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敵人的邏輯裡你就輸了─回應〈如何在三十年內達成台獨(上)〉

在敵人的邏輯裡你就輸了─回應〈如何在三十年內達成台獨(上)〉
Photo Credit: AP/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沒有必要戴上當權者的魔戒,在他們的邏輯裡成為奴隸。

緣起

日前看到廖千瑤寫的〈如何在三十年內達成台獨(上):不用在乎中國用多少飛彈對準台灣〉,雖然系列文章尚未刊登完畢,但是上篇關於國防的論點已經告一段落,有些意見不吐不快。姑且先針對上篇回應,待下篇刊出後再看看要不要回應「廣積糧」的部分。

緩稱王是好的

首先我很同意廖文引「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的九字箴言,主張獨立前要先在國防、經濟上準備充分條件,才能踏踏實實地建立起穩固的邦基。畢竟台灣夾在美、中兩大帝國中間,以小事大,不能冒進。而準備也不能只停留在台獨之必要的思想啟蒙層次上,必須要落實到具體的國家實力上。

也就是說,我們要先透過民主體制掏空中華民國的內涵,借著中華民國的皮來壯大台灣國家的實力,等到時機成熟、條件充分的時候,獨立才不會只是曇花一現。

過度強調軍事對抗實為不仁不智

固然,追求獨立必須要有付出代價的覺悟。但是在二戰之後,戰爭已經正式非法化,和平成為眾人追求的普世價值。雖然我們依然看到美國擺出世界警察的嘴臉,羅織罪狀,透過軍事手段公然侵犯他國。也看到中國有樣學樣,拿飛彈對準台灣,軟的一手裡藏著硬的一手,堅持不放棄武力犯台。

但是我們也看到美國公民社會高漲的反戰聲浪,中國國內也不乏有識之士追求和平原則。台灣沒有必要跟著擺出流氓嘴臉,和他們一起向下沉淪。畢竟,從人類文明永續發展的角度來看,戰爭是對生命尊嚴最無情的踐踏,是對地球資源最無意義的浪擲。

因此,台灣的軍事國防應該自我約束在防衛性軍備,不應該和中國一般見識,用飛彈恫嚇的方式來張牙舞爪。我們自己被中南海用飛彈瞄準,知道這會讓人感到不安、憤怒;但如果我們因此拿飛彈瞄準中國人民,等於在製造更多敵人,讓中南海的武力進犯更加沒有後顧之憂。更別提發展核武,以此來恫嚇中南海。

這種恐怖平衡將讓衝突與日俱增,要是真的擊發,造成的生靈塗炭和生態浩劫,更不是人類承擔得起的。我理想中的台灣國,不是像中國那樣將自身利益置於一切之上,罔顧人道、永續價值的國家。

再說,軍事力量需要經濟和資源規模來支撐。台灣長處不在廣袤國土、豐沛資源,和中國在毀滅性軍事對抗中競逐,終究難免落於下風。甚至捨本逐末,變成瘋狂發展軍備的軍事國家,將寶貴的資源浪擲在軍備當中。所以我說,過度強調軍事對抗,既不仁,且不智。實在不是我理想中台灣國應該追求的道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但我並不是用失敗主義在看待台灣的國防,而是認為我們應該依循人類文明發展的最高標準,用最能結合台灣長處的方式,發展台灣特有的國防體制。所謂人類文明的最高標準,當然是基於人道立場,避免武裝衝突。這不代表我們不能加強防衛性軍備,而是我們不應該將軍備視為唯一且終極的國防手段。

一旦我們將軍備視為唯一且終極的國防手段,對外正好落入中國的圈套,因為中國最不怕的就是你跟他打;對內更是逼迫少數志願役軍人背負整個國家的興亡,彷彿要他們戰死方休,而這些人往往是經濟上最沒有選擇、最弱勢的一群人。如果我們懷抱著「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大爺心態,砸錢推自己的同胞上戰場,未免太過傲慢。

更何況,難道武裝軍隊落敗之後,我們這些砸錢的大爺就摸摸鼻子認了嗎?這樣一來,戰死沙場的同胞們情何以堪?真正的國防機制,是在那之後才真正啟動。防衛性軍備的任務,應該是在爭取時間。在台海情勢有變的時候,為備用的防衛機制爭取整備的時間,並且盡可能減少中國武力犯台時造成的損傷。

而這真正的國防機制,應該是由全民參與的非武裝國民防衛。大家乍聽之下,可能會以為我在主張要走竹竿逗菜刀的義和團路線。但非武裝國民防衛不是捐棄槍砲彈藥的軍事對抗,而是承襲非武裝抗爭的理論和方法,直指統治者的核心要害,要從根本抽空統治者實行統治的可能性。

民主時代最重要的洞見,就是「所有統治的基礎都來自人民的授權及服從」。相對地,這樣的認知其實是最強大的國防力量:任何外來侵略者都需要本國人民的服從與配合,才能遂行統治。從公部門到私部門,從資訊傳遞到資源應用,倘若人民堅持不配合,侵略者就算在軍事上佔盡優勢,在治理上也無能為力,只能白忙一場。

順應著這個思路,我們可以透過非武裝抗爭的理論和方法,建構不分男女老幼,全民皆應參與的全民防衛訓練。與其透過針對役男的教召,要求民人在軍事體系的典範下,跟上專業化軍隊的素養。非武裝防衛訓練可以在開放的情境下,廣為吸納各個領域的民間專業,建立起以社區鄰里、日常生活為基礎的非武裝抗爭網絡。

這個非武裝抗爭網絡首先要是分散而機動的,要能在必要時維繫各種民生物資的補給,確保人民不會因為統治者壟斷了部分資源節點,據此逼迫人們服從。其次也要做好演練,在被迫服從的狀況下,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提高統治者的統治成本、擾亂甚至癱瘓統治者賴以實行統治的種種機構:諸如金融、郵政、戶政等等。

簡而言之,就是把台灣化為一座名副其實的「鬼島」,只是這個鬼島上裝滿的不是盲從權威的順民,而是訓練有素的刁民。

而這個訓練機制,在平時能發揮鞏固民主治理的效果,在戰時能為專業化軍隊提供最堅實的後援。有了非武裝抗爭的全民防衛合作網絡,軍方就不用大費周章辦理各式召訓,只需派代表與會,了解民間可用的資源何在、可提供的支援為何,以供戰時指揮調度參考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