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綁大選?吳思華:政治是冷酷零和遊戲,教育不能這樣

課綱綁大選?吳思華:政治是冷酷零和遊戲,教育不能這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思華表示,他認為這樣的歷史爭議其實一直存在台灣社會,讓學生透過爭議並行理解不同的聲音,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和解,讓不同意見可以並存在社會。

反課綱黑箱微調學生與民眾30日佔領教育部大門外廣場,1日反課綱團體宣布將於下午發表聯合聲明,進行全台串聯。對於課綱微調引發超越教育部想像的後座力,教育部長吳思華接受聯合報專訪時感慨,現在跟明年大選太過接近,政治人物都希望在反課綱過程中爭取支持者,但政治是零和遊戲,短暫又冷酷,教育不能這樣做。

相關報導:(更新)反課綱北區發言人燒炭自殺…教育部長:心中充滿了愧疚

風傳媒報導,教育部前廣場的反課綱行動邁入第2天,相較於7月31日凌晨的衝撞,1日上午教育部前的氣氛顯得和緩。反課綱團體堅持「課綱不退,我們不退」,持續靜坐教育部前廣場,並未與警方發生任何衝突,雙方平和。

聯合報導,對於反課綱爭議演變至此,吳思華表示,並非不曉得微調課綱的爭議,而是課綱早在去年二月十日在他上任前就公告實施了,但由於爭議變大,六月五日才會宣布「新舊並行」,不獨尊新課綱,史觀更是並行。

他認為這樣的歷史爭議其實一直存在台灣社會,讓學生透過爭議並行理解不同的聲音,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和解,讓不同意見可以並存在社會。

吳思華表示,今年把爭議問題並行,反而是為明年執政黨解套的方法,以後所有爭議都可以並列,否則如果明年民進黨執政又把課綱改回來,也一定會有人反對。他說,兩派課綱都有支持者,爭議史觀多並列幾次,台灣會慢慢找到相對合理的史觀說法;而若非要選一邊站,不管誰執政處理上都有困難。

他表示,教育部曾多次私下和部分抗議學生溝通也有共識,但是不同學生團體的意見一直難整合;過程中也請教很多人,原本希望歷史學界的人可以出面,以他們的高度來協助解決、修正,但是大家不願意被捲入在政治中。

聯合報導,針對夜衝教育部的學生,吳思華今(1日)中午接受央廣專訪時表示,撤告一直是教育部的目標,到目前為止,教部並未正式對學生提告。並強調,只要學生能理解夜闖公署屬於脫序行為,教部基本上不會對學生提出告訴。

至於外界多質疑課綱撤與不撤是因為有「高層壓力」,但是吳思華認為,主要是基於「行政要一貫」,因為不管政務官或是事務官,大家都不是永遠的,而是來來去去,但是維持行政穩定性是基本原則。

他表示,目前書本還沒到學生手上,希望學生可以看過教科書後再做定論,不過,也從這次經驗學到,未來新的12年課綱,會專為學生舉辦公聽會,由他們學習的角度來做意見表達。

自由報導,針對反課綱衍出輕生事件,吳思華表示對於反課綱學生逝世感到很難過。提到被質疑教育部透過學校向學生施壓,吳思華表示,教育部是透過學校與學生直接對話,但他不曉得老師在第一現場怎麼表達,他做這件事情是「非常純潔想用教育觀點幫助同學」。

此外,林冠華的媽媽告訴他,不覺得校長或老師關心有其他意圖。未來如果其他同學想要跟部長或教育部主管談,他和教育部主管樂意和學生直接溝通,但(教育部)沒有轉達的管道。

自由報導,對於吳思華日前多次公開表達願意負起全責的做法,已讓國民黨內人士解讀為隨時下台的準備。藍營31日上午傳出來自府方訊息指稱吳思華已經請辭,但黨政人士透過媒體釋出府、院始終力挺吳思華,不會讓吳思華請辭下台的態度。

蘋果報導,據了解,2、3個月前藍委就告知府院要小心課綱議題會燒起來,府院多次提醒吳思華溝通,吳都回報「沒有問題」、「不用擔心」,最後教育部未能及時建立溝通管道,引來黨內諸多抱怨;如今反課綱怒火狂燒,高層評估就算吳下台,繼任者仍須執行新課綱,因為課綱沒有違法問題,只是史觀不同的爭論,所以高層決定力挺吳。

而政院雖支持吳思華,但也設下防火牆。政院官員說,政院定調課綱溝通是教育部問題,不到院的層級,所以院長毛治國31日要求吳思華繼續跟各界溝通,立院若召開臨時會,教育部也須針對課綱問題專案報告。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