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用倒數,默算孩子的返家之日:越南博士生寫異鄉的思念獲移工文學獎

媽媽用倒數,默算孩子的返家之日:越南博士生寫異鄉的思念獲移工文學獎

由中華外籍配偶暨勞工之聲協會、國立台灣文學館、台灣博物館共同主辦,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承辦的移民工文學獎,目前公佈獲獎名單,在181件參賽作品,首獎由Dwiita Vita的《寶島框架背後的肖像》獲得,評審獎得主為Phạm Hùng Hiệp(范雄協)的《母親的遊戲》,而范雄協與另位獲得「新二代推薦獎」的越南籍留學生黎黃協,是今年得主中唯二兩位學生。

評審朱天心表示,主辦單位選擇文學形式,無疑是困難但深富意義的,因說出了令人忐忑不安的真實,是叫一代人不方便面對的真相,而移工們嘗試並成功扮演了那名在安徒生童話「國王的新衣」中的小孩:

唐詩「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總不禁讓人想到這一幅日常美麗的場景之構成──至少得有兩名奴婢舉扛著好重的銅鏡,才能有這畫面吧。

如同今日的台灣,多少人家整潔亮麗的客廳、正午街道旁鋪圍上鷹架後的工地、醫院病床上家人無暇或不願照護的老病、傍晚蔭涼時一個阿公嬤搭配一名移工的輪椅大軍……是了,是這些默默無言的移工們,撐持住我們自我感覺良好的「花面交相映」。

他們分攤了我們亮麗背後的骯髒、陰暗、見不得人而又必需的工作,照見我們不方便面對的真相。

所以我猜包括我在內的評審們在看這一批作品前(或該更推前些閱讀過的顧玉玲的作品和移工們合集《逃》),是心有忐忑的。

我們必須很肯定這獎項的主辦單位的毅力和選擇,先說毅力,必須在有限的傳播管道說服移工們以此形式抒發檢視自己離鄉/異地討生活,而後得集結泰、菲、越、印數國翻譯人才將之一一譯出。

而此次的青少年評審,有越南血統的樹林高中學生黃惠美則表示,學了十幾年的越南文,從厭惡到喜歡,從無知到了解,從被動到主動,如今卻讓她我深深陷入無法自拔,參加了此次活動,才了解到原來台灣還有這群人在背後默默關心著:

這群人用他們真摯的文章訴說著台灣的美,細細地描繪出台灣的輪廓,但是也同樣用文字告訴我們,他們在臺遇到了種種歧視不公的事,我們該伸出我們的手幫助他們,對待他們如台灣人一樣,展現出台灣引以為傲的人情味。

我認為我所選擇的文章不是以用字多麼優美或他們受到如何淒慘的遭遇,而是選擇能觸動我內心,用簡單的文字訴說他們不凡的一生,真摯動人。一個好的作品不在於他用了多少艱深的字詞或修辭,而是在於能真正感動一個人的心,使作品能產生共鳴。

聯合報導,就讀文化大學博士班3年級的范雄協,主修工商管理,但熱愛文學。他自述離家多年,在一個極度思念母親的陰雨下午,以幼時一位兒子出國的單親媽媽鄰居為人物原型,寫下得獎作,而所謂「母親的遊戲」,就是媽媽用倒數的方式,默默算兒子回國的時間:

「那位兒子鮮少回來探望母親,才6、7歲的我,常探望這位女士,幫忙做點家事、陪陪她下棋,或者靜靜坐在一旁看著她紡織。」

另位獲獎學生黎黃協,現就讀大葉大學電機工程研究所博士班,去年也曾獲獎,他這回寫出「夢寐」,描寫一位移工遭雇主與仲介不當對待,只能在夜裡夢境抒發苦悶。

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得獎文章:

相關評論和新聞: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