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把孩子塑造成你要的模樣,就像用種稻的方法培育番茄...」從TED看台灣教育5大問題

「總把孩子塑造成你要的模樣,就像用種稻的方法培育番茄...」從TED看台灣教育5大問題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社會教年輕人要獨立思考,又害怕年輕人獨立思考,然後最後回過頭來怪他們怎麼都不會獨立思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整理 / 李牧宜

8月1日晚間,TEDxTaipei以「ED」(Education,教育)為主題,在花博舞蝶館舉辦盛大的Fun學後夏夜饗宴,吸引超過700位民眾共襄盛舉,大小朋友一同來分享「學習=生活」的愉快理念。

TEDxTaipei Fun學後邀請各界知名教育講者現場分享振奮人心的故事。開場時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FC)台灣發起人,也曾是師大附中老師的許芯瑋,分享了學生最常問他的一個問題:

「為什麼我要念書?為什麼從課本上學到的,跟我的生活一點關係都沒有?」

許芯瑋告訴大家,這是時下學生最茫然的問題。原因很簡單,就是課本「說一套」,社會卻「做一套」。學生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總是找不到學習和生活的連結,這也是今天這場演講想要帶領大家思考的: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余浩瑋-從小心中就有個聲音:「我好想做自己」

余浩瑋,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盟主,正式學歷只有國中畢業。青少年時期翹課、蹺家、打架、放火樣樣來,高中因操行成績不及格被退學,當兵時甚至喝醉毆打連長。直到華岡藝校戲劇科主任知道他被退學後,詢問他是否要加入劇團、重新來過?

他的人生從此轉變了,曾被貼上社會「浪子」標籤的他,從表演藝術中找到了自己的價值與成就。他不忘記自己從小心中的那個聲音:「我好想做我自己!」因此他反過頭來,幫助曾跟他一樣,如斷線風箏般飄盪在社會裡的中輟生們,培養他們自信,讓他們在劇場中找到自己的舞台與未來。

他也強調,這個社會教年輕人要獨立思考,又害怕年輕人獨立思考,然後又回過頭來怪年輕人怎麼都不會獨立思考。

每年的花樣年華全國青少年戲劇節,如今已邁入第15年。余浩瑋帶領孩子透過自編自導自演的過程,討論環境、討論社會正義、討論教育,以及探索這塊土地真正的歷史樣貌。許多學生提議想演出都更強拆、自閉症受教權、二二八白色恐怖等議題,這些都是課本刻意刪減,甚至未曾提及到的內容。

余浩瑋最後說,「我們不可能用種稻米的方式去培育番茄、葡萄、蓮藕,所以我們更不能刻意把小孩塑造成我們想要的樣貌。」只要年輕人不要吝嗇給予、不對社會冷漠 ,而「大人」們也應該以適性的方式尊重孩子們的成長。

黃國珍-21世紀的文盲,是不願意學習的人

緊接登場的講者為「品學堂」創辦人黃國珍,他說「我們不談一本好書的重要,我們不談閱讀的好處。我們談閱讀後面的能力與影響,因為每個人看到同樣的內容,卻可能得到不同的結果。」

艾爾文・托夫勒 (Alvin_Toffler)曾說,「21世紀的文盲,將不是那些不會寫字和閱讀的人,而是那些無法學習、不願學習和不重新學習的人。」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黃國珍也發現了一個尷尬的事實:許多學生考試答錯,不是因為不會做題目,而是因為看不懂題目在問什麼。他強調,「閱讀理解」是從小累積的一種基本的生活能力,偏偏我們課本內的選文、內容,完全不足以提供孩子多元觀點,更無法反映「生活」。

他又分享一個生活小故事。曾在餐廳看到兩位孩子爭論卡通人物「魯夫」和「鳴人」哪個比較厲害?那時候,黃國珍其實非常想問他們:「魯夫有哪些厲害的地方?鳴人又做過哪些事情?我們應該用閱讀理解的方式來討論誰比較厲害。」

未料在一旁的家長卻生氣地說:「可以不要再討論了嗎?吃飯就吃飯,討論這個對人生有什麼幫助?」

黃國珍強調,透過許多小事的討論可以培養思考的能力,這些小小的訓練累積起來,對人生的影響無法想像。閱讀教育不是塞一堆書本給孩子,而是關心他究竟用什麼能力在理解。我們不能在孩子提問時,總回答「把它背下來就對了!」因為背誦不代表理解。希望民眾都能透過有層次的思考,擁有用不同的觀點看待人事物的包容力。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張輝誠-如果「填鴨教育」有存在的必要,那該只剩「催眠功能」了

學思達(學習、思辨、表達)教學平台創辦人張輝誠,目前也是中山女高的國文科老師。看似樸素的他一上台便說出驚人之語:

「你們知道嗎?我們過去透過『很會讀書』來讓自己翻身,但現在的學生根本不需要「靠讀書」翻身,他們只在乎打瞌睡的時候老師不要吵鬧,打擾他翻身…」全場哄堂大笑。

他認為,現在的教育方式讓許多學生認為知識和生活、生命無關。張輝誠說,最可怕的是,老師們卻把這些學生不能連結的知識,用「填鴨」的方式交給學生,為的是濃縮知識、加快學生學習速度。

填鴨造成的傷害,是不知道學生學習狀況,只好一直考試,造成評量工具僵化。

偏重選擇題的考試,表面上是訓練學生的記憶力,但卻無意間告訴學生:你的極限就是100分,而且永遠不用努力尋找答案,因為選項裡一定有。張老師更強調:「未來的所有答案都不會出現在選擇題裡。」

「學思達要用到什麼時候?人生要結束前要寫遺書時還要有思考的能力!」怎麼做到?張老師說,若把教育與學習的主導權還給學生,才可以培養學生有更多獨立思考的空間、學習聆聽、樂於分享與幫助他人的能力。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郝廣才-當孩子要飛起來時,你卻把翅膀綁住,他的翅膀能長多大?

