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良抱著「最後一張」心情做的專輯:不美好,卻有著幸福快樂結局的〈童話〉

光良抱著「最後一張」心情做的專輯:不美好,卻有著幸福快樂結局的〈童話〉
Photo Credit: 滾石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童話〉跳脫了光良過去的成績,不只在兩岸三地受歡迎,更是他所有作品裡,被翻唱成最多語言,經過官方授權的有日文、韓文、泰文、馬來文,未經過授權,經過歌迷檢舉的還有越南文和柬埔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曲/作詞光良    
演唱人光良    
編曲Taichi Nakamure
收錄專輯童話
出版時間2005
出版公司滾石
受訪者:光良
採訪撰文梁岱琦

「我其實不認為世上凡事美好如童話,所以才寫了這首歌」,光良娓娓道出,當年〈童話〉誕生的過程。「我想寫一首歌來講相信的力量,人們總是遇到困難就想放棄,雖然現實生活裡許多事都不美好,但愈是困難、愈應該相信」,於是〈童話〉打動了光良,也打動了許多聽歌的人。

〈童話〉的詞曲都由光良一手包辦,一開始沒打算寫詞的,〈童話〉的歌詞是光良有史以來發過最多版本的一首歌。那時前後共收了五、六十版的歌詞,光良每一版都慎重地進錄音室試唱,但總覺少了些什麼,編曲都做好了,還是找不到適當的歌詞。

直到現在的經紀人鼓勵他自己試試,「我覺得寫詞不是我擅長的,有更好的人可取代」,但整張專輯所有歌都錄好了,只剩下這一首,光良逼自己不斷重覆聆聽旅律,才寫出現在的〈童話〉。

《童話》是光良第三張個人專輯,之前唱片市場方向不明確,專輯反應不如預期,他受到很大打擊。光良決定回到最初做音樂的方式,他找來一組團隊,拋棄唱片圈先由企畫開案、發歌的做法,放下所有時間、市場的壓力,大夥回到做第一張專輯時的狀態,一切由音樂出發。

「這是我抱著最後一張心情做的專輯,就算輸在自己手上,也心甘情願」,不過,《童話》不但不是光良的最後一張專輯,反而因〈童話〉而改變了光良許多,包括對事情的看法、做音樂的目的。

〈童話〉跳脫了光良過去的成績,不只在兩岸三地受歡迎,更是他所有作品裡,被翻唱成最多語言,經過官方授權的有日文、韓文、泰文、馬來文,未經過授權,經過歌迷檢舉的還有越南文和柬埔寨。

歌迷也曾到埃及旅遊,遇到會唱這首歌的當地人,拍下把影片PO上了YouTube。有一次光良公司接到一通演唱會邀約電話,對方是法國人邀請光良到當地辦演唱會,當下他無法置信地問,「他們知不知道我是唱中文歌?」,原來對方也是透過〈童話〉,才瞭解他在華人音樂市場的成功,進而想邀請他到法國演出。

不過,故事一開始並不這麼圓滿。光良透露,〈童話〉是整個專輯製作團隊一致認為的主打歌,但卻遭當時所屬的滾石唱片否定,認為〈童話〉不應主打。光良說,「我沒有得到支持,整個人從沮喪到懷疑自己」。

抱著忐忑的心情,光良在專輯發行不久,某一次在中國的公開演出中,硬是塞了這首歌進演唱的曲目。這是他第一次對著台下幾千名的觀眾演唱〈童話〉,「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喜歡這首歌?」,光良還沒開口演唱,忍不住就哭了,幸好後來證明歌迷是受〈童話〉感動的。

〈童話〉也讓光良站上了香港紅磡體育館,專輯大賣後,他在這裡辦了第一場個人售票演唱會。那個年代,能夠站上紅磡的舞台,具有指標性的意義,他記得馬來西亞的媒體報導他是第一個在紅磡辦個唱的大馬歌手,「其實應該是巫啟賢大哥,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童話〉這首歌讓我被肯定」。

〈童話〉走紅證明光良當初的堅持是對的,但他卻說自己反而隨著歌曲受歡迎,愈來愈不開心,「為什麼要經過這些過程,才能夠證明自己?」。〈童話〉歌裡唱著「你要相信 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 幸福和快樂是結局」,這些年來,還是認為「結局是幸福和快樂」?光良確定地說,「我還是相信的」。當年創作〈童話〉的動機,仍清楚存在他的腦海裡,而且始終是他的信念。

「我的父母七十多歲了,辛苦養大我們四個兄妹,生活再苦都不曾想過離婚。現代人結婚只是追求當下的幸福感,不認為這是種責任,找到藉口就想放棄。我要寫一首歌,讓自己相信這件事」。這些年來,〈童話〉仍舊繼續傳唱著,台上的光良唱給歌迷、也唱給自己聽。

本文獲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