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微調」是假議題─真正的問題是教育部根本不該擁有「審查大權」

「課綱微調」是假議題─真正的問題是教育部根本不該擁有「審查大權」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曾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教育部不負責辦統測、學測、聯考這些隨便什麼名字的全國聯合升學考試,也不能審查教科書內容,就算教育部編了個課綱還明訂不准寫「霧社事件」,會有人去衝撞教育部抗議嗎?

作者:白雲城主(一名經濟所研究生及數學所研究生共筆)

兩週前,我為了一個專案到教育部開會,早上十點五十分,陽光燦爛,但是教育部側門鐵門半拉下,幾位年輕的警察或坐或站,表情有些尷尬地待在入口警衛室附近。

我鑽過鐵門,萬分不解地問:「這是怎麼了?」警察們苦笑說,怕抗議的人跑來這邊。

抗議?喔,我點點頭,先前為了課綱修改的事情,有許多表達不滿的社會意見,但就是為了課綱的修改內容吧,我可不覺得修改課綱會有全社會公民都同意的版本。

此事揭過……直到今天早上我習慣性地拿著咖啡坐到電腦螢幕前,隨手點開網路新聞,訝異得差點沒把咖啡灌進鼻子裡。本來只是為了課綱修改的議題,竟然已經演變成衝撞立法院和教育部的激烈抗爭活動。

究竟是誰覺得帶領衝撞教育部有效?是誰覺得課綱本身是重點?是誰以為課綱可以改到所有人都滿意?

我必須說,問題從來都不在課綱的內容,問題在這裡…
  1. 目前,大部分高中升大學必須透過考試──學測、聯考,什麼名稱隨便。重點是,教育部主辦、教育部出題的全國考試。
  2. 台灣的國民中小學教育所採用的課本,只由少數出版商取得執照,並將編寫的教科書經過教育部審查許可,才能出版,然後讓各校去採用隨便哪個版本,拿來教自己學校的學生。這邊說的法規就是備受爭議的《高級中等教育法》第43條和第48條,以及《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組成及運作要點》。
  3. 台灣的國中小學生必須接受義務教育,就是小孩子不可以不上學。不准不上學就算了,上學要得要讀前面那些經過教育部審查的課本。

台灣已經把獨裁和思想審查的時代送入歷史了,現在看電影只有分級,哪有審查?現在我們的廣電事業,只有NCC這個預算規模比教育部小上千百倍的可憐委員會負責監管。

我們還經常嘲笑對岸的「禁書目錄」,並以台灣書店可以買到對岸各式各樣的禁書為榮。而現在,我們竟然會覺得,可以容許一個巨大的官僚體制,把用來教育孩童的內容拿去審查、並且由少數出版社壟斷發行?

更糟糕的是,教育部為了避免我們的小孩不念教育部審查許可過的教科書,教育部還訂了一個聯考規則,逼迫想要念大學的學生,都必須讀教育部那一套審查過的教科書內容(簡稱課綱),才能把大學聯考考得高分一點。

這種國中拼命把那些審查過的、符合教育部課綱的書背得滾瓜爛熟考高中,上了高中拼命考試練習把那些書背得滾瓜爛熟考上大學的日子,我們也過了。很多人也過了。

過久了竟然也就甘願接受這一套聯考規則,並且把敦促小孩考高分當成生活中的重要事項來辦。

但是,我們沒有非得如此不可的理由。

如果自由民主的台灣公民,會覺得我們看電影想看哪部就看哪部,沒有人有權審查和評斷我們愛的電影是否合乎某種標準,那麼,為什麼我們會同意有一種法規制度,讓人審查我們學習的內容?

審查就算了,我們竟然同意讓人把這套內容拿來作為升學考核的判斷標準,而不是讓我們自己來呈現我們學到什麼、是怎麼樣的人,自己爭取大學來錄取?

這樣真的是思想自由了嗎?

我總想著哪一天我們會把一群新選出來的代議士(立法委員、國會議員,什麼都好)送進立法院,逼這些人反映多數民意,把教育部這些大得要死的權力給廢了,然後把預算砍一砍,讓教育部像NCC一樣謹守本分去做好份內的事。

全國聯考?不需要辦。招生學校自己去辦。

課綱?不需要訂,學校要採用哪本教科書教歷史他們自己選。學生不滿意,自然還有滿圖書館的各種歷史可以讀。這樣我們幹嘛需要課綱?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曾傑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曾傑

反黑箱課綱,從頭到尾都是因為教育部審查大權在握,所產生的問題。

今天課綱改了,一定會有另一批人不滿意,試問,我們哪有看過一本書,是全世界的讀者都喜歡的?就算是暢銷的《哈利波特》,也有不愛魔法世界的讀者好嗎?何況是台灣史這種超級爭議的議題,三個活著的歷史學家就會有四種意見,想要把課綱編到全台灣的國高中生都一致同意?不可能任務。

教科書出版商也不滿意,因為編輯印刷成本都投下去了,課綱改了,等於考試方向改了,那他們剛印好的書還賣不賣?今天拿走教育部的考試壟斷權,誰還管課綱有沒有?長怎樣?

重複一次,課綱怎麼編都無所謂,只要教育部放下審查教科書和壟斷考試的大權。

只要教育部不負責辦統測、學測、聯考這些隨便什麼名字的全國聯合升學考試,也不能審查教科書內容,就算教育部編了個課綱還明訂不准寫「霧社事件」,會有人去衝撞教育部抗議嗎?

不會,我們會直接看《賽德克‧巴萊》,然後一邊吃滷味一邊嘲笑教育部的課綱,一如我們嘲笑對岸禁止出版《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再者,世人無利不起早。

任何一場社會活動的參與者,都有其目標和利益相關的部分。目標可能被模糊,但是任何正常人都不會弄不清楚自己的利益在哪裡。在這場名為「課綱微調」,嗯不,已經抄襲太陽花的流行標語改為「反黑箱課綱」的社會運動裡,利益相干人士如下:

  1. 有意藉此竄紅的(新入行、過氣)政客
  2. 想靠社運活動提高知名度,一舉進入政界的潛在政客
  3. 想要寫獨家報導的記者
  4. 教科書出版商
  5. 想要讓小孩考高分、進明星高中、明星大學的家長
  6. 茫然的學生

這群人裡,6.茫然的學生最悲情,因為他們無辜。但他們真的沒搞清楚,在這場衝撞活動裡,其他人仍然想讓他們繼續經歷沒完沒了的考試地獄,不是讓他們脫離慘綠少年,享受自由自在閱讀的學生時代。

至於1到5,他們的目標是要被看見,爭取權力、金錢利益和名譽。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