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得要去旅行,但面對自己的人生,你該擁有「選擇權」

不見得要去旅行,但面對自己的人生,你該擁有「選擇權」
Photo Credit:Viaggio Routard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未知的生活挺可怕,失去擁有的一切也可怕,但我更怕的是多年後我還活在同樣的輪迴裡,走不出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曾經我也是很羨慕那些一起上課的同學們,畢業之後就被家人送到國外深造,心想這些人就是家裡有錢好棒棒,畢業之後工作常常都會遇到海歸天真的同事,心想花錢出國念書英文還可以這麼爛,也算是奇葩,但憑藉著國外的學歷,薪水跟職位硬是高了自己一截,然後偶爾聽她們在講國外的留學生活,內心是羨慕又忌妒,心想如果家裡這麼有錢就好,心想自己如果當初能夠多用功拿獎學金就好,心想為什麼我就是無法生在有錢人的家裡。

曾經我也是很羨慕那些三不五時就出國的朋友,心想她們是哪來多餘的錢可以過著如此悠哉跟恣意,每次回國後就會送上精緻的小禮物,說「這是我從法國買回來的小東西,送給你!」我心想這真的好棒棒,然後聽著她在國外看見的就是明信片上的風景,內心真是羨慕嫉妒恨,恨自己怎麼口袋就是空空,恨自己假期少的可憐,恨自己好像只能在原地打轉,原來「羨慕」的另外一半叫做「嫉妒」。

我曾經為此對爸媽大發脾氣,也深深覺得委屈。我知道「錢」的重要,卻不明白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每個夢想不需要都相同。

工作了多年存了些錢,去走那些曾經羨慕的旅途,但是跟團旅遊的生活讓自己感到很疲憊,一大早就被領隊挖起來,沒事就被關在購物店,一整天可能都在搭車,回到旅館已經半夜時分。回到家我才發現原來那些人所說的美好,也只是旅途的一小部分。

後來我開始嘗試自助旅行,跟著三五姊妹出國血拼,沒想到平時在台灣相安無事喝下午茶,出了國就完全變了樣,櫥窗購物對上血拼狂,放空狂對上了行程控,雖然彼此認識了數十年,卻對旅行有不同的見解,回到家我才發現原來那些人所說的好玩,並沒有包括朋友可能會撕破臉這部分。

搶在最後一年,我選擇三十歲去打工度假,身邊的親友完全都不看好,也不認為「旅行」能改變什麼,而且會讓你「失去」一切。因為隨時就有人要取代你的工作,只是他們不明白我已經沮喪多年,羨慕別人多年,整天繞著那些是是非非打轉,總是「習慣」忌妒別人的生活。

一個念頭,不再「羨慕」,也不想「嫉妒」,未知的生活挺可怕,失去擁有的一切也可怕,但我更怕的是多年後我還活在同樣的輪迴裡,走不出來。

Photo Credit: Azlan DuPree @ Flickr CC By 2.0

從一個吃好穿好的小貴婦,變成下田採草莓的農婦;從一個滿櫃衣服的敗金女,變成一個簡單生活的背包客,短短一年間我經歷了很多過去從來沒想過的事情:我曾經差點死在斐濟這個小島,也在蘋果包裝場工作到一半大哭,在墨爾本差點遺失所有證件,在愛爾斯岩踩上世界最大的石頭,在東南亞被旅伴放鴿子,為了找一間便宜的住宿揹著數十公斤的行李死都不放棄,也在吳哥窟因為一群孤兒在我面前唱歌而流淚。

沮喪的那一年,我送給自己一段長假,在長假的過程遇見了「快樂」的自己,我不再嫉妒任何人,也不再「羨慕」那些我沒有的一切,只是最後還是要回到最終的港口,那個思念的避風港。

「現實」兩個字苦惱過我,因此我選擇不再追隨潮流,關掉連續劇,更戒掉浪費鋪張的習慣,我試著用書寫療癒旅後的不安,才發現這個世界沒有想像中殘忍,我也不是唯一有旅後不適症的人,但更看見了許多人就像多年前徬徨的自己,需要一股力量推他們往前,並不是鼓勵他們去旅行,而是不要停滯在不喜歡的過去。

最近好多篇文章提到關於「旅行」正反意見,我都表示尊重。

就像我在旅途上遇到的有好人跟壞人,也看過了很多人旅行回來後只活在過去的時光,不願意面對現實,只認為生活很殘酷,想回到過去打工度假的日子,所以在許多人眼中大家都在「逃避」。但我相信他們的人生真的出了一些疑惑,那是每個人必須去面對的關卡,不需要正義魔人跳出來再批判這些人「錢」很重要,也不要拿自身的經驗回來告訴尚未出遠門的人說,你千萬不要出遠門,或著「夢想」很美,快去追求。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看到有人留言「當背負著40萬學貸,還可以這樣選擇嗎?當相愛的人,卻付不出聘金沒辦法結婚?還可以這樣選擇嗎?當付不出房租,工作還沒有下落,還可以這樣選擇旅行出走嗎?」

說真的,你又不是他們,憑什麼幫他們選擇對錯的人生,但是我認為當你沮喪、當你困惑了,就該找尋一個答案。過程不見得選擇旅行,面對自己的人生,你該擁有「選擇權」。

有人可以選擇開名車、買名錶、上酒家、當政治明星,為什麼你不能尊重流浪漢或是街友,不要你「選擇」旅行之後,又來排斥別人的「選擇」。錢還是很重要,但錢的價格不等於你生活的價值,雖然有文章說:「關於旅行,他們最終會發現,從世界彼方回來之後,一切都比出發時還糟,再多紀念鑰匙圈都拯救不了現實的殘酷。」

但現實在出發前後都很殘酷,並不是旅行的關係。你選擇看見什麼言論,就會得到什麼感受。

旅行,不是每個人都能選擇說走就走,那個離不開的你其實也可以很好

是否遠方總令人憧憬,家鄉都令人生厭?原來台灣人的自卑,也是挺「國際化」的行為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雪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