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沒有種族歧視?還是只是我們常認為「只是陳述一個事實」罷了?

台灣沒有種族歧視?還是只是我們常認為「只是陳述一個事實」罷了?
Photo Credit:Taymaz Valley@Flickr CC BY 2.0

文:葉千菁

「黑人牙膏」有問題!

「黑人牙膏」有什麼問題?
.
.
.
.
.
.
.
.
.
.
.
.
.
.
.

放心,黑人牙膏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黑人牙膏」這個名字。

最近,在短短一週內,已經有兩位英國學生前後跑來向我反映:「老師,為什麼台灣竟然有這個東西(秀出黑人牙膏的照片)呢?」

我馬上意識到他們想要表達什麼,只好不好意思地說:「亞洲這麼多年來都還在賣黑人牙膏……」

1989年時,高露潔負責人宣布將充滿種族意味的Darkie更名為Darlie,但在亞洲市場中的中文名稱一直沒改,依然是用具有「種族歧視」意味的 「黑人牙膏」為名。

黑人的牙齒看起來相對白皙,是因為他們的膚色較深,在反差較大的情況下讓人覺得他們的牙齒比較白。利用這種方式打廣告,無疑是在消費黑人。

如果聽完黑人牙膏的故事,你的反應是:「可是黑人的牙齒真的比較白呀!」那便說明了你對種族問題不敏感。對於種族問題的不敏感,不表示種族歧視不存在,反而透露出對於種族有著更深的成見,更誇張的是,有的人甚至認為「這只是陳述一個事實。」

「台灣沒有種族歧視?」
「台灣沒有種族歧視?」
「台灣沒有種族歧視?」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問三次。

其實在世界各地都有種族歧視的問題,在很多國家,很多人都知道並承認國內有種族歧視的問題。

不過台灣人對這個問題上的反應挺妙的,不管問誰,一般只會有兩種反應,第一種是無感地說:「沒有吧?台灣沒有像國外那種歧視問題啊。」另一種則是急忙跳腳說台灣「絕對絕對」沒有種族歧視的問題。

我還記得我第一年來台的第一週,聽學姐提到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問題,我當下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不也跟我們馬來西亞的種族問題很像嗎?似乎大部分台灣人都不會將之定義為種族問題。

打個直接的比方,台灣對外籍新娘的態度跟對「外國人」(更確切來說是西方白人)的態度真的都一樣嗎?

我在網路上看見一篇轉文有一天作者到台北車站去,看見北車滿是披著頭巾的外籍婦女,一位左拿名牌包,右牽小女孩的少婦罵著小女孩:「妳再不乖就把妳丟在這跟她們ㄧ起當流浪漢!」作者急忙向坐在地上的外籍朋友們道歉,結果他們竟對他說:「我們都習慣了,你不用對不起啦!」

這句話聽起來竟比拿著名牌包口出惡言的婦女更讓人感到可悲。

「我們都習慣了」,意味著這種種族歧視在台灣經常上演著,而大部分的台灣人對此卻是毫無意識的。台灣真的沒有種族歧視嗎?

台灣似乎真的營造了一個「自我滿足」的理想社會,不少人對國際事務不聞不問(感謝台灣媒體),「對內」把台灣描述為一個美好的世界,每次去電影院看電影,開播前的廣告總是有「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個廣告,可是,在台灣電影院看電影的不就是台灣人嗎?怎麼這些超棒的旅遊廣告在國外都看不到啊?

所以每個台灣人在問外國人覺得台灣怎麼樣時,他期待的答案一定是:「台灣人很友善。」如果你顧左右而言他,他們就會進一步逼問:「你覺得台灣人怎麼樣?」一定要逼你給這個答案就對了!我承認大部分台灣人都很友善,但不友善的台灣人也不在少數。

台灣最大的問題恐怕不是有沒有種族歧視,而是明明存在種族歧視,卻還一直陶醉在「一切都很美好」的幻覺裡。

否認、否認、否認,這樣真的有助於個人及國家成長嗎?

最近有一位在台大唸昆蟲系的美國女生姜安蓉,上傳了一部Youtube短片,指責台灣樂團玖壹壹不只把外國人嘲笑為「歪國人」(這跟「支那人」這種稱呼並無不同,不知各位看官可會對此稱呼感到舒服?),在影片中還有不少嘲諷外國人的意涵。除此以外,影片還不斷消遣、物化、矮化台灣女性。

(相關影片:友善的台灣人,種族歧視不是你說了算!聽哈佛妹談一支被她稱為「垃圾」的台灣MV

明明愛台灣郎的台灣女生比愛外國人的台灣女生多很多啊,為什麼大家總是喜歡聚焦在這種事情上呢?在夜店外撿屍的台灣男生比較少嗎?重點並不在於因為某個人的膚色怎樣而會做怎樣的事,而是會去夜店這種地方的人會做什麼事,膚色一點關係都沒有。

玖壹壹樂團後來也提出了回應:見原文

指出該歌「並非姜安蓉所指的種族歧視那樣般的嚴肅指控,只是由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上所發生的事情,由不同人做出不同回應而已。」其實這就是我上面說的,對種族課題不敏感,而將此詮釋為「只是陳述一個事實」。

