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中文也不是非簡即繁

就像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中文也不是非簡即繁
Photo Credit: Oz CC BY 2.0
Photo Credit:  Harald Grove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Harald Groven CC BY SA 2.0

Facebook上最近傳這篇〈台灣必須在國際教學市場上打敗簡體字,沒有藉口〉,作為一位在歐洲教華語的台灣教師,我有幾點感想。

(一)一個失敗,多種原因

舉個例子,兩家公司,A家一直失去客戶,B家卻一直成長。如果市場分析師要找出為什麼此消彼長的原因,必須從各種因素進行分析,才能找出綜合性的解決方法,而不是單單把原因歸罪為一個解釋。

這就像,在傳統美麗古蹟辦公的A公司,始終搞不清那一個臨時搭建的簡陋B公司,憑什麼引來人潮?難道A公司重新裝潢,業績就會猛漲嗎?業績不好,肯定還有其他管理上的環節,出了嚴重漏洞。

不管繁體還是簡體,文字的書寫,其實只是語言載體的記錄方式。換句話說,外語教學其實還包括了多重領域,比如語法、語音、心理學,文化行銷、人類學、教材教法等等…太多太多了。書寫字體,說實話,僅僅佔了外語教學其中的一小部份。

當我們還在糾結要教簡體還是繁體才好,中國大陸已經用沈默而恐怖的速度,像潛伏在海裡的核子潛艇一樣,在對外華語教學各式主題上,砸下大量人力跟金錢研究,迅速超前。上個世紀八零年代,因為相對當時的中國大陸,台灣的確更自由、開放、富裕;那年代,台灣在對外華語教學上,是曾經取得過優勢的。可是進入二十世紀以來,當我們還在想簡繁體誰輸誰贏時,中國大陸在語法、詞彙、文化、語音、教材教法等領域上,已經取得重大的超越。

現在做我們這一行的,都很清楚那一個差異並不是單單簡繁體好不好學誰是正統的問題,而是研究與教學的整體質量。你一個台灣老師,問你這個語法也不會,問你那個詞彙也不會,一副閑晃不備課的樣子,外國學生都跑了,就只會唉唉叫說都是簡體字的錯,都是簡體字對不起你,這樣不合理吧?

(二)要教什麼,該怎麼教?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

林西莉本身就是熱愛漢字與中華文化的瑞典漢學家。但是,我們在一線所面對的學生,可不是人人都打算當漢學家。我們所面對的,是語文教育的普及推廣,面對的是群眾,講求的是效率與實際。

外國成人初學者普遍學習漢字的難點,根本不是卡在對字體美不美的感受。說穿了,我們覺得美而好記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完全無.感。你拿簡繁體互參,亂教一通,他們也只會照著模仿、渾然無覺。對外國人來說,真正的難點在於,他們已經習慣於拼音字母的記憶方式,要從聽覺記憶過渡到視覺記憶的過程,這一個過程需要一個符合他們理性思維的方法去建立,其實是有方法的。而我們過去的漢字教學,簡繁皆然,卻老在強調中華文化如何博大精深,用圖像想像每一個字的美好傳說,讓老外聽了雲裡霧裡。而在讚嘆與擁護,譴責與激情中,我們卻往往忽略了形聲字其實佔了日常漢字百分之八十這一個事實:漢字記憶其實是可以用音符編碼的,可以是很簡單的,卻被我們自己越.教.越.難。

我想說的是,讓政治歸政治,讓專業歸專業。根據我目前在歐洲語言教學研究所,學到的最新全球語言教學概念,要教什麼?怎麼教?完全是根據學習者的需要來決定的。換句話說,該教簡體還是繁體?簡體難還是繁體難?這些答案其實並不是教師本人、也並不是國家對外政策所能代替學習者發言的,而是學習者自己,也就是消費者本身,才能告訴我們,他.要.學.什.麼。

Photo Credit: Oz CC BY 2.0

Photo Credit: Oz CC BY 2.0

(三)這個世界,其實一直在變

其實,我也要感謝陳穎青先生率先寫這一篇文章,把來台學中文的洋學生呈現負成長的事實披露出來,並得到社會普遍關注。因為早在幾年前,我們一線老師都已經預料到,去台灣學中文的留學生市場,遲早有一天會萎縮,但是可惜的是,我們提出的建言,似乎始終無法得到支持與重視,今天會這樣,我們也感到非常無奈。