郝廣才,格林文化發起人,是將台灣童書繪本與國際接軌的推手。他深深認為「想像力」才是孩子們珍貴的能力與禮物,每位孩子都是天才,可以自在飛翔,而限制往往來自於大人預設的立場。

他分享了一個故事:

2006年4月6日 ,美國小女孩凱瑟琳(Katherine Commale)看到美國公共電視播的非洲紀錄片,片中說非洲平均每三十秒,就有一個小孩因為瘧疾而死亡。才五歲大的她,蜷縮在沙發扳著手指數數,一、二、三…… 三十,當她數到三十,一臉驚恐說:「媽媽,一個非洲小孩死掉了,我們一定要做點什麼!」

她媽媽去幫他上網看,才知道這一切是因為瘧疾,而因為這些人沒有錢做蚊帳而造成的。從此以後凱瑟琳偷偷不繳點心費,就只是想存錢幫這些非洲人買蚊帳。她也把所有的玩具全部賣掉,卻發現自己存的錢太微薄,因此她決定寫信給比爾蓋茲。

信中寫道:「親愛的比爾蓋茲先生,非洲的小朋友如果沒有買蚊帳,就會死掉。但他們沒有錢買蚊帳,怎麼辦?我聽說錢都在你那裡。」比爾蓋茲收到信後被她的愛心動容,捐了三百萬美金到「只要蚊帳」協會(Nothing But Nets)。當時七歲的凱瑟琳,就已經救了超過百萬個非洲小孩的生命。

郝廣才問:「如果你是凱瑟琳的父母,你會鼓勵你的孩子努力去實踐這個夢想,還是告訴她『非洲死很多小孩跟你有什麼關係?』」他強調:「不要小看孩子的可能性!」

又有一次,他看到一位小學生的考試題目:「下列哪個東西會生長?」選項有「小草、種子、桃樹」。正確答案是小草,因為種子會「發芽」、桃樹會「開花」,兩者皆不會「生長」。

看到這種完全僵化又缺考思考空間的題目,郝廣才決定在小學寫作課中出一個題目:請改寫李白的唐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可以不用押韻,但不可以月亮為主軸。課堂中有個小二生立馬地寫下一首詩:

電線上的麻雀,好像五線譜上會飛的音符,我抬頭看天上的小鳥,想起那個第一次彈吉他給我聽的舅舅。

郝廣才說,人是用語言在思考,如果語言僵化造成孩子無法思考,只會一味地「背誦」,學等於白學了。就像我們從小背了這麼多唐詩,最後在生活中卻根本沒用到。

「老鷹的翅膀是用來飛的,雞的翅膀是用來烤的。每個孩子都有一雙老鷹的翅膀,如果大人把孩子的翅膀變成雞翅,就代表他不是孩子人生中的好教練。」

仙角百老匯-「年齡」只不過是個數字罷了

最後,28位平均年齡80歲、加總超過2000歲的「仙角百老匯」銀髮長者們用活力、俏皮的歌舞表演,換來全場長達一分鐘的歡呼與掌聲,為Fun學後掀起一波高潮。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自2007年創辦不老騎士後,2012年創辦了「仙角百老匯」,將台灣各地具特色的老仙角們聚集在一起,長者們以自身經驗完成的不同夢想為表演題材,環扣所有不老夢想,再由大型舞臺秀的方式呈現。他們成功創下小巨蛋最長表演者的紀錄,更創造了長輩們健康樂活的社會參與機會。

「仙角百老匯」全體成員年齡加總為2萬4千多歲,每一位長者成員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80歲的邱樹嘉爺爺,從70歲開始學習踩高蹺,如今常受邀至各大表演會場,踩著1.2公尺的高蹺散播表演的快樂,他告訴自己:「娛樂大眾同時,自己也會樂在其中,不知老之將至」;高齡82歲的鄭明珠阿嬤從小就喜歡跳舞,她努力把當今最夯「騎馬舞」的複雜舞步簡化,教導其他長者夥伴一起練習,終於成功登上舞台,帶領上萬人歡樂齊跳……一個一個感人的故事,打動了現場所有觀眾的心。

「仙角百老匯」所有深受大家敬愛的長者都相信,自己是「活到老學到老」的最佳代言人,透過自己的不老夢想、實際的行動鼓勵民眾:「世上唯一不老的,就是躍動的青春夢想」。因為對他們來說,年齡不過只是個數字而已,無法對他們做任何的限制。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