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要衝出水面,才能知道自己原來生活在水中─青少年的政治啟蒙就是反黑箱課綱的歷史意義

魚要衝出水面,才能知道自己原來生活在水中─青少年的政治啟蒙就是反黑箱課綱的歷史意義
Photo Credit: 曾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少年沒有能力了解台灣嗎?無法辨別政治立場與見解,只會受人利用嗎?那些誣賴反黑箱課綱運動的人,你16歲的時候在做什麼?

將生命獻給反黑箱課綱運動的林冠華同學,他的母親今天在個人臉書上懊悔地說,自己誤解了兒子,「現在我才知道你對理念的堅持和行動力」。

母親盼冠華原諒:他不是會被政黨左右的孩子…有病的是被洗腦的家長

十幾歲青少年,政治啟蒙以後,能有怎樣的思辨力與實踐力,本來就不是未曾經歷同樣啟蒙過程的大人可以理解,只是離譜的誤解與誣賴實在太多。早逝癌兒,激發父母慈善舉動的周大觀,他的17歲弟弟周天觀昨天加入教育部前的反黑箱課綱抗議集會,結果他的父母知道以後,急忙趕到現場,上演了一齣帶他回家的拉扯劇碼,理由是「孩子變成政治人物操弄的對象,究竟誰在洗腦誰?」

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也有許多第一次聽聞兒女參與這麼敏感的政治活動,嚇得連夜趕到現場找人的爸媽。野百合是台灣學運的分水嶺,之前上街頭的學生總是老面孔幾十人,到了那場突然人數爆炸,絕大多數都是學運新鮮人,當然他們的父母感到意外。

我是前野百合世代的人,解嚴後的每一場學運社運,我都在現場。今天台中一中廖崇倫同學在教育部前穿著夾腳拖參加抗議,我記得1988年3月的反美國火雞肉進口遊行,我也是隨同噬菌體的夥伴穿著夾腳拖前去遊行。

為什麼要穿夾腳拖抗議?未曾政治啟蒙的父母們恐怕想破頭也想不出來。廖崇倫是兩個月來反黑箱課綱運動的點火人物,將會在台灣史上留名,他今年還只是台中一中的高二學生。廖崇倫前陣子一度退出,雖然沒說原因,但家庭壓力應該免不了,如今又回到戰場,或許他已經說服了爸媽。

我也是台中一中畢業,當年高二,1984年,我也政治啟蒙了,看很多禁書,參加很多黨外演講會,1987年解嚴當天,我就在台中市街頭參加遊行,後來北上念書,更像是水壩開閘,急切地要將改變世界的熱情,澆灌在這片被虧欠的土地。

急切地要將改變世界的熱情,澆灌在這片被虧欠的土地。這句話,教育部長吳思華,還有許多誤解與誣賴反黑箱課綱同學的人,你們懂嗎?

這些青少年不像你們當年一樣,只會把來自荷爾蒙的熱情,澆灌在異性身上。政治已經啟蒙的青少年,經過理性思辨與反省,將年輕的衝勁,灌注在新找到的改革社會的目標,那宛如探險家出發征服世界的豪情,不容你們詆毀。

詆毀這類青少年的改革運動有很多方式,但萬變不離其宗,講法幾十年來沒有改變。比如張大春揶揄學生們的抗議布條寫錯字,就是典型的,「小事都做不好,何以做大事?」這樣的膝蓋反射思維作祟。張大春的兒子何以出來反駁父親?這是當代青少年政治啟蒙的另一個例子。

關於撤回黑箱課綱這件事,唉!你們應該知道:我,我……我真慚愧得無以復加。───────從一個臉書的分享裡轉來下面兩段話,堪稱看不懂我的話的代表人物──既然他可以分享我,我當然也可以分享他,這人叫Leslie Chang,他是這麼寫的…

Posted by 張大春 on 2015年7月22日

張大春的政治意識還沒啟蒙,他想要擁抱台灣卻又放不下中國,才會挑小毛病來吐槽,這在配偶外遇卻離不了婚的人身上也經常可以看到。但張大春還算是他那一掛無法擁抱台灣的作家裡頭,良知未泯尚有反省慧根的,否則大可跟那些人一樣,對政治兩字敬而遠之,只會在私底下大罵「這些台獨分子!」

我當年高中大學參與許多學社運,從來沒有遭到家裡反對。不是因為父母開明,而是他們每天做工,根本沒時間管我,也不懂政治,而且我從來也不會讓他們知道我參加遊行,都說上圖書館去了。

青少年,或者所有人的政治啟蒙怎麼開展,是很好的政治心理學議題,但我從來沒看過哪個政治學者提出理論。我的理論是,政治跟宗教、愛情一樣,陷在其中的人,會產生近乎精神病妄想狀態的信念,無法看見自己的盲點。注意「近乎」兩個字。青少年要政治啟蒙,就要從看見自己的盲點開始。

人要怎麼看見自己?人是沒辦法看見自己的,除非有鏡子,但心理學的鏡子只存在精神科醫生的診間裡,一般生活中並沒有。怎麼辦?政治要如何啟蒙?

