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光遠:獨力經營臉書粉絲頁,我是第一名

馮光遠:獨力經營臉書粉絲頁,我是第一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自己有一套論述,就是強調糗馬、金跟同志的關係不大,而是跟權力的關係比較大,也就是不能因為你們是好朋友,就把國家的權威都給他。

撰文/何宇軒、整理/吳慧禎

你,認識的是怎樣的馮光遠?是那個寫出李安《喜宴》的劇本,奪得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的編劇?是曾與柯P(柯文哲)角逐台北市長的對手?是因為批評官員而入獄20天的「更生人」?或者,是即將在2016年立委選舉,代表第三勢力政黨,挑戰國民黨吳育昇的立委候選人?

他在25年前就推出〈給我報報〉專欄,以犀利嘲諷的筆法針砭時事,甚至還曾讓政客對他的反諷文信以為真、鬧出笑話。他自稱「國寶級白目」,以「特殊性關係」調侃馬英九、金溥聰的關係,但也力挺同志,以及性別認同多樣性平權。在反媒體壟斷、反服貿等公共議題,他的身影也沒有缺席。

今(2015)年3月,聯合報做了一份調查,針對126位政治人物的臉書頁面發文數、按讚數、互動率等數字作分析,其中,馮光遠總排名第11名。但他說,排他前面的政治人物,如第1名的馬英九、第2名的蔡英文、第10名的連勝文等人,都有政黨或大型團隊在經營,他認為「只有我是靠個人經營的第1名!」到底馮光遠是怎麼經營這個「第1名」的粉絲頁呢?以下是我們的專訪。

問:你目前是部落格跟臉書兩邊同時經營?

答:對,同時進行,不過現在主要是集中在臉書上。

問:經營臉書跟經營部落格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答:在臉書出來之前,部落格的流量非常大,我的部落格到現在為止的總瀏覽人次是超過1千5百萬,當然臉書現在有的時候一天就5、60萬,所以差別很大,可是臉書因為它的閱讀長度都沒有那麼長,所以長一點的東西通常都擺在部落格上面。

問:所以是以內容來區分?

答:對,長一點就在部落格、短一點就在臉書,不過現在越來越不是這樣子,現在主要把臉書用過的東西,再擺到部落格上面,因為臉書上面很多東西會消失,部落格比較不會,所以從保存的觀點來看,其實部落格是可以保存久一點。

問:除了長度,內容上會有區別嗎?例如臉書上會不會寫比較輕鬆的內容?

答:其實都差不多,因為寫比較輕鬆的東西,到最後還是複製貼到部落格上。

問:臉書都是自己經營,還是透過助理?

答:基本上臉書大部分都是自己經營,主要的內容都是自己寫的,只是我有一個編輯小組,有時候會幫我貼東西,我另外有一個同仁會幫我處理新聞。有些東西,同仁寫的我會把它擺到臉書上,不過不多,偶爾看到寫得比較有趣的就貼。寫的時候,同仁如果剛好跟我談比較搞笑的觀念,就可以一起討論這些東西。

問:您之前有提過,之所以會使用Google提供的部落格服務,就是因為你覺得Google他們在面對政府打壓時,會比較挺得住?

答:對對對,這很重要,就是因為Google有這樣的紀錄(編按:指為了不願配合網路審查而撤出中國市場),讓我覺得我比較願意把東西擺在他們那邊,那其他像Yahoo就完全不考慮。現在連台灣的Yahoo,台灣人都很少人上去,上面只有旺旺中時、聯合報跟中央社,這樣對言論的侵襲是非常的嚴重的。

問:可是像臉書上,「解放乳頭」運動的照片也是被撤下來,你對臉書這樣的內規有什麼看法?

答:每一個單位都會有他們自己的內規,那我覺得,如果你對這個內規不滿意,你要去挑戰它,他們要處理你,那因為時代還沒有走到那個地步,所以這時候,我覺得這些做運動的人,必須要用其他的方式。

問:你建議他們用什麼方式來達成訴求?