來台學習人數的減少,台灣教師在台灣找不到洋學生教,其實坦白說,這也是中國大陸面臨的問題。中國大陸發現,去中國學中文的人數逐漸達到一個飽和點,而訓練出來的本土師資卻太多,怎樣把人才外銷到國外,現在大家都在想辦法。是這樣的,這是外語教學很自然的演變趨勢,當一個語言的學習對象從上層少數精英分子開始向下推廣擴張時,這個語言的教學場域,就不再只會限制在母語國家而已。

就像全球學習英語的學習者這麼多,但是絕大部份都是在自己國家學習,而僅有少數經濟能力條件允許的人,才真的有辦法,去英美國家遊學或留學,這在華語也是一樣的,整個教學形態都在快速轉型中,留台學中文的洋學生勢必漸次減少。

那我們還可以做什麼?除了努力在世界各國當地學校體制內,創造工作機會之外,(也正是目前我和朋友們正在打拼的事)難道台灣的華語中心就悲觀地摸摸鼻子,準備拉下鐵門嗎?

當然不是。我相信我們還是有機會的,我想分享新加坡的例子,讓大家思考一下。

我發現,越來越多的歐洲朋友,選擇亞洲當作未來生涯發展據點時,無論是留學、舉家搬遷還是經商工作,首選並不是中國也不是台灣,而是新加坡。

我曾經問過這一些選擇新加坡的歐洲人,為什麼不選台灣也不選中國?他們表示,原因很簡單,因為在新加坡讀書,他們可以同時學到簡體中文跟英文。不僅僅是大學,連新加坡的中小學都可以找得到英文課跟簡體中文課。

這對歐洲學生特別是歐洲家長來說,有著莫大吸引力,因為英文跟簡體中文都會,意味著差不多可以跟全世界大多數人口溝通,而且在校成績單又能提供清楚而具公信力的證明,這才是最讓人心動的。把簡體字納入官方正式學習課程裡,把外國人吸引到新加坡,這就是新加坡搶走台灣跟中國留學生市場的秘密。

最近幾年,世界上積極學習簡體字的國家還有一個,韓國。韓國非常積極地邀請中文教學專家駐校,參與設計課程,曾經跟中國大陸的教授私底下談過,看韓國積極學習簡體字的態勢,哪一天韓國人大膽宣稱,想要學最好的中文請去韓國…到那時候,我想也並不意外。

(四)這個世界給我們的選擇其實並不多。我們唯一可以決定的,只剩下我們自己對生活的態度

現實很嚴酷,而世界又這麼無常。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我一直告訴有志從事對外華語教學的年輕人,無論是來自兩岸三地、新加坡、甚至法國、瑞士的年輕人,只要想吃這一行飯,就不要再花時間去辯證簡繁孰優孰劣的問題了,因為這根本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

要做的應該是,趕快去學簡體和拼音,趕快去學繁體跟注音,你缺什麼就該學什麼;還有別忘了,也趕快去學第二甚至第三外語,因為不是每一個老外都聽得懂用英文來上中文課。不要讓自己被動地讓政治氣候來決定你的工作,而是讓自己變得更強,機會來了,才可以躍馬帶槍就上。

華語教學起步很晚,其實就是一片蠻荒。就像一個整形醫美醫師,你到了非洲,你必須什麼手術都敢做也能做,而不能人家肚子疼,只能攤手說,對不起我只會整出最美麗的眼睛,但割盲腸我不會。

台灣華語教學的確前途黯淡,但我,不止我,還有我所認識的很多優秀台灣教師,都一直想辦法為自己,甚至為別人努力創造工作機會。這讓我想起,蔡依橙曾經在他的文章〈清大戰神vs 柏克希爾哈薩維〉裡這樣寫道:

我沒什麼特別的意見。如果你一定要問我的話……

這麼說吧,這幾年,影響我最大的,是 the social network 這部電影裡頭的一句話:

Larry Summers: Yes. Everyone at Harvard’s inventing something. Harvard undergraduates believe that inventing a job is better than finding a job.

哈佛的學生相信,創造一個工作,比去求一個工作好。

我,正在努力創造我自己的工作,以及我的伙伴們的工作。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湖岸.咖啡 Café Rives du Lac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