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害那些學生了!為了台灣的民主,抗議人士應該「通通抓起來」

不要再害那些學生了!為了台灣的民主,抗議人士應該「通通抓起來」
Photo Credit:黑色島國青年陣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要再說政府不應該抓衝撞的學生了,這樣做不只是害到那些學生,更會傷害台灣的民主!

看到這個標題,很多人一定已經血脈賁張,準備要複製貼上很多義憤填膺的論點,然後把我說成42689.2、腦殘藍丁丁等等,也正就是因為在台灣幾乎什麼事情都要劃分藍綠,讓我一直不想碰這個議題。不過再想想,我好像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家貼標籤(而且藍標綠標都貼過比同志遊行還要五顏六色),所以我要在這裡把我一直想講的話大聲說出來。

不要再說政府不應該抓衝撞的學生了,這樣做不只是害到那些學生,更會傷害台灣的民主!

不同意對不對,好,讓我們從頭來看這個問題。網路上大部分指控政府不該逮捕學生的文章,單看各個段落說的都有理,但是因果的連貫卻出現了嚴重的斷層:政府做了有爭議的事情,沒錯;人民有權力以不合作的手段抗爭,沒錯;不合作的目的就是要造成社會的不方便,沒錯;所以政府不能逮捕那些人,咦?等一下?

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嗎?我從來就不反對人民上街頭,我舉雙手贊成,因為這是民主社會的重要人權,但這並不表示這些人-特別是真正有心要衝撞體制改變社會的那一群人-就不會或不應該被逮捕,每篇文章中舉例的曼德拉、孫文、甘地等等的革命份子,別說是看守所了,哪一個沒有坐過牢?

用憲政(姑且不論有些人認為台灣根本沒有行憲)的說法,立法和司法原本就是兩套不同的系統。今天人民因為爭議的規定而上街,因為不公平不公義而衝撞,針對的都是立法的部分,不過一旦警察介入,司法就會受到牽連而被許多人指責,雖然它所做的其實就是盡了這個「確保法律被正確的執行」的責任。

「惡法惡法!」有人怒吼了。麻煩的就是惡法再怎麼惡,它就是白紙黑字的寫在那裡,如果不執行就是行政單位的失職,所以就連柯文哲市長在這一次的事件裡,對警務單位也沒有過多的責難,他自己也知道真正的問題並不在那些人的身上。

「好哇,那你就要任由惡法傷害自己的權利、荼毒下一代了嗎?」這時候一定會有人指著我的鼻子罵,而我的回答是:這就是社會運動的價值。人類歷史上最會搞革命的人都說過了,革命不是請客吃飯,設想一個當時衝撞行政院、上週衝撞教育部的時候,警察都不做任何驅離動作的政府,那明天我們就一起散步進總統府,宣布天龍國獨立就好了。

Photo Credit:  Daniel Ng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Daniel Ng @ Flickr CC By 2.0

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有這樣想法的人,我比較不客氣的說一句,真的很對不起那些曾經拋頭顱灑熱血的革命烈士。

掌權的政府一定會維權,維權的過程一定會產生衝突,而社會運動就是要彰顯那些衝突,靠著少數人觸犯惡法和展示惡法,讓多數人意識到惡法的存在,進而改變這些惡法。所以我才會說那些一直護著青年學子嚷著不應該抓學生,逼迫政府輕輕放下的人,其實是在間接傷害那些學生,讓社會大眾覺得他們是在按摩浴缸裡面革命,讓他們所做的犧牲徒勞無功。

「那霹靂小組呢?這樣不算是執法過當嗎?」每次聽到這種論調的人,我都覺得他們是反串的婉君,真的要我說,如果有心想要革命,只派霹靂小組根本還不夠。就像是我前面說的,自古社會運動的目的就是要彰顯現下制度的錯誤,因此政府越過頭的反應,越能夠激起主流社會的反抗,這樣說,假如天安門事件當時只是幾個北京城管拿棍棒對學生揮揮叫叫,這個26年前的事件可以被全世界討論到今天嗎?

當初在牢裡的施明德為什麼要絕食,當時人們眼中的萬惡政府為什麼還要因為怕他真的死掉而強迫灌食就是這個道理。所以要我說,真正支持學運的人不能屈就於霹靂小組,而是該鼓勵國家出動軍隊,如果馬英九真的開了一台戰車到教育部前面,明天不要說是689,應該986都會上街頭,那才真的叫做革命。

要說大家喜歡聽的話真的很簡單,但是大家聽完了氣完了發洩完了網友點讚了,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社會運動也是這樣,把真實拉扯開的過程一定會讓很多人眼壓升高手腳發麻,但就是這樣赤裸裸的激動,才能真正的彰顯問題,把議題從各個青年連線提升到全民的高度,真正的讓全台灣的人做評定,這樣的社會運動才有意義,才是民主真正的價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