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強在娛樂世界裡最主流的迷幻單曲-〈愛情研究院〉

林強在娛樂世界裡最主流的迷幻單曲-〈愛情研究院〉
Photo Credit: 滾石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愛情研究院〉歌詞無老派台語歌的菸酒江湖味,反而充滿像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喜怒哀樂酸甘甜」等生活、口語化的台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曲/作詞:卜光
演唱人:林強
編曲:羅百吉
製作:John Fryer
收錄專輯:娛樂世界
出版時間:1994
出版公司:滾石
受訪者:卜光
採訪撰文:王景新

1990年,林強在剛落成啟用不久的嶄新台北車站大廳內,唱著充滿年輕鬥志的歌詞,以爽颯的搖滾風包裝,〈向前走〉顛覆傳統台語歌苦情模式,成為歷久不衰的台語金曲,更被視為新台語歌的領頭羊;1992年,《春風少年兄》延續《向前走》風格,同中求異。

1994年,三十歲的林強與英國製作人John Fryer合作,推出電子樂風格的台語專輯《娛樂世界》震撼市場,當中由卜光詞曲的作品〈愛情研究院〉堪稱是專輯中最主流的歌曲,編曲巧妙將夢幻民謠(dream-pop)元素融入台語歌,林強歌聲基調模糊、慵懶,時而放鬆、忽而濃烈,起承轉合相當流暢,是一首聽起來很舒服、清新的台語歌。

《娛樂世界》由夢幻民謠濫觴蘇格蘭團體Cocteau Twins製作人John Fryer製作,同時與Cocteau Twins合作的吉他手Ben Blakeman合作。〈愛情研究院〉堪稱是夢幻民謠類台語歌曲的始祖,突破以往台語歌凸顯歌者vocal為主,編曲以破音(distortion)技巧使得泛音增加,輔以MIDI及電吉他營造一種夢幻、迷離、朦朧編曲節奏,林強主vocal並未刻意強調,反而加強vocal迴音;林強在這歌化身為台語迷幻電音的傳教者。

〈愛情研究院〉詞曲作者卜光本名莊世賢,他自述,是個來自彰化王功的「庄腳囝仔」,上頭有七個姊姊,自小,他就常聽姊姊們或同學分享愛情故事,有好、有壞,這讓當時尚未情竇初開的他,就在心中累積了不少愛情的樣子。

直到卜光讀交大,開始談戀愛,對於愛情才有了更為深刻的體驗;同時,也因為在pub駐唱,而踏上了他的音樂之路。「那時我發現,很多台北年輕人根本聽不懂台語,也很少聽台語歌。」或許是一種使命感,讓卜光決心以他最熟悉的母語台語來寫歌。

於是,二十出頭的他,陸續寫出了林強〈查某人〉、張清芳〈他們的愛情〉等歌曲,以年輕人的情愛體驗觀察,不走傳統台語歌的悲情、演歌路線,「以我當時的年紀,也寫不出比較傳統的台語歌,我想寫貼近自己心情,比較fashion的台語歌。」

的確,〈愛情研究院〉歌詞無老派台語歌的菸酒江湖味,反而充滿像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喜怒哀樂酸甘甜」等生活、口語化的台語,甚至連「卡鰲」(台語,指比較厲害)也入歌,充滿台語方言俏皮、雅趣之美。並導入大學概念,把愛情比喻成學分,「一旦踏入愛情的研究院,就永遠無法度倘脫離」是誇飾法,卻又如此真實。

卜光說,他以吉他、鍵盤創作〈愛情研究院〉,由於收錄在林強第二張《春風少年兄》的〈查某人〉大受好評,因此,《娛樂世界》前置期,林強就繼續向卜光邀歌,「我本名叫莊世賢,林強叫林志峰,我們私下以『賢仔、強仔』相稱,當時在林強內湖白馬山莊的家,我們一群音樂人就開始構思林強下一張專輯的走向。」

卜光以大調加七(major seventh chord)降音的方式來譜曲,「用比較創新、不一樣的藍調(blues)和絃方式來寫。」聽完林強遠赴英國製作、編曲的成品後,卜光直言:「很驚艷!」

好歌不寂寞,張清芳與前新加坡男子團體夢飛船團員蘇志城在專輯《哎呦喂呀》把〈愛情研究院〉改編成男女對唱;蘇慧倫、林宥嘉,以及香港女歌手盧凱彤都曾先後在個人演唱會與電視節目中選唱〈愛情研究院〉。

這十多年來,卜光台語歌曲創作量銳減,反而寫了不少中文公益歌曲在中國發表。目前在上海定居的他笑說:「我在七、八歲立下的志願,如今都一一達成了。第一,出一張個人唱片,在中國已經出了三張。」

「第二,擔任企業總經理。第三,學習進修,我正在天津南開大學讀博士。」台語畢竟是卜光的母語,他也希望,台語歌未來能有更不一樣的樣貌與形式出現,「像是孫燕姿〈天黑黑〉、徐佳瑩〈身騎白馬〉,在國語歌裡融合穿插台語歌很棒。」卜光表示,上海也正在發展文創產業,他將持續創作,把音樂與文創完美結合。再聽〈愛情研究院〉,他鼓勵大家:「勇敢去愛!」

本文獲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一首歌」徵文比賽橫幅

你心中是否也有一首能代表自己世代的歌呢?配合關鍵評論網全新推出的「海島上的聲響」音樂專題,我們邀請來自每個世代的人們,書寫屬於自己同輩的音樂故事。並有機會獲得KKBOX贊助的BOSE耳機等大獎!詳情請見「代表我們這個世代的一首歌」徵文比賽活動頁面。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