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當房地產大亨對上社會主義者、這樣的部長怎麼幹下去、只准政府違法踐踏人民

懶人時報看什麼?當房地產大亨對上社會主義者、這樣的部長怎麼幹下去、只准政府違法踐踏人民
Photo Credit:內閣踹共 截圖

老是把自己沒做好的事情拿來當成績來講的國民黨

(國民黨真是個人才。以下引述內文)

影片中說,國民黨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政黨。為什麼台灣沒有更長歷史的政黨?因為以前有黨禁與報禁啊!1989年1月20日,立法院修正《人民團體組織法》,才開放可以登記政治團體,才能組黨結社、集會遊行。所以國民黨能成為歷史最悠久的政黨,是可悲的一件事情,而不是一件值得拿來說嘴的事情。另外,國民黨是「台灣」的政黨嗎?顯然不是,不然怎麼會用另一個國家的名字冠在黨名上,應該叫做台灣國民黨,而不是中國國民黨啊!還是國民黨開始在去中國化了?有趣的是,國民黨在中國只待了30年,從1919年成立到1949年遷來台灣,卻在台灣待了65年,但是還是不肯改為台灣國民黨。

(中略)國民黨真的很厲害,老是把自己沒做好的事情拿來當成績來講。現在基本工資怎麼算出來的有誰知道?是資方心不甘情不願同意的,至於勞方的訴求從來沒有被當一回事。為什麼按照最低生活費乘上扶養比的公式,算出兩萬六千元的基本工資遲遲無法施行?而關於工時,我們現在的工時在世界上可是名列前茅啊!剛好國民黨所講出來的這兩個指標,就是台灣勞工最痛的兩個關鍵:工作的時間比全世界大多數的國家還要長、賺到的薪水比全世界大多數的國家還要少。如果對勞工權益的照顧,是拿薪資中位數去除以平均工時,國民黨絕對是不及格的。

看完這個影片,你就會發現,國民黨知道自己去年九合一選舉挫敗了,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知道要團結但是卻不知道應該反省什麼,拿一些本來就該做甚至還沒做好的事情當成自己的成績,但其實大多都是全體國民努力的成果。我不知道國民黨要失敗到什麼樣子的程度,才會認真反省自己真的沒做好?才會認真評估自己的想法和民意的距離有多遠?(懶人時報

焦點評論:被上銬的新聞自由(胡元輝)

(不只聲援記者,更是聲援新聞自由。以下引述內文)

當然,新聞採訪權並不能無限上綱,譬如一般狀況下,記者不能在採訪時對必要的執法作為造成明顯阻礙,更不能進行非法破壞行動等。但3名採訪反黑箱課綱行動的記者不但已向警方表明身分,而且無任何事實足以認定進行上述所列舉措,警方卻嚴厲壓制記者採訪行為,檢方則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裁定萬元交保,直到被記者拒絕方改成限制住居;教育部更堅持提告,強調要先釐清是否有採訪需要方才撤告。這不是將新聞自由上銬,什麼才是對新聞自由的傷害。

(中略)其實,美國政府對2011年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執法作為就已引起廣泛議論,包括哈佛大學、紐約大學等7所大學的法學院就曾偕同民間團體發表調查報告,對政府對待抗議者與記者採訪權的作為提出嚴厲批評。在記者採訪權部分,該報告特別指出,記者採訪抗議活動不受國家不當干預,乃國際法所保障。而且擁有此一權力者不只包括媒體發證的記者,尚包括無證記者、部落客、線上直播客(livestreamer),以及其他型態的出版者,因為正如美國國會一份人權報告所指出,媒體是「公眾的眼睛與耳朵,協助確保警察能夠對他們所服務的人民有所問責。」(懶人時報

陸砸25兆救市 IMF示警

(有錢人想的跟你不一樣,中國版本。以下引述內文)

大陸不計成本救市,付出的代價相當驚人;路透報導,光是應對市場的恐慌性拋售,大陸當局投入資金不下人民幣5兆元(約新台幣25.3兆元),占大陸國內生產總值(GDP)總值的1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提出警告,要大陸退出救市,否則後續還將付出更高昂代價 。
(中略)IMF提出警告,要大陸退出救市措施。IMF發言人Gerry Rice表示,過度干預、操縱市場變動,不利開放金融體系和發展資本市場,國際化努力成為泡影。暗示大陸為救市得付出更高的代價 。