記得幾年前,我的一名七八歲的外國學生,給我唱了一首他們當地流傳的歌,還配上動作。當他唱到「中國人」時,他用兩隻小手拉住了眼尾,使眼睛變得細長,就像個華人的眼睛。我當時一笑而過,後來想想心裡有點不是滋味。這當然也是他們看東方世界的方式,可是對我們來說,卻有著一絲絲污辱的意味。

那麼,以戲謔的方式把外國人叫成「歪國人」,以嘲笑的方式譏諷黑人,難道只是「陳述事實」這麼簡單?我覺得姜安蓉說得沒錯,難道我打了你,你說很痛,我可以說你不痛嗎?當一個人感到被你歧視了,為什麼可以由你決定這是不是歧視?難道只要你否認,傷害就會不見嗎?

可悲的是,除了玖壹壹在聲明稿中表明不覺得自己有錯以外,在聲明稿底下的留言中,竟還有不少支持者說,一點歧視的意味都沒有啊,還有的說這首歌的歌詞寫得超棒。試想想,要是今天有個外國人寫了一首歌,用台灣人的口音唱出「我有黃色皮膚,我的身高只有一百六,我的眼睛瞇瞇永遠好像睡不醒,我說著Chinglish,外國人永遠分不清楚我是日本人還是韓國人,其實我是呆丸狼。」你會作何感想?

這在西方國家可是嚴重的種族歧視啊!

當你想質疑這個外國人為何唱著這首充滿歧視意味的歌時,他還回答:「沒有啊!我只是從我的角度寫出一些刻板印象而已。」你還會覺得沒問題嗎?

玖壹壹試圖強調「整首歌歌詞裡並沒有攻擊或是對任何人種帶有挑釁字眼」並指出,「當然我們絕對尊重女性」。

首先,「歪國人」一詞本來就是充滿歧視性的字眼,雖然不是針對特定人種,卻是將外國人歸類為一個族群並加以攻擊。若是今天有個白人用「英格利斯」來嘲笑台灣人說英語的口音,你也能接受嗎?

再來,且看影片中的歌詞 — 「我來自外國,地球村的女孩都愛我,什麼膚色我都有用過。」這句話充滿著濃濃的性暗示意味,而且也物化、矮化女性。MV中有多次特寫鏡頭,專拍女舞者的臀部,我想只要身為女性,看到這種性暗示,心裡都會覺得不舒服吧!

說了這麼多,我並不想說馬來西亞有多好,反而馬來西亞的種族問題更加嚴重,主因源自於政府以膚色作為資源分配的標準,因此常常出現資源分配不公的現象,導致不同族群之間互相嫉妒與排擠。

不過,這其實比較容易發生在少數不夠理智,輕易被當政者操弄的人身上。特別是大選前,電視上甚至會出現這樣的廣告:一個華人對他的馬來朋友說,都是因為愛錢如命的華人奸商,搞得馬來西亞物價節節上漲,人民生活困苦。廣告中的華人對馬來朋友說,我是你們的好朋友,我支持1 Malaysia。廣告播出以後,引起社會嘩然。馬來西亞物價越來越高,薪資卻十年如一日,華人生活也是苦哈哈,執政者竟然可以隨意利用廣告媒體誣賴華人,故意分裂人群,以取得多數族群的馬來人選票。

如果是理智的,常與華人來往的馬來人自然知道這是不實的,但那些住在馬來鄉村,幾乎不與華人來往的馬來人,或沒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當然會對螢幕上的故事信以為真。

然而,經過了上一次的大選以後,我覺得馬來西亞漸漸有了改變,不同族群間開始有了更多交流。最近臉書上流傳著一部短片,有人以試鏡為由做了一個實驗,他們招募了不同種族的人,首先要求試鏡者說出「我是馬來西亞人,我愛馬來西亞,我愛馬來西亞的食物……」等,接著卻要他們說「除了華人,因為他們都是外來者(pendatang);除了馬來人,因為他們都很笨;除了印度人,因為他們身上都有味道。」

沒想到,所有的試鏡者都一致反駁這些都是不實的,不能因為少數人的行為而將整個族群都歸在同一類。甚至在訪問者問,我要給你多少錢,你才願意說出這句話時,試鏡者說,不管你給我多少錢,我都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短片的主題是:馬來西亞人的種族歧視有多嚴重?(How racist are Malaysians?)

我們說著不同的語言,操著不同的口語,承襲著不同的習俗,重要的不是要怎麼把彼此變得「一樣」,而是如何尊重彼此的不同。

回到前面的主題,在馬來西亞,對於誰與誰交往,是不是外國人,沒有人會因此批評。

我們與外國人通婚的機率並不低,新加坡更是到處都能看到混血小朋友,但我們還沒有出現ㄈㄈ尺、西餐妹、PUMA這樣的歧視性用語。我發現在台灣,歧視女性的用語真的特別多,就連柯市長也曾說外籍新娘是進口的。

會產生這種仇女及仇外的心態,恐怕得要有極深的自卑感才有辦法做到吧,如果沒有戳中要害,又何須急跳腳?

相關閱讀:

本文經心創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心創官網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