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緬甸克倫族軍營: 這裡沒有物資短缺,還是來此後見過景色最秀麗的地方

深入緬甸克倫族軍營: 這裡沒有物資短缺,還是來此後見過景色最秀麗的地方
Photo Credit:KND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克倫族保衛組織於總部舉行了68周年建軍節,邀請了不少友好NGO參加。這樣的機會可說難得非常,縱使邊境烽煙正起,我和其他工作者都沒有遲疑,冒著雨水,越過湄河來到緬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緬甸是個多民族國家,獲緬政府承認的民族有135個(包括果敢華人),這些民族長年和緬甸政府處於敵對關係,例如今年一月,爆發緬政府與克欽獨立軍(Kachin Independence Army, KIA)的軍事衝突,二月,則發生由彭家聲領軍的「民族民主同盟軍」對政府發動攻擊,而近期爭議的羅興亞人難民,則是不被緬政府承認的少數民族之一。本文則是作者深入緬甸克倫族組織KNDO的記錄。

邊境局勢日漸緊張,剛過去的日子,民主克倫佛教軍(Democratic Karen Benevolent Army,下稱DKBA)與緬甸軍在緬甸邊境駁火,爭奪公路控制權,該路段一度被封鎖

另一邊廂,克倫族保衛組織(Karen National Defense Organization,下稱KNDO )在7月16日於總部舉行了68周年建軍節,邀請了不少友好NGO參加。這樣的機會可說難得非常,縱使邊境烽煙正起,我和其他NGO工作者都沒有遲疑,冒著雨水,越過湄河來到緬甸,來到KNDO的202軍營,亦即是他們的總部。

(關於KNDO,請見緬甸克倫族的故事:很多緬人只知翁山蘇姬,卻不知邊境戰火從未停歇

驅車至緬甸

202軍營離美索大概兩小時車程,由於與美拉難民營在同一區域,途中會遇上查截車輛的哨站,在出發前我們已想好應對措施,如有巡警問話,就說我是中國人,是因要申請美國簽證,護照尚在美國大使館。

至於為什麼要說成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呢?有經驗人士只說這會較容易通過。幸好,巡警認得這經常進出的車輛,並沒有攔截我們,之後便抵達湄河邊的小村落。正值雨季的邊境泥濘滿地,軍人竟貼心地為我們削好竹杖。我們走過灌木林和淺灘來到河邊,便坐船到對岸的軍營。

Photo Credit:KNDO

Photo Credit:KNDO

除了軍人,軍營還有甚麼?

這個202軍營,曾被緬甸軍夷為平地,這兩年才慢慢重建起來。軍營的建築物主要是小木屋,以樹葉作屋頂,幾乎沒見過水泥。他們安排來客住在不同的木屋,也有準備地墊,物資齊備,更為我們準備三餐,咖啡茶水不缺。

軍人、學生們個個笑臉迎人,精神抖擻地準備慶典。這與我們事前想像落後、物資短缺的情形大不相同。

這裡地處山腰,背山面河,是我來美索後見過景色最秀麗的地方。在這住的都是軍人、軍誊。他們興建了自己的醫院和學校。就連鄰近村落和隔河的孩子,都會來這所學校上課。可惜,因為這間學校的軍隊背景,沒有NGO支援,學校極缺教英文的志工老師。

在小木屋看到世界

這次KNDO邀請了很多外國志工來訪,先住下一晚,再參加隔天早晨的慶典。飯後志工們聚首在小木屋的露台,各來自澳洲、斯洛伐尼亞,英國,芬蘭,法國,瑞士,紐西蘭,香港,緬甸,共通點大概是對邊境有莫名的情意結。

聽著他們分享見聞,你會知道世界多大,讓你學會謙卑,又會驚訝世界可以多小,讓你學會珍惜這難得的晚上。斯洛伐尼亞的志工極愛這裡的山水、人情,已在這裡的學校當了幾天英文老師,河邊的涼亭成了他的睡房,在湄河游泳就當是洗澡,而這樣簡樸的生活,卻不是人人都能接受。

建軍節沒有載歌載舞,只有⋯⋯

隔天早晨,我在雨聲和雞啼中醒來,參加他們的慶典。這個慶典一點也不鋪張,連原本預計的克倫族舞也沒有出現,簡單而平實。所有將軍在典禮中逐一發言,總司令Nerdah說:「當克倫族分為很多支派,克倫族就是少數、弱勢,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團結克倫族,那麼我們就是主流、強勢。」

這句說話要配合克倫族的背景來理解。KNDO是克倫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下稱KNU)的武裝部隊,KNU曾經強大得幾乎擊潰緬甸軍政府,但卻遭受緬甸政府的離間,分出另一支軍隊DKBA,倒過來支持緬甸軍政府,扭轉了局勢。

現在,DKBA又回歸到KNU的麾下,讓克倫族有著前所未有地團結。不少外國志工都認為,他們會是推倒緬甸軍政府的重要力量,是推反軍政府的新希望。

Photo Credit:KNDO

Photo Credit:KNDO

大家的「兄弟Nerdah」

KNDO的總司令Nerdah,是個出入都有軍人保護的大人物。但這個大人物,卻親切得令人意外。

48歲的Nerdah,出生在克倫族的「地方武裝世家」,其父擔任25年KNDO的主席。Nerdah曾於泰國和美國留學,在加州取得學位,畢業後選擇回到家鄉,延續父親的志業。

他的願景是建立一個民主且自由的緬甸,同時也呼籲國際社會,在前往緬甸投資前,要認清當地局勢並了解緬甸的人權狀況,莫為了利益盲目支持政府。

在這人人都叫他「兄弟Nerdah」,他跟我們一起用餐、說笑聊天,在典禮上更自彈自唱,完全沒有總司令的架子。

他的行動力與遠見,令外國的志工都對他投以信任票,無條件地支持他,想各樣的辦法爭取國際援助。這才明白,作為一個領袖,要說服別人。不是用威嚴,而是用謙恭的態度,有目共睹的建設和軍人們的笑臉來說服我們。

✍ 如果你對東南亞特別關注或長期居於當地,並想與我們一同探索東南亞,歡迎投稿加入作者之列:yuan317@thenewslens.com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