性的觀察社會現象,引用豐富文獻,分析資本,財團,政治掛勾的社會體制的惡性循環,鼓勵更多人站出來為公義發聲,履行公民的義務。

從不同角度的討論,各有利弊,各有其道理與支持者,甚至引起了許多網路上的論戰。我看到的,是生活的困境引發的龐大不滿,也有恨鐵不成鋼的優越者觀點,也有理性了解現實的邏輯思維。但是往深一層想,我要說: 這些談論都有其意義,但是都跟解決問題距離很遠。

二,談論誰對不起誰,或是不斷批評體制的缺陷,都是一種惡性的循環。批評,引來的只有更多批評

在負面的情緒中,你對不起我,我對不起你。大家都有錯,誰也不服誰,紛擾混亂中,問題依舊。想想,許多的公民運動都曾走上街頭,激情抗議,慷慨激昂。但是時間過去,似乎真正的問題依然無解。房價依舊高漲,財團依舊影響政治,立委依舊從政賺大錢。

更有甚者,研究商業模式的專業讓我看到了,這些群眾運動後面的控制策略,許多明顯的跡象都顯示著,有人因為這些社會事件的流行,取得了知名度等利益。

說多了,那這些問題就擺在那邊,難道不管嗎?不是,而是用更有效的方式去面對。為此,必須先回到更根本的問題根源去思考。

三,台灣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創造的價值不足

目前,全世界都面臨了經濟上的危機。美國,歐洲均有大量的失業人口,長期找不到適合的工作。人類世界近年來,並沒有實質的創新足以增加工作的數量。台灣,在這樣的危機中,並沒有足夠的自覺。

看看台灣成功的創業家們,平均年齡是多少?著名的成功創業家,平均年齡都相當高。也難怪阿里巴巴的創辦人馬雲會說:「我說台灣沒希望了,假如七八十歲的人還在創新。」這後面隱含的事實是,台灣中生代(40-60歲)的創業家,其實並沒有為台灣創造出足夠的價值。看看台灣10年內平均薪資不增反退就能夠理解。

現在台灣的年輕族群面對的世界跟過去不同,再也沒有發展中經濟體工業式10%的GDP成長率了,沒有苦幹一輩子就能穩定收入買房的人生了。當多數人把創造價值的責任推給企業,但是企業又不爭氣的時候,我們就走入了一個沒有出口的困境中。

到底,新時代的年輕人們,可以如何去克服這樣的困境?

四,真正的解法在教育,在人的天賦與熱情上

有人說要努力向上,但是方向不對,努力是會白費的。單是叫人努力向上,更有可能產生的是被濫用的責任制,是無良企業對勞工的剝削。

方向不對  努力白費

人如果不在對的位置上發揮,當然無法展現其真正的價值。想像,叫愛因斯坦去當運動員,叫麥可喬登去當科學家。結果都是很慘的。很抱歉的,這確實台灣的真實,台灣許多的林書豪,都沒有去打籃球。許多的畢卡索,從沒機會去畫畫…

教育,在世界的趨勢上,將從工業式的齊頭式塑型,逐漸轉換成農業式的多元發展。每個人都應更了解自己的天賦與熱情交會的能力圈,更了解世界,了解自己在社會上適合發揮價值的位置。

下面是肯羅賓森爵士在TED經典的演講:學校扼殺了創意嗎?

當我們在能力圈中,在對的位置上發展,實際為社會解決問題時,資本主義的本質是,資源將會流向能解決問題的人。這個問題,並沒有限制方向,可以是創立企業,可以是成為藝術家,成為心理諮商師,也可以是賣路邊攤。

(相關文章:眼不見為淨?安哥拉禁止從事路邊攤,斷窮人後路

有人會質疑,成為上述職業,並不能創造足夠收入。請注意,擁有職業,跟解決問題,是不同的。以路邊攤為例,如果能了解社會的商品需求,了解低成本進貨的方式,了解擺攤的位置,了解最有效率的擺攤設備。那麼,路邊攤是會很賺錢的。

我知道,談到教育,就會有人說,那是政府的責任,我想說,不是的。

五,請不要再期望政府的英明了,問問自己能替社會作甚麼吧

殘酷的現實是,台灣的政府,已經證實了沒有能力去應對世界的變化。

群龍無首

讓我們來看看台灣的產業策略。數十年前的半導體產業,成功了。但是之後接著的兩兆雙星。面板與DRAM,基本上都是慘賠。以面板業為例,台灣跨入面板產業10餘年,雖然創造出高達6.78兆元的產值,但是10年下來賠多賺少,累計虧損約700億元。而目前似有前景的太陽能與LED照明,也都面臨激烈的競爭而大幅虧損。很明顯地,最好不要期望台灣政府有設定策略的能力。講的難聽點,期待一個成人要轉變其思維模式,在腦神經科學上,那機率是很低的。古人也早說過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雖然政府每年都會搶劫我們一次,但是那我無法改變,我重視的是,問題要解決,我能做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