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故事:57年前的今天一場海峽巡邏,造成八二三砲戰期間第一位國軍飛官在台海上空殉難

空軍故事:57年前的今天一場海峽巡邏,造成八二三砲戰期間第一位國軍飛官在台海上空殉難
Photo Credit:IIAF CC 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任祖謀中尉還沒來的及反應之前,一排機炮就擊中了他那架F-84G的座艙部位,任祖謀中尉大概當場就被機砲擊中陣亡,因為他沒再發出任何求救的訊息就隨著飛機墜落在南澳島東方五哩的海上...

文:王立楨(航太工程師 、《飛行員的故事》作者)

1958年(民國47年)初夏,根據國府國防部所獲得的情報顯示:中共駐在蚌埠第十一攻擊師的一個團在5月間已完成伊留申二十八(IL-28)輕轟炸機的換裝,同時原來駐在寧波的第十七戰鬥機團的也於5月間進駐路橋基地。7月初由監聽站所得到的情報中也發現在鞍山、瀋陽、徐州、旅大、南昌、新城、平潭墟及廣州等地間的空運機活動有顯著的增加,7月7日更發現原駐旅大的海軍航空隊第2師的四十架伊留申二十八已進駐上海。

在這種情況下國府國防部判斷短期間內台灣海峽上一定會發生重大衝突,因此除了在7月14日宣佈所有軍職人員停止一切休假外,更開始將台灣本島與外島的兵力作重新的調整,其中對空軍的戰力部署有下列的安排:

  • 加強對大陸沿海各敵軍基地的空中偵照:福州、龍田、惠安、沙堤等機場每天偵照兩次,龍溪及澄海兩機場視情況每周偵照一次。
  • 1、2、2、4、5聯隊各派機四架擔任五分鐘防空待命。
  • 1、4聯隊各派機四架擔任掛彈十五分鐘防空兼出擊待命。
  • 2、3、5聯隊各派機四架擔任十五分鐘防空待命。
  • 1、2、3、4、5聯隊各派機四架擔任三十分鐘防空待命。
  • 拂曉至終昏經常以四架F-86F擔任基隆與後龍間之巡邏。於拂曉,正午及終昏之重點時間另派四架F-84G在同一地區內擔任巡邏與警戒任務。
  • 拂曉與0700間,1200 – 1330,1800與終昏間,在馬公南北各三十浬地區內以四架F-86F經常擔任巡邏與警戒任務。另在0700 – 1200與1330 – 1800間各派F-84G擔任巡邏與警戒任務。
  • 巡邏飛機於通過海峽中線後,最近機場之警戒狀況必須提昇至三分鐘飛機座艙待命。
  • 所有作戰飛機必須在落地之後九十分鐘內完成作戰整備。
  • 部隊基本訓練必須協同作戰司令部辦理,在空訓練飛機應隨時準備進入作戰狀態。

那時國府空軍中所有的尉級飛行軍官都是政府撤退到台灣之後才由空軍官校畢業的,因此除了極少數的人有過與敵機實際交手的經驗外,大多數飛行員的空中纏鬥經驗都是僅限於和友機的空中對抗,但是在每個月三十小時的實際空中訓練下,那些飛行員們都練的一身的好武藝,個個都磨拳擦掌的期待著能真有和敵機一較高低的機會,但是再好的武藝也不見得躲的過偷襲的暗箭…….

海峽巡邏

當年7月29日中午10點50分,空軍第1大隊的四架F-84G正在台南空軍基地36號跑道頭待命起飛,他們的任務是執行金門與汕頭附近的偵巡任務。

擔任長機的是劉景泉少校,他曾在空軍炸射比賽中得過空靶冠軍,也曾在1956年4月14日擊落過一架MiG15型敵機,是空軍中相當傑出的人才,擔任二號機的是從海軍艦艇兵投考空軍官校的任祖謀中尉,三號機是雷虎小組成員中的周林峰上尉,四號機是剛從官校畢業的譚崇禧少尉。

