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們該學韓國,讓「台灣之光」壽命不只一天而是引爆整個產業

這次我們該學韓國,讓「台灣之光」壽命不只一天而是引爆整個產業
Photo Credit: 欣盈@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的口號都喊了十多年,但真正能靠藝術表演在台灣自食其力的人卻少之又少,除了民眾普遍還沒有掏錢看藝術表演的習慣外,「用金錢衡量藝術價值」也是文化產業一直落後他國的主因。

文:重夏葉

七月十二日,又一則「台灣之光」的新聞飛天而來,電視裡的美女主播神采飛揚地說:「二十六歲的吳何,拿下有魔術界奧運之稱的FISM(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Sociétés Magiques,國際魔術組織聯盟)近距離紙牌冠軍,不僅是台灣第一人,也是亞洲史上第一人。」

推薦閱讀:26歲的台灣囝仔,從800元「道具」苦練到世界魔術冠軍:「甜蜜英雄」吳何背後你不知道的故事

當時人還在義大利的吳何不斷接到來自電視台、報紙的越洋採訪,記者千遍一律的追問:「你現在心情如何?」而想拍多一點畫面的,則跑去他在大直的老家採訪吳何父親:「他為什麼喜歡變魔術?」事後看到新聞報導的吳何,有點無奈地跟朋友說:「很多報導只說我得獎,然後就沒了,許多人不知道這座獎到底有多沈重。」

FISM,是國際魔術界所公認的最高頂點,目前有來自全世界五十個國家的八十個會員組織,共分成八個比賽部門,每三年,來自全球的魔術高手在此角逐「全世界第一魔術師」的封號,而吳何今年奪得冠軍的近距離紙牌魔術,是最傳統而且競爭最激烈的項目。

能夠來到FISM參賽的魔術師,當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手法精湛和經驗豐富是不用說的了,然而,要在FISM拿獎,更重要的可能是魔術的原創性與藝術感。台灣在近年才開始有舉派代表參賽的資格,上一屆在英國黑池舉辦的FISM,台灣蔡士弘拿下微型魔術第三名,是台灣在FISM的第一座獎盃,如今吳何又摘冠,證明雖然環境不如人,台灣的魔術師們仍然十分爭氣。

「快嚇死了!是FISM耶!」即使表演經驗非常豐富,且征戰過國內外無數大小比賽的吳何對於參加FISM的心情,還是用了「嚇死了」三個字形容。

實際上,今年與吳何並列冠軍的,還有另一位國際知名度遠勝吳何的加拿大籍魔術師申林(Shin Lim),華麗的技法搭配生動表情,雖然獲得觀眾熱烈的掌聲,但相較於吳何表演完後,群眾起立鼓掌長達好幾分鐘,美國魔術大師Simon Aronson認為,吳何的表演,打破一般人對於魔術師就該「耍帥、很威風」的形象,而賦予他「甜蜜英雄」(Sweet Hero)的封號。

「感人」是吳何對自己這套參賽程序的評價,也是他認為自己能贏得冠軍的原因。吳何說:「魔術師一般分三種角色,殺手、被害者和旁觀者。」殺手型的表演就像爽片,觀眾看了兩小時,覺得好看好緊湊,但是出劇院就忘了。而被害者型的表演就像讓觀眾看了一場峰迴路轉的電影,雖然過程迂迴,事後回憶起來卻覺得回味無窮。

有別於多數亞洲魔術師習慣走殺手路線,一出手就要很帥很炫,吳何在國際大賽中,卻反而選擇了「被害者」的角色,碰到紙牌瞬間變大,牌盒顯得太小而無法把牌收回盒內的同時,吳何成功將懊惱的情緒傳染給台下的觀眾,讓大家一起跟著他提心吊膽,卻還是想方設法來解決問題,在鍥而不捨的努力下,紙牌最後終於收回盒內,吳何說:「我希望觀眾看到我的魔術,最後會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然而,台灣媒體似乎並不在乎吳何的心路歷程,也沒有人同時檢視台灣給這些文創產業的耕耘者是什麼環境,時隔一天,已經沒人在談二十六歲的台灣小子,是如何電爆歐美和日韓的魔術怪咖,批踢踢底下一則酸民留言說盡一切:「在台灣,泛舟哥會比他紅,鬼島就是這麼可悲。」

不是我們愛唱衰台灣社會對於文創的漠視,但一樣的FISM亞洲之光,十二年前也曾在韓國誕生,結果卻是天差地遠。

時間轉回2003年,當年的FISM大賽在荷蘭舉行,韓國新銳魔術師李永軍(Lee Eun Gyeol)以每三到五秒就噴出手帕、帽子、鴿子和紙牌,數十種道具搭配獨樹一幟的技法,每變完一招就閃出招牌笑容,連歐洲人都隨之瘋狂,最後他拿下那一屆FISM手法部門第二名,也是第一個在FISM得獎的韓國人。

