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你是魯蛇 還是其實這個政府在魯洨

到底你是魯蛇 還是其實這個政府在魯洨
Photo Credit: HarvardEthic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Thomas Hobbes/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人沒有基本生存權」,這句話本質上就是一個謬誤。

霍布斯的說法,人出生下來為了生存就擁有無限的權利,其中,包含為了自保而殺害他人。但人們很快就意識到這樣的存在方式,人將永遠活在不能心安的鬥爭之中,於是,人們開始懂得交出自己的權利給某個領導者,領導者再透過律法來規定每個人權利與其限度,社會就形成了。

回到更早期的亞里斯多德,他老先生壓根覺得人就是社會的動物,一個不能在社會中生存的人,或是一個能自給自足無需依靠他人的人,要不是神,要不就是野獸。而每個群體存在都預設有其目的,家庭的存在是為了保障家族裡的人,國家的存在是為了保障由這些家庭所組成的社群。

當然這些說法都有本身學說的內部問題,包含霍布斯的領導者獨裁;亞里斯多德認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擁有公民權,這些就是每個時期都有那個時期在思考上的限制。

但是,他們都沒有否認,人是與其他人共同生活在一起的。一個人從出生開始,就是倚靠別人而活下來。一個初生的嬰兒沒人照顧,下場就是只有死亡;換句話說,父母有義務照顧自己的孩子,這個孩子,才有活下來的權利。於是開始學會表達、學會行走、受教育、學會用電腦,開始參與社會的公眾生活、享有言論自由。最後,才能長大成一個有能力在網路上說「人沒有基本生存權」這句名言的大人。

但是在柏克希爾哈薩維的謬論中,歪打正著地點出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就是現在的年輕人是在不停地,出賣自己的生存權,包含一再退讓,對於不合理的房價、不合理的薪資、不平等的稅收。

年輕人出賣生存權,這個問題的起因其實非常複雜,台灣人非常容易受制於媒體或是意見領袖所炒作的熱門議題與論點,事實上,那些言論都是抽象簡化過後的語言。因為人們對思考與理解感到厭煩,於是,媒體給什麼X,人們就吃什麼X!

年輕人賣出自己的權利這個問題的產生,背後是自由至上主義(Libertarianism)與資本主義的結合。簡單的說,一個資本掛帥的社會裡,人們對於資本的追求不應該受到任何的干預,應該擁有最高的自由。資本,其實就是錢,當一個人有了錢,賺更多的錢,那與我何關?你一定會提出這樣的疑問。沒錯,一個人有錢跟我無關,但是當整個社會都在鼓勵大家賺錢,「錢成為單一的最高價值」,這個時候問題就非常大了。

因為錢是你的最愛,沒錢就是「魯蛇」,年薪沒破百萬就是對不起你自己,你就可能會在這種有問題的價值觀下,為了錢,出賣你的時間、你的智慧甚至你的身體與器官。更可怕的是,在一個自由市場之中,沒有人能干預。

你能想像在一個自由市場中,你的價值是被有錢的人所決定的嗎?因為,當愈來愈多的人需要出賣自己的時間來換取金錢,你的時間就會貶值,你的智慧、身體甚至器官都會貶值。因為財富的過份集中,資本家就越有籌碼,你需要他們的錢,資本家就能決定你這個人的價值。

你的薪水不就貶值了嗎?不是因為你的能力下降,而是因為市場開出來的價格,就是22K。

什麼?你不要啊!後面多的是人搶著做,信不信,資方有一天,開成18K、15K…人們都還是會繼續忍受。

因為在一個自由市場中,資方佔了所有的優勢,需要有人出來限制。但是,掌握大部份資金的資方可能自廢武功嗎?答案是否定的。而大多數的人們在被資方控制的主流媒體洗腦下,沒有勇氣爭取自己的權利。因為當你想要爭取之時,媒體告訴你們,資方不賺錢薪水怎麼會提高、大環境景氣只會更差、不做就是爛草莓、認真工作總有一天會出頭、某某小資男小資女工作3年台北買房…

從來沒有人告訴你,資方有錯,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需要被修正…

談到這兒,你是不是隱隱約約感覺到,好像,還有一個角色應該出來說說話,沒錯!就是最近非常無言的政府。

Photo Credit:  HarvardEthics  CC BY 2.0

Michael J. Sandel/Photo Credit: HarvardEthics CC BY 2.0

享譽全球的哈佛大學教授麥可‧桑德爾 (Michael J. Sandel)先生,你如果有印象,前兩年他還來過台灣與文化部長龍應台面對面對話,並且有一場公開演說。這位全球炙手可熱的倫理學家就認為,政府在一個社群之中應該扮演控制的角色,每一個政府都是;但是,這場戰爭,資本主義早已未戰先勝。

因為,錢是唯一的最高價值,你覺得,錢可不可以買通政府呢?

當然不可以買通政府。除非這個政府,沒有道德,而且沒有道德到了極點!

一個充滿希望的社會是,十個人努力生活,有一個失敗者,那我們是可以罵這個傢伙搞不清楚狀況,不喜歡台灣就滾出去啊!你這個魯蛇!

但當一個社會裡,十個人努力生活,九個人都是失敗者,那一個成功的是靠爸族,那我們只能說,這個政府就是在魯洨。

你繼續覺得那些被壓榨的人們是因為他們自己不努力,而不對政府與資本家提出批判,那所有人只有繼續被壓榨到底,你也就只是無聲的幫凶。

然後我非常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認為,「人不該有基本生存權」。

簡單的說,政府對不起你,你對不起你自己,都是一種過於簡化的炒作式語言。你努力生活跟期望這個社會能變得更好,這是完全不矛盾的兩個命題,當被簡化成,怪政府與怪自己,就成了兩個針鋒相對的命題。這些議題的炒作,對台灣的進步與年輕人生活的改善,一點幫助都沒有,反而給了一些謾罵的管道,讓更多的人發洩完以後,繼續回去屈服於體制之下,去等待那個也許不會來的公平正義。

說到這裡,其實是悲傷多過憤怒的,人與人的群體生活,彼此是相互繫聯在一起的,我們本該希望大家都能一起過更好的生活,但是人民的無聲、資本家的狂傲與政府的放任,卻讓多數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們只求溫飽,不敢有夢想。

這些,比誰對不起誰,更值得你我好好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