他們的飛機雖然是韓戰初期的老式噴射戰鬥機,無論在速度與性能上都無法與中共的MiG17匹敵,但是因為那天的任務只是例行的偵巡任務,中共方面的部署雖然已經使國防部將戰備狀況提昇,然而海峽上空卻還沒有任何狀況發生,所以這組人員在出發時是有相當的信心可以達成那次的任務。

其實海峽上空的平靜只是中共方面故意安排的假像,因為在兩天以前(7月27日)中共空軍的第1團就悄悄的完成了48架MiG17對汕頭及連城的進駐,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將對國府空軍的巡邏機群發動一次突擊。而7月29日那天劉景泉少校所率領的四架巡邏機群就成了中共方面的目標。

軍刀機三分鐘待命

11點03分,當那四架F-84G通過海峽中線繼續向汕頭方面前進時,位於馬公的戰管就通知了屏東基地的第3大隊將原本在警戒室擔任五分鐘警戒的四位飛行員提昇至三分鐘座艙待命,因為三分鐘警戒的飛機都是在跑道頭待命,所以每架飛機都在太陽底下被曬的像烤爐一樣熱,尤其是當陽光經過橢圓型的座艙罩聚集後,更是將座艙內的溫度提高到幾乎令人無法容忍得的地步。

那天在屏東擔任第一線五分鐘警戒的領隊是目前已經退休在加拿大的祖凌雲將軍,他還記得五十多年前那天在炙熱的燄陽下匆忙跨進座艙時的情形,當時為了爭取時間所以每個人都是跑步衝出警戒室,但是在爬上飛機時大家卻又是非常小心的不要讓自己碰到飛機上高溫的金屬部位,免得被燙出水泡,在坐進座艙後不到幾分鐘每個飛行員就渾身上下的被汗水沁濕了,那種在大太陽下全副武裝的坐在高溫的座艙內等待起飛命令的滋味,沒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是很難想像的到的。

在祖凌雲上尉帶著另外三位飛行員跨進座艙待命的同時,遠在汕頭的中共空軍第18師也有四架MiG17在趙德安大隊長的率領下起飛了,他的三位僚機分別是黃振洪,高長吉及張以林。他們四架飛機在起飛之後一直保持五百呎的低空高度在地面雷達的引導下向台灣海峽上空飛去。

當天台灣海峽上空在汕頭一帶的雲層很低,劉景泉所率領的四架F-84G在一萬五千呎的高度向汕頭方面前進時,不但肉眼看不見在雲下的敵機,遠在馬公的戰管雷達也沒發現正在低空向他們接進中的敵機。

11點13分四架MiG17在地面雷達的指示下開始爬高,而劉景泉所率領的四架F-84G也在那時到了偵巡任務的最南端  -南澳島 -上空,並開始轉向60度,向金門方向飛去。

 MiG-17  Photo Credit:Lea Nimkovsky CC BY  SA 3.0

MiG-17 Photo Credit:Lea Nimkovsky CC BY SA 3.0

突襲!

馬公戰管的管制官在11點14分時突然在雷達上發現了幾個光點正快速的向那四架F-84G接進,管制官馬上按下話鈕通知劉景泉的機隊要他們注意附近正有一批不明機正向他們快速的接近中,同時他也下令在屏東擔任跑道頭三分鐘警戒的四架F-86F立刻起飛前往南澳島附近接應可能接敵的那四架F-84G。

劉景泉機隊在接到戰管的警告之後,立刻開始四下索敵,很快的二號機任祖謀中尉就發現有兩架敵機正在機隊的後下方爬昇中,他馬上通知長機,劉景泉在知道敵機的方位與動向後立刻帶隊左轉,希望能甩掉正在尾部爬昇中的敵機。

二號機墜海

就在那四架F-84G左轉的時候,任祖謀又發現有另外兩架敵機正在五點鐘方位向他們接近,劉景泉在聽到任祖謀的報告後回頭一看就看到了那兩架MiG17,於是他馬上開始反轉想躲掉這更近的一批敵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