答:其實像Free The Nipple(解放乳頭)這樣子的運動,就算是在美國,很多時候也還是受到打壓,當然身體的訴求是很重要的,而且我也很支持,但還是覺得,如果你要去衝撞這個體制的話,有很多的方式。我對臉書很多的政策其實也沒那麼清楚,而且我覺得臉書的政策如果真的要去挑戰的話,其實也是需要有足夠的量,它才會去注意,如果少數幾個人在那邊發表言論要挑戰,我倒覺得可能是氣候還沒有形成,所以臉書方面還不太在意。

又好比去年318太陽花運動,那個量突然之間爆出來,當然會造成影響,318之前很多人做了一些抗議,基本上沒有爆出那個量之前,政府相關單位會比較無視他們的存在,所以我覺得抗爭這件事,必須三不五時要靠一些真正比較前衛的人士,把它們的概念表達出來,整個社會不斷有這樣念頭的人出現,社會才真的會去改進。

馮光遠競選總部提供

問:有些人在網路上批評時政的文章常會被媒體截取,那會不會因為這樣去影響、改變你在網路上發言的方式或習慣?

答:不會啊,因為任何人想要斷章取義我的文章,我可以馬上在同樣的地方對他反擊,通常媒體擷取網路上的言論,某種程度上也是替我宣傳,所以在這個前提下,除非你完全與世隔絕,甚至不願意任何人替你做正面的宣傳,那這個時候,對於負面的宣傳當然是可以去指責他,甚至法庭相見。

但是,別人截取你言論的時候,如果對你有好處的就不講話、覺得受侵犯到你的才去採取行動,這是不對。因為你一旦不允許人家截取你的言論,就應該一貫到底,不管影響是正面或負面,你應該一律答應或不答應,不能對自己有利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自己不利的就跳出來講話,這是我對於一般名人的最大批判。不要只享受被捧紅的好處,但碰到壞處就機機歪歪的。

問:如何應對網路「酸民」的言論?

答:我通常不會去理會不理性的意見,但如果是很認真的意見,但是觀念是錯誤的、或有誤解,我就會去跟他討論我的立場,因為有些人是可以講道理、可以對話的,那我就會跟他對話。像有些人酸的內容一點理論基礎都沒有,但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酸民,所以對那種不入流的酸法都是一笑置之,很少有人網路上的pH值會比我低的。

問:那曾有對網友刪文的情形嗎?

答:沒有,因為很好笑的是,有任何人想要酸我,通常都會有很多人代替我去反擊他。喜歡看我臉書的人,基本上都是比較幽默一點的人,所以有些人看不懂幽默成分、解讀錯誤而發表議論,有些網友會解釋給他聽說「你讀錯了」,或是直接糗他。

問:那有沒有與粉絲透過寫信之類的方式互動?

答:我很多時候還是通常會回覆,因為很多時候對方是想要討論或問一些事情。那就會花一些時間。

問:大概是談什麼樣的事情比較多?

答:例如談同志平權,有人問我為何一天到晚糗馬、金,我自己有一套論述,就是強調糗馬、金跟同志的關係不大,而是跟權力的關係比較大,也就是不能因為你們是好朋友,就把國家的權威都給他。

問:之前您也寫一篇文章在聲援改變性別的台中一中曾愷芯老師,會不會擔心這類有爭議的話題影響到選舉?

答:爭議是因為很多人不了解,所以我一直談,讓更多人了解,讓越來越多人了解這個議題的話,爭議就會消失。

問:臉書使用者常因為對議題的爭論、有不同觀點,而出現把朋友關係取消掉(unfriend)的事情發生,像是之前318學運那一陣子,常常出現把別人解除好友,不知道有沒有遇過這一類的事情?

答:沒有,因為我的好友太多,所以根本不會去注意到這種事情,我的粉絲頁將近20萬人,有沒有解除我根本不會發現,當然其實我自己的個人頁面上限只有5000人,可是一段時間會有大概一兩百位會自動取消,至於哪些人退出?我根本不care,剩下的空間也會有很多人想加入,但是我在確認好友的時候,有些人我看了就討厭,我就永遠不會加他。

問:可以透露是哪些人嗎?

答:就是文化圈那些討厭鬼(笑) 基本上很多都是靠向馬、金那邊的人。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