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選擇與承擔責任的台灣人,期待「完美」英雄的救贖

不敢選擇與承擔責任的台灣人,期待「完美」英雄的救贖
Photo Credit: Julian Fo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Julian Fo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Julian Fong CC BY SA 2.0

後現代思潮與所謂的「後現代」何謂,其實都是難以界定的,因為後現代本身就對於「原則、規則、本質」這些「現代性」的詞語感到恐懼與厭惡,更不要說,被用一個固定的名詞與定義給界定出來。如果熟悉哲學的人可能就會明白,因為上面這些屬於現代性的名詞背後,帶有非常多的預設。簡單的說,就是帶上有色眼鏡來看世界、談事情。

但是不能否認的是,這股後現代的思潮上至哲學、社會學、心理學等學術領域,下至電影、音樂等,姑且以次文化名之的領域,都受到了莫大的影響。

後現代最重要的一個重點,就是在強調世界的多樣性與可能性。

台灣對這些思潮的反應其實比較慢,台灣的「全球化」不足早已為人所詬病多時,因為台灣只有「本土化」。僅有文學研究工作者,大量地生吞活剝的使用那些後現代語彙構作出一套如夢似幻的言說系統。

回到「英雄」這個概念來,從電影上來看,歐美世界,特別是最崇拜英雄主義的老美,對英雄這個概念也漸漸地有些轉變。

看看那些早期的英雄電影,所有的英雄,都是「天生的」。超人是天生的,平常是記者,有危險紅內褲就會上身,立刻成為超人;蝙蝠俠是天生的,平常是花花公子,有危險時就會成為拯救高譚市的蝙蝠俠。

近幾年來,美國電影開始強調「英雄的過去」和「英雄的轉變」,看看《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電影中,克里斯汀貝爾飾演的布魯斯韋恩,在面對父母亡故後的自我放逐,最終找回自己;再看看《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裡,超人對自己的身份認同與決心承擔一切後的取捨與選擇。更不用說像是《鋼鐵人》(Iron Man)或是《全民超人》(Hancock)這種,品性不及格的英雄類型。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換句話說,人們不再相信有「天生的」這回事,選擇與承擔才是最重要的,由壞轉好才是最重要的。

這些想法其實也反應在老美對待政治與公眾人物身上,即便麥可‧喬丹風流成性,人們還是將之視為籃球之神;柯林頓雖然醜聞纏身,但還是有人肯定柯林頓在經濟上的成果。

台灣人的英雄情結

但是,台灣人不吃這一套。

台灣人喜歡台灣之光,喜歡台灣英雄,但是對英雄的標準非常之高。看看滾地球王子王建民、台灣戰神朱木炎、紛紛在緋聞之後,光環盡失,被台灣人棄之如敝屣。

更不用說政治人物了,於是政治人物每到選舉就會成為愛家愛老婆的好男人,台媒也不斷的聞臭挖腥地去挖人隱私,甚至連國小成績如何、同學之間的評價都能成為專題報導。

在這樣的島嶼上,社會運動與進行社會運動者,也很難跳脫這些世俗的評價。

比方說:這一年多來剛竄出頭的丟鞋英雄——陳為廷

讓陳為廷一戰成名的戰場,就是旺中壟斷事件後,怒罵教育部長一事。當時,陳就受到非常多來自外界的指責,說該生不懂禮貌,沒有規矩;之後幾乎任何社會運動都會看見陳同學的身影,又有人開始質疑,這麼忙碌的行程,學校卻能夠放任,而將矛頭指向清華大學。

而在一次網路的分享事件中,萬中選一地抓住了陳同學,分享未經查證的事實,而違反了社會秩序維護法。

然後,在大埔張藥房老闆張森文離奇死亡後,苗王劉公前往上香時,陳同學一招天外飛鞋,劉公憤而提告。在2014年2月24日,苗栗地檢署偵結劉政鴻被丟鞋案,依「妨害公務」、「傷害」、「公然侮辱」以及「違反集會遊行法」等法律條文起訴陳為廷等7人。

但是我很訝異這則新聞如此風平浪靜,之所以會沒有媒體焦點有很多可能,近日天下第一都台北市可憐柯連戰局的白熱化、純天然鼎王雞湯塊、怎麼有那麼帥的外星人等等,看來都比大埔案等等社會問題重要許多。簡單的說,大埔、劉公的熱潮已過,其實都顯示出了,台灣人的比熱非常低,容易加溫更容易退溫,似乎關心反核、美麗灣、大埔現在已經不會讓那些文青有高人一等之感,所以沒人有興趣,其實台灣的社會運動,是跟潮牌球鞋一樣,有流行性的。

但是支持陳同學的朋友也不用擔心,在台灣,「起訴」跟「沒事」幾乎是同義詞,不過要看看你有沒有後台、夠不夠硬。

(相關文章:台灣的法院是速食店還是鎮壓工具?

圍繞陳爲廷的質疑聲浪

我們來回顧一下,不支持陳同學的人們,提出了那些質疑,比方:

1. 質疑陳同學是民進黨的綠營勢力,這點是為了要質疑學生社會運動的純潔性,簡單的說,就是抹黑他。但是陳同學似乎也不避諱地,在他的臉書工作動態上,記錄著他在民進黨蔡英文楊長鎮苗栗聯合競選總部的工作經歷,換句話說,他可能也承認這一點。

2. 指責最多的,大概就是說他沒禮貌。

3. 說他作為一個學生,老是趕攤出場,完全沒有學生樣,為何清大還給他學分跟學籍?

第一點,其實是試圖要將陳同學劃歸綠營,想要說明這些社會運動,其實是綠營鬥政府,並不是全民的民意。不論是不是民意,有問題,才會有聲音,只是在台灣,藍綠惡鬥是一切的問題之源。吊詭的是,也是某些問題的解套辦法:政府出問題,就說是綠營鬥爭;綠營出問題,就說是藍營政治迫害。到了最後,該罵的沒被罵,該關的沒被關,鬧劇一場。

第二點,陳同學的支持者會認為,社會運動的開端,就是因為政府聾了、不聽人民的話;既然他不聽,關上大門,我們去撞門,何錯之有?老劉不聽,我們扔鞋;教育部長不聽,我們就怒罵他,這究竟何錯之有?你們這些人,早已被儒家思想箝制,溫良恭儉讓,十足的奴性不改!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