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後台灣新聞自由度每況愈下,甚至退步20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2008年後台灣新聞自由度每況愈下,甚至退步20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由之家」所公佈的「2015年全球新聞自由」報告中,台灣排名48名不但退步一名,評分更是倒退到近20年前。台灣的新聞自由依舊風雨飄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整理:鄭博名

7月23日,因採訪反課綱學生抗爭遭逮捕的三位台籍記者,意外成為抗爭訴求的另一焦點。警方對記者進行管束,限制採訪、拍攝、通訊、甚至是人身自由,皆讓侵害台灣新聞自由的爭議再度躍上媒體版面。

1947年,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兩年後,臺灣省政府主席陳誠實施戒嚴,宣佈「戒嚴期間,由戒嚴地域最高司令掌管行政事務及司法事務」,並限制人民自由與基本人權,包括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等權力,意即黨禁與報禁。爾後,警備總部便成了檢查、取締、箝制新聞自由的機關,直到1988年報禁解除為止。

然而報禁解除,台灣的新聞自由依舊風雨飄渺。日前由華府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所公佈的「2015年全球新聞自由」報告中,台灣雖然被評為「享有新聞自由區」,但排名48名不但退步一名,評分更是倒退到近20年前的標準,

綜觀整個進程,台灣曾在民進黨執政末期創下新聞自由度高紀錄,2007年、2008年連續兩年超越日本,名列亞洲第1名。反觀國民黨執政開始,排名逐年下降,顯見台灣新聞自由度的每況愈下。到底台灣這幾年發生了什麼事?

每年四月底左右,自由之家會公布年度(統計前一年度資料)的新聞自由報告。以法治、政治、經濟統整評分,並排名。 總分愈高,代表新聞自由度越低。
政黨輪替,點燃新聞自由戰火

2008年,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訪台,發生多起陳抗者遭優勢警力強制驅離事件,包括公共場所拆毀民眾國旗、國賓飯店衝突、晶華酒店與圓山飯店的圍困等。事發當時多名記者在現場也遭受波及,其中民視記者更是挨了警方三記悶棍、鼻梁骨斷裂,被送醫急救。

事後記協發表嚴正聲明強烈譴責,無論是中國或是台灣記者,在採訪現場遭到民眾、鎮暴警察毆打,甚至以多證方式限制記者採訪,都已經讓台灣新聞自由受到嚴重傷害。

2010年,自由之家在針對前一年台灣新聞自由度的報告中指出,台灣媒體業主正企圖利用法律手段來使反對者噤聲。報告中直指,2009年旺旺中時集團在旗下中國時報頭版刊登廣告,對曾投書撰寫反對旺中併購案多位學者、記者發出追究毀謗行則與求償的存證信函,創下台灣傳播史上媒體意圖控告批評者的先例。

無獨有偶,在同一年莫拉克颱風侵台時,2位年代電視台員工,因在私人部落格抨擊公司未妥善處理民眾call-in求助,遭到資方開除。

報告表示,媒體業主正試圖干涉編輯內容來拓展他們的影響力。就在2008年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買下中時集團後,諸多跡象可以看出編輯部正遭受施壓,以軟化對於馬政府與北京的批評。此舉可看作是北京直接、或間接地企圖影響台灣的言論自由。

最重要的,台灣媒體的腥羶色、惡劣競爭、商業利益、與自我審查,都是造成新聞自由度下降的原因。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中資巨獸,鮭魚返鄉

2010年10月,旺中集團展開新的併購計劃,目標併購中嘉系統。

《反媒體巨獸行動資料庫》指出,旺中集團其主要股東蔡衍明(51﹪股權)所掌控的三中頻道,已佔無線電視市場閱聽市佔率19.15%,另擁有中天新聞台、中天綜合台、中天娛樂台。加上另一名股東、前東森集團董事長王令麟旗下的東森新聞台、東森綜合台、東森戲劇台、東森電影台、東森洋片台、東森YOYO台、東森財經新聞台、超視等,加總起來預估在有線電視市佔率將高達23.56%。

倘若旺中成功併購中嘉,代表旺中集團除了擁有無線和有線電視台共19個頻道外,還將掌控台灣各地區11家有線電視系統公司,收視戶數占比全台灣有線電視營運市場的27.13%,等於擁有上、中、下游垂直一體的獨佔市場。全球規模最大的國際記者協會亞太分會發表聲明指出,此案將使旺中控制台灣近三分之一的收視戶市場,將威脅危害到台灣新聞媒體環境的多元性。

IFJ說,蔡衍明曾在聽證會間接承認,旗下媒體編輯政策有所調整妥協,且在未告知讀者情況下,接受來自中國的廣告收入,很明顯的這就是一個警訊。

2012年,前壹傳媒主席黎智英宣佈將以175億台幣出售旗下包含蘋果日報、壹電視等媒體,有意願買主包括蔡紹中、也就是蔡衍明長子,隨即掀起一波反媒體壟斷的高潮。由於此交易案將涉及台灣市佔率超過四分之一的媒體結合,因此多個民間團體要求NCC應立即要求並購案申報,並召開正式聽證程序,避免違反公平法與廣電三法之反壟斷、媒體公平競爭原則。

自由之家當年度報告也表示,中嘉有線電視系統併購案﹐以及壹傳媒交易案﹐都將降低媒體生態的多元性﹐對新聞自由造成負面影響。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社運現場,有如國防黑「布」

緊接著,一連串社會運動,讓過程中警方妨礙新聞自由的問題一一浮現。

首先是2012年,士林王家遭拆除時,警方就禁止媒體、獨立媒體入內採訪。2013年,華光社區強拆當日,法務部官員不但規範記者採訪區域,一一盤查記者身份,甚至強拉攝影記者將其拖離現場;同年公視記者鐘聖雄前往行政院拍攝聲援大埔民眾時,遭員警強制驅離,過程導致記者跌坐在地、手部挫傷。

2014年324佔領行政院過程中,多名記者遭暴力驅離;同年428反核佔領忠孝西路行動,霹靂小組強制將在天橋上進行拍攝作業的記者驅趕,導致記者受傷、器材毀損。《苦勞網》報導,公視工會理事長王燕杰在記協記者會中表示,公視當天有三位記者,一位被水柱驅離、一位被拉走驅離、一位被一群警察包圍「勸離」,三位記者均未阻礙警方執法,與抗爭民眾也有一段距離,卻在警方暴力驅離下,器材損毀、手機損毀,因此質疑警方執法標準到底為何。

隨著台灣二次政黨輪替,新聞自由問題屢創下不良紀錄。即使台灣報禁已然解除27年,即使憲法第十一條「釋字六八九號」早已點出新聞採訪為新聞自由保障之範疇,台灣似乎仍在箝制憲法賦予人民之權利的老路上前進。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孫珞軒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