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早就存在 通過一部過時的法令如何能「點火」電子商務

第三方支付早就存在 通過一部過時的法令如何能「點火」電子商務
Photo Credit:401(K) 2012CC BY SA 2.0
Photo Credit:401(K) 2012CC BY SA 2.0

Photo Credit:401(K) 2012CC BY SA 2.0

今日(26日)聯合新聞網刊載經濟日報報導「第三方支付法 拚3月送審」,並以「張善政:第三方支付點火 小額經濟爆發」為主標題,引述即將擔任科技部部長的張善政政務委員發言,認為第三方支付專法將激發小額交易,並舉例可讓青年創作者把歌曲放在網路,讓想聽的人透過第三方支付付費,進而產生收益。

如果第三方支付專法的目的在解決前述這種小額交易的問題,那真的可以不要浪費社會資源做這件事。

在部分業者、政府官員及媒體的長期誤導下,今天假如辦個問卷調查,詢問網友對電子商務市場的認知,大概有九成五以上的受訪者會告訴你:「台灣電子商務落後,是因為政府對第三方支付的態度過於保守,遲遲不願鬆綁所致。」

你用LINE買過貼圖嗎?有沒有在 app store付費下載過app或音樂?或者在google play花錢買電子書?這些業務在沒有第三方支付專法的情況下依然存在,也從國人荷包中賺了不少錢,所以,不要再把專法當成仙丹了,一部跟不上科技潮流,沒有國際視野的法案,在未來反將成為阻礙進步的絆腳石。

2月24日Yahoo!奇摩舉辦記者會,宣布「Yahoo奇摩拍賣明起全面採用輕鬆付」。

輕鬆付是甚麼?輕鬆付提供一個款項的代收付平台,由買方先把貨款利用轉帳、信用卡刷卡等方式交給Yahoo!奇摩,再將款項轉交給賣方,不分賣家規模大小,連個人都能收信用卡,甚至還接受24期分期付款,請問我們的網路交易還缺甚麼?第三方支付沒這麼神奇,並非沒這個專法就看不到電子商務的未來。更何況這只是輕鬆付的一個改版,早在2007年該服務即已推出。

一部法案的誕生,有因此開放及被管制的業務,也會有隨之而來各種限制規範,顧及消費者權益等議題。

在開放的部分,本文前段已提到,代收付業務長年以來即有多家業者經營,並非管制項目。從目前掌握的草案版本看來,額外解決的只有儲值支付這個議題,提供電子商務業者一扇跳過電子票證相關法規的巧門,得以吸收消費者預儲一定金額,再進行消費。也因為法案的視野如此狹隘,媒體上看到的爭點多半是關於儲值金額上限以及是否得進行O2O線下交易的論戰。

最近使用者經驗(User Experience)這個詞正夯,大家可以想想看,在網路購物或行動商務的交易過程中,消費者期待的付款方式及流程是甚麼樣子的?以app store為例,除了未持有信用卡的族群,你會刻意先儲值一筆金額,再用來買app嗎?或選擇每次消費的時候自動從信用卡扣款?現行草案規範,儲值金額上限為新台幣三萬元,卻還有許多業者高喊著此限額將造成電子商務阻礙,無法進行高單價商品交易。

請注意,這邊提到的三萬元上限,是儲值的最高金額,並非代收付的交易金額限制。身為一個消費者,我們會在悠遊卡裡面儲值數萬元,再去百貨公司買高價電器嗎?多數人應該寧願使用信用卡,享受遞延付款的便利,甚至可以的話,分期付款零利率可能更受消費者歡迎。如果信用卡已經這麼方便,為什麼要我們先儲值才購物?

在英國倫敦,大眾運輸系統已開始換裝可接受感應式信用卡的付款裝置,也就是無需購買倫敦交通卡(Oyster Card),直接手持MasterPass或Visa Wave規格的信用卡或貸記卡即可。在國內,現行大台北地區普遍使用的悠遊聯名卡,對消費者而言,即是一張可以搭捷運的信用卡,無須預儲現金,下個月帳單出帳後再付款。

所以,如果第三方支付專法只是為了讓不願意依法申請電子票證發行許可的業者,有另一個便宜行事的管道,對消費者而言,是沒有實質意義的。

再談到新近加入的O2O實質線下交易專章。原本第三方支付專法將定名為「非金融機構電子商務支付服務管理條例」,由於業者積極爭取納入實體交易支付業務,該草案可能無法再以單純的「電子商務」視之,在今天的新聞裡,其名稱已調整為「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業管理條例」。

這是一個很好的發展,比照中國大陸、日本及其他國家,台灣需要的正是一部完整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業管理條例」,但甚麼是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業?你到7-ELEVEn繳電話費、網路購物費用,黑貓宅急便送貨上門順便收貨款,這些都屬於支付服務,何以每年代收五千億台幣的通路巨獸不用納入管理?卻要為電子商務業者設下重重限制及規範?去年即發生過因為快遞業者倒閉,導致代收貨款的商家求助無門的情況,難道這些都不用管理,只有網路交易才是洪水猛獸?

別讓政府相關單位輕易蒙混過關!現在的第三方支付專法只是個假動作,釋出一個看似利多但消費者不需要的儲值支付方案,就能在媒體上形塑扶植電子商務、順應科技潮流的假象,真正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是要將「支付」業務的經營權利,從銀行這個金融巨獸手中,釋放到其他業者手上,並加以適當的約束,避免發生業者倒閉損及消費者利益的情況發生。環視中國大陸日本等鄰近諸國,這才是所謂的國際趨勢。

中國大陸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第二條提到,「本辦法所稱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是指非金融機構在收付款人之間作為中介機構提供下列部分或全部貨幣資金轉移服務」,其內容包含貨幣匯兌、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固定電話支付、數字電視支付、預付卡發行及受理、銀行卡收單等。把經營這些業務的權力完整釋放到非金融業者手中,這才是真正的金融革新。

我們期待有擔當的官員們,能一次到位,不要只是畏畏縮縮的談電子商務支付服務,而是打通所有支付業務的任督八脈,該把統一超商等掌握大額代收金額的業者納入管理就要勇於挑戰,該把經營權利從金融業者手中分享出來的就要立法明訂,才能真正推動創新,讓台灣的新興支付業務能與國際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