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跨出去」三年後還被問:所以,你真的想當男生嗎?

當我「跨出去」三年後還被問:所以,你真的想當男生嗎?
"Transgender Pride flag" by SVG file Dlloyd based on Monica Helms design|Photo Credit: Dlloyd~commonswik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是因為即使已經過了三年,我覺得自己還是無法好好地回答兩個問題,才只好很對不起地用這落落長的兩千多字來回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o

因為三年前敝人在這篇《那些重要的其他》裡寫到了敝人有如俄羅斯娃娃般的出櫃歷程,決定從踢轉職成魔法師transgender,結果最近突然有人問我:

「欸,所以你轉職轉得怎麼樣了?」

經有人這麼一問,驀然回首才驚覺這中間竟然已經過了三年的時間!如果是高中三年都不知道可以把多少妹了,這三年之中,每當午夜夢迴起床尿尿的時候,都不免看著鏡中的自己,像是每次開機Windows Update都要跳出視窗詢問你要安裝更新檔嗎一樣問:

「所以你,真的想當男生嗎?」

剛好最近敝人全世界第二愛的異男,也就是HBO政治脫口秀節目《上週今夜》Last Week Tonight主持人John Oliver也談到了跨性別人權至今仍未受重視的問題:

上週今夜 – 跨性別平權 from Abbygail ET Wu on Vimeo.

於是想說那麼這回就暫且讓我偶爾也試圖以生命敘事的力量為名,來談談這三年來的轉職心路歷程好了。

不過在這之前,先讓我們來個工商服務時間,一起來複習一下關於transgender的基本知識吧:

1. Transgender (中文應該還是翻作跨性別吧我想)

泛指自己的性別認同與出生時被認定的性別「不同」的人,所以這不同可以是指「相反」,比如說原本被指定(我還迴轉勒)為男性但覺得自己其實應該是女性,或是也可以單純指「不相同」,比如說像敝人雖然身份證上的性別是女性,但照片上明明就看起來不男不女,或是完全無法覺得自己是女性之類的。

2. 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 vs. 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

就跟司馬中原vs.司馬庫斯一樣,是完完全全沒有關係的兩個獨立事件!所以transgender可以有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或是無性戀等等,只要你想得出來我就可以把標籤印出來給你貼的各種多元性向。

3. 雖然會覺得自己的性別認同和生理性別並不相同,但並不是每位transgender都會選擇改變自己的外在生理條件(比如說性別重置手術或是施打賀爾蒙)以達到身心靈合一的境界改變自己外在性別表徵(transition)的目的。

尤其關於第三點,既然是個人選擇,當然也就是像為什麼我今天就是想吃漢堡王但你硬是要跟我說我該吃麥當勞一樣,既然我們沒有要一起吃飯,你也沒有要為我的人生負責,真的是先不用假裝鎮定地關心我有沒有想要作手術之後,才像是鬆了一口氣地跟我說「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動手術比較好啦!」巴拉巴拉之類之類的呀~

首先,這樣的態度搞得性別重置手術好像是件壞事一樣,但對於很多人來說,自從吃了撒尿牛丸作了手術之後,頭腦就靈光了很多每次考試都得一百分終於能夠以自己覺得舒服的姿態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整個人變得更加自信、容光煥發,這是好事不是嗎?

再者,持著「手術對身體不好」說詞的人,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先理解了需要手術的人在手術之前,每天每天日常生活裡心靈上所必須承受的痛苦折磨之後才能夠這麼說呢?

▲建立比賽世界冠軍及紀錄保持者Janae Marie Kroc,最近透過自己的instagram出櫃跨性別身份

我想每位trans最後決定採用什麼樣的方式讓自己鏡中的倒影更貼近內心想要展現的自我,都有他們各自的掙扎和理由,我的小理由和小掙扎自然也不值一曬。

雖然沒有進行外貌或是形體上的改變,但自從正視自己內心明明就是個異男其實一直都無法認同女性的狀態之後,在生活上跟心態上的確是進行了一場小小的transition,比如說終於在逛街買衣服的時候,走進男裝區不再有罪惡感,雖然因為體型的緣故大部份的時候想要穿的衣服鞋子都不會有自己的size,但是沒關係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增高鞋墊,但起碼穿戴在身上的東西不再讓自己覺得每天好像都在男扮女裝或是cosplay。

說也奇怪,這該叫作「相由心生」或是我們也可以把它算作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抑或是心態上的解放讓原本一直壓抑著的靈魂終於得見天日,平常跟陌生人接觸的時候第一聲被叫「先生 / sir」的次數現在增加到了約50%(雖然我也沒有每次被稱呼的時候都在手心裡面畫正字,但我以科學家的名義發誓這個數字應該相去不遠)(也就是說現在有一半的機率不會被叫錯性別?!)