消息傳回韓國,李永軍瞬間成為民族英雄,媒體幾乎整個月都在報導這位民族之光,如何將韓國的文化產業,從電影、戲劇、舞台劇拓展到魔術領域,當時學魔術的風氣瞬間在韓國引爆,各大網路論壇都在教民眾如何變魔術。

根據《Magic Magazine》的報導,成名之後李永軍和另一位韓國魔術大師崔賢宇(Charming Choi)一同創辦Biz Magic公司,從魔術道具的販售、魔術師的栽培、宣傳,甚至到接節目通告都一條龍包辦,他們不僅要將魔術當作全民運動,甚至要讓魔術表演成為全民都買單的文化產業,而日後為韓國奪下無數大獎的手法狂人安河林(An Ha-Lim)和有「CD王子」之稱的韓雪熙(Han Seol Hui),就是在當時受這股風氣啟發,一腳踏入魔術之路(然後繼續電爆歐洲人)。

2003李永軍(Lee Eun Gyeol)在FISM大賽的表演
安河林(An Ha-Lim)的紙牌表演
2009年韓雪熙(Han Seol Hui)在FISM的奪冠影片

2006年,在韓國政府大力支持下,釜山國際魔術節(Busan International Magic Festival)正式啟動,裏面不僅有各式魔術講解、體驗館,還有國際等級的魔術大賽,每年吸引全球15個國家、上百名魔術師同場飆技,在這裡,許多默默無名的魔術師得到了翻身的機會,也讓魔術師能有更長遠的職涯規劃,新銳魔術師在這邊加速成長。

更誇張的是,韓國人沒把魔術當成玩票性質的消遣娛樂,還真的在學校裡開設正宗魔術班,最有名的就屬東釜山大學的「魔術娛樂系」,2008年還聘請FISM評審委員安田悠二(Yuji Yasuda)當講座教授。在這裡,夢想以魔術進軍國際舞台的魔術師們,被安排了舞台、近距離、廳堂、快手、教育類魔術與商業策略等等,他們讓魔術不再是街頭賣藝的伎倆,而是能讓民眾甘心掏錢進劇場觀賞的藝術產業。

Photo Credit: 欣盈

2014年釜山國際魔術節。Photo Credit: 釜山國際魔術節官方粉絲專頁

回到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的口號都喊了十多年,但真正能靠藝術表演在台灣自食其力的人卻少之又少,除了民眾普遍還沒有掏錢看藝術表演的習慣外,「用金錢衡量藝術價值」也是文化產業一直落後他國的主因。

吳何就不止一次跟朋友說道,很多人會問他拿到FISM紙牌部門冠軍,獎金到底有多少?最後,他公佈的正確答案是:「一毛錢都沒有!」,不僅嚇傻一堆等待天文數字的台灣人,也順便幽了自己一默。他說:「不僅沒有獎金,我還自掏腰包湊了幾萬塊,大老遠飛到義大利比賽,其實在國外也有不少人是甘願花錢買票進場,因為真正世界一流的比賽,不需要靠金錢來打響名號。」

看著吳何一邊跟友人敘述他的參賽感想,隨手拿起撲克牌就熟練的變出各種花招,他有點驕傲地說:「台灣應該沒有人這招做的比我好」。因為小時候學魔術的時候既沒錢又缺乏資源,好不容易學到的魔術就一直鑽研,被很多人跳過或是不重視的困難技巧和基本功,卻被吳何在一次次的苦練中練起來了。

對吳何來說,他追求的不是魔術能為他帶來多少收入,而是在不斷精進的過程,為台灣人在頂尖魔術圈中刻下多少歷史,當我們只為媒體瘋狂報導一天的台灣之光喝彩時,別忘了,他們可是用一輩子的時間,為我們打下金錢難以衡量、屬於台灣文化的萬年根基。

吳何在個人臉書的得獎感言上更霸氣的寫下:「我是FISM世界魔術大賽紙牌冠軍。我來自臺灣,不是中國臺灣,不是中華台北。就是臺灣,孕育我的這塊土地。三年後,換誰?」

FISM得獎感言這次FISM由於資料龐大,無法一次性的解釋完畢,我想分成感言跟遊記,這次先從得獎感言開始吧!如果太多字你懶得看,可以直接跳到結論。首先,大家看到的新聞內容大多都是在說我感受怎麼樣或是我爸媽感受怎麼樣。但這種感受非…

Posted by Horret Wu on Thursday, July 16, 2015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