很簡單,魚知不知道自己生活在水中?魚要怎麼知道自己生活在水中?你能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如果不能,那麼你的種種政治上的堅持,跟魚不知道水存在沒有兩樣。

魚要衝出水面,才能知道自己原來生活在水中,同理,人要脫離自己的政治場域,才能知道原來自己陷入了虛幻與編織的情境裡。三十年前我念高中的時候,那時的教科書內容,全都是中國那一套扭曲的政治歷史與哲學教條,將所有青少年的心靈緊緊綑綁,讓他們看不到水面上的空氣。但聽了學校老師一個簡單的「異端觀點」,講述課本上沒有的蔣介石荒唐事,我一秒鐘就啟蒙了,像魚兒衝出水面,看見自己的盲點。

魚不知道自己活在水中,就好比人也不知道自己活在空氣中,只有來到大氣層的邊緣,才知道原來自己被那麼瀰漫氤氳的物質包圍。可惜的是,許多人即使有機會做太空旅行,依然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以為只是拍電影。

就好像至今仍有許多美國人認定登陸月球是造假一樣,人的政治蒙昧經常愚蠢到可笑。教科書造成的蒙昧,只是遮眼蔽耳,厲害的是來自家庭與親族的蒙昧,那無形大氣一般的氤氳環繞,才會讓人無法抽離。政治上的不能啟蒙,往往因為種種看法根植於幼時的家庭與親族氛圍,已經滲入了情緒中樞,成為理智難以撼動的成見。

宗教、政治與愛情的成見一旦滲入情緒中樞,就近乎妄想了。要知道人的情緒中樞演化了三百萬年以上,而人的理性啟蒙只有幾百年時間,政治上要靠著反省來改變成見,猶如要蚱蜢舉起一顆籃球。那些誤解與誣賴反黑箱課綱運動的人,有一些是聽命行事,有一些則是還陷在情緒中樞主導的政治成見裡,當然看不慣,也看不懂高中生的勇敢作為。

教育部長吳思華揚言提告以後,林冠華同學的校長去到他家,用「修齊治平」那一套勸他收手,就是政治未啟蒙的表徵,跟張大春類似。莫以為讀書到大學博士,就知道什麼是政治參與,要知道課堂上根本沒教這些,或者亂教,許多父母師長這方面的見識差高中生一大截。

這些人看不懂青少年為何投入運動,只能用自己的認知架構來解釋,於是就說「跟共產黨、紅衛兵一樣嘛!」因為這些人從小被教,共產黨就是萬惡之首。其實這些人也不懂共產黨,要他們講講馬克思與毛澤東的思想主軸,也講不出來。

幾十年前的國民黨就誣賴異議份子是共產黨同路人,但今天的國民黨已經不會用這樣的字眼,只說是被「特定團體」利用,離譜的是還有不少人用共產黨、紅衛兵這樣的字眼來形容反黑箱課綱的同學們,真是糊里糊塗過了大半人生。

教育部長吳思華到今天還在奉勸同學們「不要被特定團體利用」,也有國民黨人雞蛋殼裡挑骨頭,說反黑箱課綱運動拿了民進黨的錢買雨傘買水桶什麼的,就是被利用的證據。同學們怎麼回應?「是我們介入了政治,不是政治介入了我們!」

這兩天網路熱傳,一位未滿十六歲的高中女孩,在教育部門口勇敢站出來述說參與反黑箱課綱動機,她怎麼講?

「歷史的教育要讓我們得到的,是一個真正認識台灣這塊土地的機會。我們不是要求台獨的史觀,但是每一個青年都有權力知道所有故事的全貌,那麼我們才有辦法去選擇我們要的未來,不是嗎?」(全文

青少年沒有能力了解台灣嗎?無法辨別政治立場與見解,只會受人利用嗎?那些誣賴反黑箱課綱運動的人,你16歲的時候在做什麼?

青少年當然有能力了解政治,參與政治。塔利班恐怖統治底下的巴基斯坦馬拉拉,中國獨裁統治下的香港黃之鋒,還有威權統治下的新加坡余澎杉,就是最好明證。

當然還有台灣,在國民黨反台保中思維統治下的林冠華與其同志。他們政治啟蒙了,懷抱著年輕人改革社會的熱情,勇敢發出聲音,走上街頭,為了更好的台灣而奮鬥。

青少年的政治意識啟蒙了,代表整個社會的政治啟蒙即將完成,這是反黑箱課綱運動的歷史意義。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