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所停售保險套以「鼓勵生育」,不難看見另一種「性的階級」

衛生所停售保險套以「鼓勵生育」,不難看見另一種「性的階級」
Photo Credit: Victor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衛生單位這樣的文宣,你可以說它只是個口號,也可以說它是在為上面那些意識形態背書。

文:V太太

日前媒體報導,為了「鼓勵生育」、「對抗少子化」,全台多縣市衛生所將陸續停售保險套。這新聞一出便引起許多討論,有人認為這政策「蠢爆」,有人認為「衛生所的保險套本來就不好用」,也有人指出停售的真正原因乃是斷貨,「鼓勵生育」只是政府單位隨意想出來的理由之一。

正面迎戰少子化?衛福部:「全台」衛生局停止代售保險套

綜合了新聞報導與在衛生單位工作的朋友們所提供的情資,事情看起來是這樣子的:早年為了家庭計畫鼓勵民眾節育(所謂兩個孩子恰恰好),便由台灣婦幼衛生協會代購保險套,再轉交各地衛生所以低廉的價格販售。但近年來,由於成本增加,導致婦幼衛生協會虧損,因此決定不再供貨。

貨源斷了是一樁,另外一方面是,隨著生育率低迷,台灣的「家庭計畫」政策的方向也有了改變,而其中「控制生育」這部分自然不再是重點,也因此預算遭到了刪減。預算減少當然就代表工作項目必須有所調整。所以在沒錢又沒貨源的狀況下,決定把「販售保險套」這項工作取消。

與此同時,衛生單位另一個業務範圍叫做「性病防治」,因此在不久的將來,負責性病防治的業務單位應該會接手提供保險套這項工作(尋找新貨源、決定販售點與 / 或調整價格等)。此外,其實愛滋防治業務的主管單位疾病管制署一直以來也有預算大量採購保險套分送各地,作為預防愛滋的工具。

所以這樣看下來,「停售保險套」這件事情好像不是完全不合理。

貨源改變和預算變動導致工作項目調整,未來也可能由另一個業務部門接手,主管單位並不是完全在保險套這件事情上棄守,只是衛生單位本身的新聞稿和媒體報導提供的資訊都不盡詳細。這或許是因為公部門不同業務單位之間缺少溝通,所以A單位公布政策時,也不理會其他單位可能扮演的角色,只消說明自己負責的部分就好。

不過縱使主管單位說明得再清楚,也不代表「停售保險套」這件事情沒有值得省思之處。除了資訊的缺乏以外,這則新聞最讓人皺眉的是其中的意識形態。講白話一點就是,斷貨就斷貨、沒錢就沒錢,為什麼衛生單位硬是要想出一個「鼓勵生育」這麼瞎的理由?這種宣示又有甚麼問題?

Photo Credit: Hey Paul Studios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Hey Paul Studios @Flickr CC BY 2.0

一是保險套從「家庭計畫」這個還算正面的話語圈裡離開,走入了「性病防治」的範疇。

性病防治當然不是甚麼負面的詞,人人都有可能得性病,但是根據我對台灣衛生單位的了解,在各種性病防治工作中,免不了會出現所謂的「危險群」,於是我不難想像,未來保險套在衛生單位的敘事下,可能變成了一種「特殊族群」才需要的東西。

舉例來說,同樣是保險套,疾病管制署下分送的「愛滋防治」保險套依舊存在,但由國民健康署負責的「家庭計畫」保險套卻走入了歷史,一套各表後,決定了保險套的敘事。

這樣的敘事邏輯中,我們可以不難看見一種「性的階級」。

如有論者提到,衛生所停售保險套,受到實質影響的民眾人數或許不多,但卻有著巨大的宣示意義。保險套除了避孕以外,也有著防治疾病的功能,當「鼓勵生育」的論述大過性病防治,而讓保險套成為一種「小眾需求」時,這也是在告訴我,我們的社會鼓勵著一種「好性」:一種與生殖連結、在異性戀單偶婚姻關係中發生,「如同養殖場一樣與固定性伴侶供應勞動人口的性」,而其他的性,那些可能會感染疾病、無法生育、多偶的性,都可以被無視與排除。

其次,衛生單位指出,他們認為販售保險套這項業務可以被刪掉的原因之一,是因為現在保險套取得方便,很容易買得到。

這句話表示衛生單位從來沒有搞清楚過他們家賣的保險套的市場優勢是甚麼-就是便宜的售價。所以當衛生所這樣低廉的通路消失,原本會透過這個通路取得保險套的人,有沒有能力負擔市售的保險套價格?

某些評論者所言,我們不難想像,衛生所保險套的主要顧客群中,不少是受制於經濟與階級因素,而無法負擔市售保險套價格的族群,包括年輕學生、弱勢家庭、性工作者等等,這些人的性行為可能不願也無法以生育作為結果(而他們也顯然不會是衛生政策下鼓勵生育的對象),但卻在政策的轉變下,受制於經濟因素、疾病的污名和對特定性關係的排除,而被剝奪了自我保護的機會。

最後是,這個「鼓勵生育」到底要鼓勵的是誰的生育?

生育率靠「鼓勵」就會提高了嗎?而我們的「家庭計畫」政策,難道只在乎要「控制」還是「鼓勵」生育?誰生、怎麼生、為什麼生、生了之後呢?從每年衛生單位和媒體總要大肆報導的「暑假墮胎潮」,到近期幾件兒虐事件中常見的小爸爸和小媽媽們,我們可以看到,生育從來不只是「生了就好」。

而台灣的校園性教育長期迴避性的「實作面」,只在乎是否能夠恐嚇青少年們「抗拒」性,早已讓避孕知識出現了極大的漏洞。如今衛生所停售保險套的政策,一方面實質地排除了青少年可以取得避孕工具的管道,另一方面更在意識形態上,貶低、忽視了青少年的性。(延伸閱讀:停售保險套會提升什麼

大安高工擬頒「禁愛令」:不准男女學生牽手、擁抱、親吻…

當然我們都知道,也不是衛生所賣了保險套,青少年瞬間就懂得避孕、懂得怎麼預防性病了。

家庭、學校裡的性教育如果不能更誠實,如果我們還是把性跟真愛掛勾,但認為想要做愛的青少年都有問題,如果我們還是崇尚婚家神話,如果我們還是認為母職是一個女人人生最美的成就,那恐怕就會一直看到衛生單位用海報跟不賣保險套鼓勵生育,守貞教育取代安全性行為教育,大家只認識危險族群卻不認識危險行為,有性行為的孩子被通報,沒有準備好的生育,與無力照顧的父母。

而衛生單位這樣的文宣,你可以說它只是個口號,也可以說它是在為上面那些意識形態背書。

相關文章:

本文獲queerology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