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對暴力抗議:難道這真的是民主的代價嗎?

我反對暴力抗議:難道這真的是民主的代價嗎?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曾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我幾次處在抗議現場的經驗發現,反抗者的對談態度極度地沒禮貌。因為只要對方一開口回答的第一句不符合期待,就立即打斷!最後原本有機會可以釐清問題癥結的對談當下破局。

作者:張榮杰(馬來西亞人,就讀台大生傳系。懷抱著電影夢來到台灣,卻陰差陽錯踏入學術圈子。對身邊的各種事物充滿好奇。熱愛、也經常設法探索出許多不為人知的事物。)

反課綱事件越演越烈。

原本我對此事是沒有太大關注的,但隨著死亡,加上後來仔細思考,我來台灣的短短幾年內,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發生的暴動或抗議了。我不禁思考:這真的是民主的代價嗎?

反課綱北區發言人燒炭自殺…教育部長:心中充滿了愧疚

大家可曾思考過,為何這種戲碼不斷地在上演?國家體制不斷出問題,人民不斷要抗議?是因為我們聲音不夠大、抗議得還不夠嗎?

我單刀直入地說:「我反對暴力抗議。」

對於學生闖進教育部的舉動,我是覺得非常不可取的。但實在抱歉,我並非歷史背景出生,平時也沒花太多的時間去深度關注政治議題,或是了解台灣現在社會脈絡,因此甘地的不合作模式是不是能夠完全套用在台灣?我打上問號。

從我來台這短短幾年對於台灣淺薄的觀察發現,台灣民眾真的非常喜歡走上街頭,或是靜坐,甚至闖入相關單位的辦公地,來表示不滿。

但隨著這些戲碼反覆地在上演的時候,很明顯地問題的癥結就已不再是人民聲音太小、抗議不夠了。試著將問題往前追溯,造成問題的來源應該在於「人」,握有資源與權力的人。

而為何這些「人」會有如此令人反彈的舉動呢?再往前推,我想應該就是社會脈絡。

我想這些握有社會資源的人絕不是笨蛋,他們肯定知道黑箱是不對的行為。但為何他們還是照做不誤呢?我認為就是社會脈絡。

我發現台灣人從小到大的教育體制是狹隘、短視近利的。大家只要求考取好成績,因此家長設法送小孩到最好的補習中心,也不斷灌輸他們,念建中、北一女,甚至是台大,才有未來。雖然透過這些方式考取好成績,灌輸這種觀念並非非法的,但這種方式教會大家的,只是「用盡各種方式達成目的」。對於人文素養的培育,我看不見。

另外,雖然近來不少民眾變得更關注政治。尤其是學生,已漸漸主動了解並談論政治與民主。但是大家真的知道什麼叫做民主嗎?大家自身又有將民主的精神落實到生活中嗎?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曾傑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曾傑

從反課綱事件來看,我觀察不少的言論發現,不少人認為高中生闖入教育部是逼於無奈,但他們已經觸法而遭教育部提告、警方逮捕這些部分卻會遭到某些人的譴責。而且若有人發表相左的觀點,就會遭到批判、冷落、謾罵。

而且從我幾次處在抗議現場的經驗發現,反抗者的對談態度極度地沒禮貌。因為只要對方一開口回答的第一句不符合期待,就立即打斷,最後原本有機會可以釐清問題癥結的對談當下破局。

課綱明天照常上路…吳思華出面對話:我下台誰負責?

我在想,這真的是民主嗎?

從前幾次的運動中,我發現同樣的問題,即是毫無前瞻性、不了解民主的本質。

大家似乎只想迅速解決當下的問題,但問題的核心並沒有人去探究、著手解決。如果大家還只是覺得抗議是獲得民主必要、或是唯一的途徑,卻沒想過問題的核心是什麽,而未曾發現其迫切性,進而真正地去著手解決的話,我想台灣只會永遠陷入這樣的輪迴,不得安寧。

對於林冠華的離開,我深感惋惜。

我知道政府體制確實出現很嚴重的紕漏,我也知道獲得民主並非一朝一夕之事,也確實需要付出代價。

但試著去思考,難道我們的選擇只剩下抗議和暴力,甚至是性命的犧牲嗎?在我們高喊民主、爭取民主的同時,我們真的懂民主嗎?或是以身作則,在我們的生活中確實落實民主嗎?更深遠地思考,問題的核心到底又是什麼?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