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思:中國文化花果飄零,不可寄望政府

小思:中國文化花果飄零,不可寄望政府
小思|Photo Credit: 朝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思:「教育不是帶學生上某一條路,而是教學生有幾多條路,不用走冤枉路。」「不要諗結果會點,認為啱就去做,真係會開花結果,試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朝雲

25/7 牛棚藝術村 舊課本

小思老師說,退休後所有收藏,俱已捐贈中大圖書館,但還是有些捨不得,留在身旁。

先生逐一分享易鼎前民國與香港的尺牘,鑑昔知今,大異其趣。

過去學習的韻文和信函,遠較現在為深;也不避廣東話解釋成語;除了傳統的史記,愚公移山,接下來便引介美國和波蘭獨立戰爭的英雄,視野遠為廣闊;無論民國或香港,孫中山的地位皆極重,小學生便要學習他的故事,介紹國父枕戈待旦,行李中除了書,便是手鎗和炸藥。

但到大陸易幟,新編韻文便成為頌黨文章。

舊時課本|Photo Credit: 朝雲

「我認架!」她說自己是純正的中國人,因為她自幼在中文科中,汲取到中國文化,從而念念不忘,終生不捨。抽離地教愛國,注定失敗。文史哲不分家,是中文教學的傳統。

先生回憶港英政府,十分緊張中文科,每五至十年便重新審訂,推出新版本。她曾代表學校參加課程發展委員會,自謂「後生唔識性」,以為自己也有資格選教科書範文,便侃侃而談,大力推薦陳之藩《失根的蘭花》,隱喻中國人身份認同之難。

但到第二次會議,她的提案已失蹤影。她不解提案尚未討論,為何就要抹煞。對方辯稱未過身的作家不予收錄。小思說當年冰心還未過身,為什麼就行?對方說冰心「安全」。結果她提議的所有作品,無一獲選。害怕開會的她,明白身為什麼委員,便會身不由己,自此退出委員會。

先生說當年她沒有揀選範文的能力,因為要顧全學生應試。但她會教學生「過關斬將」,道出文章的優劣。所以她一直不滿,《中山先生的習醫時代》文理不通,上堂時便罵得要死。

眼見中國文化花果飄零,先生說並非所有人俱可自救,她更關心能力稍遜的學生,也擔心自救太遲。教育不是帶學生上某一條路,而是教學生有幾多條路,不用走冤枉路。「有幾多人願意自購《字花》?這是蒼涼的說話。」

她不寄望政府,而寄望於每一個身在教育崗位的人。她教書的年代,一樣備受壓力,但一進課室,就是她最大。她問在座各位,是否都遇過一位好老師,影響過我們,從而走上別人退避三舍,視之畏途的路。這就是薪火相傳,火種是從上一輩帶來。

她寄語在座老師,教科書的編輯,如何在崗位上,指點道路予後人。「不要諗結果會點,認為啱就去做,真係會開花結果,試吓。」

Photo Credit: 朝雲

筆者問與會者,港台兩地都因教程掀起爭論。過去中文科有統一的範文,大家都讀過《出師表》、《岳陽樓記》等,而今不再劃一,由校本自決。前者的好處,是構建港人集體回憶和身份認同,如學者曾指出,香港的古文教育比內地好;然而港台學生都擔心,由上而下的課程,夾帶政權的洗腦工程。兩者應該如何取捨?

在座的蔡校長,向筆者解釋,2000年起有課程,不再有指定篇章,官方進而提供六百篇文章,古今中外的文章都有,讓老師自行組合。然而到現在第二屆文憑試,中文科成為「死亡之卷」。學生如在大海游水,不知盡頭。所以今年由中四開始,已重選十二篇經典供學生閱讀。

她說概論整個中學課程,過去學生的範文,在百多篇文章之間;現在學生的教材,則數以千計,幾乎任何文章都可收錄。不同在於,過去是一篇一篇去讀,現在則可能東篇抽兩句,西篇抽兩句,很多經典都支離破碎。

蔡校長慨嘆,現在中文教學的理念,完全偏離小思老師的理想,以能力導向為主導。按需要擷取各篇文章的一截,以供學習文法等等。所以自2000年起,中文與通識涇渭分明,成為純粹學習語文的科目,失去文以載道的傳承。

在座另一位劉先生,則是中文教科書編輯,太太亦任教多年中文。他說較諸中台,由中央機關出版語文、歷史教科書,香港的情況尚好,由出版社主導。

儘管香港所有教科書都要交予教育局審核,但究竟由民間編寫,是否採用終究由學校自決。據他廿多年編書經驗,未見教育局針對課本的內容和意識形態。

他說現在雖已沒有指定篇章,但老師幾乎都不會從六百篇文章庫選教材。因為教育局要校方自理版權,老師自負刑責,所以老師還是靠出版社代理。老師和編輯,都是讀範文長大的一代,都傾向沿用從前的教材。出版社依據老師的意願選文,所以從前的範文,大體仍在。而且古文佔教材的比例,亦不跌反升,由28%升至32%。

但他亦坦承,新的語文課程,側重工具性,模仿外語的教學,用教外語的方式教母語,強調讀寫聽說的功能。從而令中文的教育偏離文學,老師的教時亦大大加長。教育的生態已遭課程破壞,難以回頭,學生欲貫通文學與文化,唯有自學。

蔡校長補充,保留中史和中國文學的學校,已經愈來愈少,願意選修的學生,更少之又少。極少學生在必修的中文外,自願選修中史和文學。她明白教科書不免為應試而商業化,希望學校,老師能夠重新起用舊課本的遺澤。

最後座談結束,筆者追問小思老師。震驚於先生中氣十足,發言往往不用咪,聲線卻清越洪亮,自己就像學生在課室聽課。問先生還能否回中大,繼續作育後輩。先生笑說要用丹田氣,已經退休,而家要去玩喇。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