英國財富管理公司德維爾集團首席執行官格林透露,國際對沖基金正紛紛看跌,認為「中國市場不是一個可靠的投資工具,並不值得信賴。」河濱投資集團國際投資組合管理總監康斯坦丁直言,干預行為影響市場透明度,讓外國投資者投資中國金融市場卻步。(懶人時報

「奇文」共賞

(好吧,這也是貨真價實的「奇文共賞」了。以下引述內文)

不曉得為什麼新聞都沒提。張奇文不只是拘捕鄭南榕,他跟課綱事件一樣,事後還說謊!說自己親眼看到鄭投擲汽油彈。

這個剪報是今年四月初的時候,不曉得是誰公開他自己收集的鄭南榕資料之一。出處為:溫春華,〈 『那曉得會有激烈抗爭』‧張奇文唸拘票 見汽油彈擲來 〉。(懶人時報

獨傲村夫:美國2016總統大選,當房地產大亨對上社會主義者

(美國總統大選,希望台灣也有桑德斯。以下引述內文)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跟過去比較不一樣的是兩個陣營中,各出現了一位異類的候選人,共和黨出了一個房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而民主黨則出了一個社會主義者桑德斯(Bernie Sanders),由於這兩個人加入賽局,使得美國2016總統大選,比以往更有看頭,更富戲劇性,精彩可期!

(中略)在崇拜資本主義、視社會主義為骯髒字眼(dirty word)的美國,桑德斯是個異類,他推崇北歐的社會主義國家,批判美國式的資本主義,剝奪了工人的工作機會,讓年輕人背負學貸,老年人無所依靠,貧富不均,中產階級逐漸萎縮。他進一步指出,美國的大企業,已經大到國家無法控制的地步,財團主宰政府,民主政治淪為財團政治。最富有的1%,擁有全美42%的財富。

(中略)這是桑德斯吹響改變政治的號角,這場選戰是美國中產、工人階級與億萬富豪的戰爭!他主張,提高最低工資,大學免學費,投資基礎建設一兆美元,解構華爾街的大銀行。當他談到美國高等教育時,他指出,現在大學學費高得工人家庭負擔不起,受高等教育是人人應享有的權利,不是富家子弟的特權。因此,他主張大學免學費。而最低時薪則是美國工人貧窮的元兇,桑德斯7/22在華盛頓對抗議最低工資的群眾演說時,嚴厲抨擊時薪7.5美元,是飢餓工資(Starvation wage),而非生活工資(Living wage),他說 「一個工人每週工作40小時,在地表最富裕的國家,沒有理由活在貧窮中」,因此他當選後,將努力把最低時薪提高到15美元。

(中略)由於上述的原因,桑德斯堅持小額募款,誓言將不接受億萬富豪的捐款,他說 「我不要華爾街的錢」,這簡直跟希拉蕊成了對比,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希拉蕊宣佈參選後,向美國六大銀行的員工募得30萬美元。另外,也有消息指出,金融大鱷索羅斯捐了二百萬美元給希拉蕊,中東酋長也捐給希拉蕊不少錢。桑德斯質問希拉蕊,她要不要跟華爾街劃清界線?應該說清楚。民主黨參議員伊麗沙白 華倫(Elizabeth Warren)談及此事時,表達她的看法,總統候選人「不是為華爾街大老闆而選,是為了人民而選。」(懶人時報

蘋論:這樣的部長怎麼幹下去

(無知又戀棧的教育部長。以下引述內文)

太陽花學運與這次中學生翻牆進入教育部有根本上的不同,因這群中學生根本未成年,不具備完全的法律責任。面對一群孩子,如果他們「攻佔」教育部的第一時間,吳思華不是急著動用司法警察權,而是親自到教育部展現理性溝通態度,他會留下什麼樣的風評?反課綱的輿論會怎麼轉向?

