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再也不用回家了,被賣掉後沒人會來救你們」:過度捕撈是環境問題,也可能會是人權問題

「你們再也不用回家了,被賣掉後沒人會來救你們」:過度捕撈是環境問題,也可能會是人權問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年,村子裡來了一個能言善道的人口仲介,讓18歲的Myint以為只要去泰國工作幾個月,就可以讓家裡一整年不愁吃穿,充滿美好想像的他在沒有與母親道別就隻身離開家鄉.....

根據《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長達一年調查東南亞漁業的勞工虐待事件中,Myint Naing只是800多個獲救或遣返的血汗漁工之一。

Myint Naing的故事是這樣的…

那年,村子裡來了一個能言善道的人口仲介,讓18歲的Myint以為只要去泰國工作幾個月,就可以讓家裡一整年不愁吃穿,充滿美好想像的他在沒有與母親道別就隻身離開家鄉。

就在海上航行15天後,當船一靠岸,船主說出的話,讓Myint一輩子都忘不了:「你們緬甸人再也不用回家了,被賣掉後沒人會來救你們。」Myint的命運就此改變。

每年,數千名與Myint命運相仿的外籍勞工被欺騙或販賣到海鮮產業錯綜複雜的地下世界,這種不人道的交易已行之有年,更是東南亞水域公開的祕密。船公司不擇手段引進非法勞工並且奴役他們,讓他們長年在海上賣命工作,卻得不到任何報酬。

更過分的是,只要提出回家的請求,換來的就是一頓毒打甚至喪命。船公司把漁工所捕撈的魚獲,銷售到美國、歐洲和日本,這些用血汗換得的漁獲最後就成了餐桌上或貓盆裡的美味佳餚。

過度捕撈導致泰國沿岸漁獲量減少,捕撈船被迫再往更遠的水域進行長達數月、甚至數年的捕撈工作。漁工拿的大多是假證件,在漂浮的牢籠中載浮載沉,而船長不需負任何責任。雖然泰國官方一再否認,也無法抹滅他們長期對此惡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事實。

(相關新聞:美聯社調查報導:你我嘴裡的美食,緬甸奴工屍骨堆出來的「血汗魚肉」

On board Greenpeace ship Esperanza

過度捕撈是環境問題,也是人權問題

反觀臺灣漁業的總產值約433億臺幣,名列全球前三大,衍生出的勞動問題也是時有爭議。漁船為解決勞動力不足、壓低成本,紛紛改僱外籍船員。漁業工作以「4D」著稱,4D指的是「高危險性」(Danger)、「離家遠」(Distance)、「辛苦困難」(Difficult)、「環境不佳」(Dirty),如果不能在法令上給予保障,當仲介業的品質控管不當、政府縱容低價人力競爭,無力把關的結果,將導致問題不斷。

既成事實的問題尚未解決,尤其當每年漁獲量驟減,漁船必須花更多的時間前往更遠的海洋進行捕撈,更可能加重海上漁工問題。換句話說,過度捕撈,除了是海洋資源枯竭的環境問題,也是漁業勞工的人權問題。

近年來已有些許進展,唯有更重視供應鏈管理,大多數海鮮公司、銷售通路有效管理並公開漁獲來源,同時,連鎖企業、餐廳及零售商拒絶採用血汗漁業提供的海鮮,漁工奴役的問題才可日漸改善。

紐約時報談海洋過度捕撈

今年7月,綠色和平海洋主任顏寧投書紐約時報,內容談及台灣過度捕撈的現況:

一直以來,我們以為豐富的海洋系統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不過,越來越明顯,漁業工業化正在摧毀我們的海洋生態鏈。每年,有像海龜或其它的海洋生物都因為被誤抓而遭到丟棄,因為圍網和綿延數公里的延繩釣會連同沒有經濟價值的生物一同抓起。而有關當局卻枉顧科學家建議的漁獲數量限制,另外,面對海盜侵略,每年海島國家平均將損失數十億美金。

上個月聯合國決議成立保護公海的生物多樣性公約,雖然非常振奮人心,但實際上,只有少數國家展現誠意願意解決正在發生的海洋問題。長年無解的協商結果,只是不斷地加劇對海洋的傷害。

由於政府的忽視以及法令的缺失,船東與海鮮業者必須擔起責任以確保漁業的道德與永續性,他們需要管理生產線,才能夠保護漁工、我們的海洋、以及所有人的生計。畢竟,漁民的生存也是仰賴健康和永續的漁獲。捕捉、加工、運送海鮮的公司,以及銷售的超市皆需遵守道德和環境的規範,防止無證件的漁工被賣掉,或是確保抓鮪魚時,不要也犧牲了烏龜與鯊魚。

臺灣漁業屬於生產線的末端,是世界上最大的鮪魚交易公司的本部,加上擁有驚人的鮪魚船隊;我們找到的資料顯示,過去十五年來,臺灣漁船在海上發生超過四十件喋血案。臺灣企業和政府必須制定更嚴格的標準,否則臺灣的海鮮將有可能被貼上「剝削」和「過度捕撈」的汙名。

不只是臺灣的海鮮追蹤紀錄很貧乏,泰國也持續地受到國際壓力,要求對其漁船的漁工問題和違反人權事件提出因應對策。但是,這些以漁業為生的國家無法獨自解決問題。美國是全球最大的鮪魚罐頭消費國。海鮮的大宗買家如 Bumble Bee、Chicken of the Sea 和 Starkist 必須開始更加注意在捕捉和運送鮪魚的漁船上所發生的事。不再只是一味追求最便宜的商品,美國海鮮產業也能夠定下標準,對於生產者如臺灣,要求改變漁撈方式。這些企業必須改善追蹤系統,從漁網到餐盤更容易追溯源頭;除此之外,制訂永續採購政策,提供供應商清楚的準則,並且持續稽查追蹤,確保政策落實在整個生產線。

相關新聞:

本文獲綠色和平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