原本從小就一直被說像媽媽的我竟然開始被說像爸爸(雖然有可能是真的老了之後比較像爸爸,但拜託這裡就讓我自爽一下不要戳破我的幻想),或是跟新朋友見了兩次面,吃了兩頓飯之後,發現他其實還是無法確認我的性別等等。諸如此類可能會讓自己身邊的「踢」朋友翻白眼加翻桌的小事件,反而帶給我的是心裡小小的竊喜,以及我之前沒有想過會出現的—自信。

不過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是一場不夠完全的小革命,無法一勞永逸解決的困擾也不少,比如說總算挑好了西裝在試衣區前卻不知該提著這一套西裝進男用更衣室還是女用更衣室,最後只能落荒而逃的時候;比如說發現自己已經不能再說自己是lesbian,更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gay,卻在面試的時候被問是不是gay好像也只能先說是的時候(又不是機智問答!);比如說已經說了叫Jo就好,卻還是被gay couple以「小孩子要懂規矩」的理由,讓他們的小孩子一定得叫我Jo阿姨的時候;懶得出去dating找新對象因為覺得要解釋好麻煩不想面對(好啦其實就是懶)的時候,以及,自己覺得明明你應該知道的,卻還是被認識多年的好朋友以「踢」歸類,或是被用「她」或是「女孩兒們」指涉含括的時候⋯⋯。

以前從來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但沒想到我的人生走到這個地步,終於明白了婆朋友或是女孩樣的女孩們常說起,明明就已經跟家人朋友出櫃過,卻在言談之間還是會一直被家人忽略,好像出櫃這件事情從來沒發生過的感受啊…。

“Transgender Pride flag" by SVG file Dlloyd based on Monica Helms design|Photo Credit: Dlloyd~commonswiki

雖然這些困擾以前也不是沒有過,但我想是因為在轉職之前總試圖將這些事情合理化,壓抑了自己的直覺感受,現在反而因為不再壓抑,使得這些困擾的聲音如今變得如此清晰而必須花點力氣加以回應。

但正是因為即使這些讓人不愉快的事情在這些年裡總是一再發生,認為自己應該轉職成transgender的心情卻依舊沒有動搖,反而考慮的是該如何才能讓身邊的人都無痛分娩無縫接軌地迎接新生的我的轉變,這也讓我更加地確定自己已經回不去、再也無法以「踢」的身份向圈內人自我介紹了。

雖然有的時候,的確也還是會想說,是不是真的該搭配一些硬體方面的transition,好讓我偏向男性的這一面、或是被以男性看待的渴望更加明顯一點比較好呢?

「所以你,真的想當男生嗎?」

說真的,其實我真的不知道。

如果是在小時候,覺得當男生才可以追女生的年紀被問到這個問題,我想我真的會說「好」。但現在,自己才剛明白以及親身體驗著社會過度著重性別二分所造成的壓迫,我又是否真的有這個必要急著把自己從一個不合身的框框,塞進另一個也不知道會不會合身的框框裡呢?

而如果生下來沒有小雞雞的我也可以在某些場合裡被認為是男生,那麼所謂「男生」到底該如何被定義?如果「男生」這個詞其實本來就涵蓋了各式各樣性別氣質、打扮樣貌的人物,那麼我又該怎麼清楚我想不想當男生呢?

又,即使我現在非常清楚地知道我無法被當成女生來看待,但我依舊還是無法確定我排斥的究竟是女性的身體,或是這個身體背後所代表的,在這個強調男女有別的性別二元社會之下,加諸在「女生」上的價值觀和一切「女生」應該有的樣子跟行為⋯⋯。

所以,我到底跨的是什麼性?這中間又有什麼差別?

就是因為即使已經過了三年,我覺得自己還是無法好好地回答兩個問題,才只好很對不起地用這落落長的兩千多字來回答(但其實也沒有回答到)友人的短短這一句「欸,所以你轉職轉得怎麼樣了?」(大概就是一個期中考不知道正確答案,所以只能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亂掰一通試圖賺一點墨水分數的狀態)後來聰明的友人教我,其實我只需要說「嗯~這是一個好問題,其實我也還在研究。」這樣他就不需要憋尿憋這麼久了。

不過說真的,很多關於人生的問題即使沒有解答我們也可以活得好好的,就像我們並不需要知道天空為什麼是藍色的,也可以因為在一個晴朗的下午出遊而感到心情愉快,只要身旁有人愛你,往往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但願所有在世界的角落裡,因懷抱著性別不明的狀態而常常無法被社會上大多數人諒解的trans們,最終都能找到這樣一個打從心底,因為你是這樣狀態的你而愛著你,願意隨你一起在這個過於僵化的社會裡,尋找可以安心遊走的空間的人。

相信我,這樣的人,一定會出現的。

p.s.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不停地想到亞馬遜Amazon推出的影集Transparent《透明家族》,裡頭講述一位父親在孩兒都已長大成人之後,終於決定向家人出櫃自己其實是transgender,並且決定開始 transition的過程。

雖然這部戲被歸類於喜劇,但我其實看這部影集的時候內心一直是苦多於樂。裡頭對於transgender的困境描述得是如此真實而讓人感到痛心,常常我中間必須要暫停下來喘口氣才能繼續觀看。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真實,所以我在這裡還是要大推這部影集啊。

延伸閱讀:

本文獲queerology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queerolog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