(中略)吳思華還說,他只希望課綱不要「強求定於一尊」。這是要把課綱之爭導向「大中國」與「台獨」的「史觀之爭」,不但不公道也不用心。先前的98課綱將台灣的歷史學教育從昔日的意識形態教學解放出來,以「略古詳今」、「由近而遠」的史學教育原則,希望能培養學生多元的史學能力、形塑自己的價值觀。兩種課綱相比,其實優劣立現,何來史觀的對抗?(懶人時報

羅德法官的故事

(以下引述內文)

11月5日開庭,和平運動者將法庭擠得滿滿的。凱德、法拉奇、以及斯培利公司的律師站在前面。羅德法官開始宣讀他的判詞:

「這兩位年輕人被控破壞斯培利公司以及聯邦政府財產。他們並不否認這一點,但宣稱這樣做是為了防止人類的大浩劫。因為美國目前瘋狂的軍事擴張政策一步一步地,將我們推向毀滅的懸崖。他們乃在無可奈何之下,用這種非常的手段來向美國人民呼籲。在判決之前,我不禁要深思:那些製造武器,醞釀戰爭的人,他們所犯的罪行不是更大嗎?

(中略)「兩位,在我們當前的法律下,我不得不判你們的罪。但為了向你們的勇氣表示我小小的敬意,我宣判兩位最低的六個月徒刑,並且緩刑,改服社區工作。我的心裡明白,真正應該被判刑的其實是那些製造武器的大財團!」(懶人時報

只准政府違法踐踏人民 不准人民反抗政府暴行(王乾任)

(以下引述內文)

有些人還以此類推說,如果學生佔領教育部都沒事,是不是以後就可以衝進你家私人住宅?喜歡類比,擔心自家私人住宅以後會被入侵的朋友,請也別忘了先類比一下教育部的行為。按照這個類比邏輯,是教育部先不顧法院判決的阻止,仍然執意強姦人民。就好像法院給了家暴被害人保護令,結果加害人還是繼續來騷擾,報警警察又不甩還幫腔騷擾者,難道被害人不能反擊?難道教育部都強姦人民了,人民還不准反抗,或是不准動用武力反抗,還得按照要強姦人民的教育部制定的規矩來反抗不成?

今天整件事情的源頭,難道不是跟去年反黑箱服貿一樣,是因為教育部自己先搞黑箱作業,修出一部讓廣大學生無法接受且嚴重違背史學專業的教科書大綱,且學生用盡各種合法方法向教育部表達抗議與要求重新來過都不被理睬,才會有這種訴諸非法的公民抗命行動發生?

挺政府派的意思是不是,不管政府如何蹂躪踐踏人民的尊嚴,摧毀國家的基礎,敗壞社會的秩序,人民都不能反抗,或者只能在政府規定的規則下反抗?難怪常常有人嘲諷台灣是奴隸社會,人民被政府和財團聯手以不公義的法律壓榨剝削傷害,政府將不合理的事情制定為法律之後,人民就只有服從遵守的義務而無反抗的權利。(懶人時報

無懼打壓 余澎杉再鬧星加坡政府

(少年的勇氣。以下引述內文)

早前因拍片鬧已故星加坡開國總理的余澎杉,被一連串的政治打壓後,今日在Facebook上文章批評星加坡政府一直以來的工作就像鴕鳥一樣,並質問「What are you, Kim Jung Il?(你是金正日嗎?)」

(中略)當余澎杉被拘捕後,有不同的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國際特赦協會及人權觀察組織因余澎杉被捕發表聲明,可是星加坡政府所做的行為和星加坡政府所自稱的「民主」社會的處理手法不同。余澎杉批評,星加坡政府就像駝鳥將自己埋在沙裏或用手掩耳的小孩一樣,不會接受任何的批評。(懶人時報

吳明益:被扭曲的○○

(以下引述內文)

我們可以發現,政府常希望能創造出「政府的公共意志」,並且巧妙地把政黨政府的利益,轉接到「全體」國民的利益上。就像惠美子轉述色川的看法,對許多理想主義者來說,他們可以抵抗明目張膽的政治民族主義(或軍國主義),但一旦加入了西方的知識傳統,就很容易忽略了自己心底所接受的公共意志,和政府的公共意志是有差別的。

我在想,或許政府總想把教科書改為有利於己的立場,便是出於這樣的盤算吧。(想想那個在課堂上唱著〈梅花〉的時代)但若全體國民都相信「教科書或課堂教育就是真理」,那才是真正悲劇。

(中略)當教科學裡的人文科目,教育我們是目標從道德教訓、唯一的國家意識、虛構的民族大義,轉換成挑戰、質疑、思維、反省。才是教育改革走向可能成功的第一步。

這是從「失敗的教科書與教育制度」一代裡成長的我,明白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