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一個顢頇無能的政府,台灣的國家認同也不會來得如此快速

如果沒有一個顢頇無能的政府,台灣的國家認同也不會來得如此快速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曾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課綱的學生捍衛自己對生長土地知的權利,他們有權知道腳下這片土地過往今昔。

文:張靜芸(新台灣國策智庫助理研究員)

統獨與國家認同問題在台灣社會與政界一向是極為敏感的議題,因其涉及族群區分、不同史觀視角、甚至加害者與被害者關係等爭議範疇,再加上政黨刻意操作造成的社會對立,是故往往被視為洪水猛獸,盡量避而不談。

但最近的課綱爭議再度將統獨議題的辯論與對抗浮上檯面。課綱微調自去年公布以來爭議不斷,主要的爭議源起於審核與決策程序,另一癥結點就在於史觀的詮釋──「大中國史觀」與「台灣史觀」。

誰讓教育成為政治工具?

國民黨威權統治以降,台灣長期欠缺以台灣為主體的教育內容,大中國式的思想幾乎涵蓋所有歷史論述,在這樣的教育之下,台灣學子對黃河流經的省份異常熟稔,卻不知道濁水溪流經哪些縣市,成為一種弔詭卻普遍存在的常態,更別說曾經被抹去與粉飾的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時期。所幸在台灣民主化與政黨輪替後,已見相當程度的改善,但過去大中國意識教育下的思想與文化霸權尚未解構,仍然深深影響當代社會對於台灣主體性的認識與追求。

課綱微調召集人王曉波,早因不具歷史專業備受質疑,在公聽會上甚至多次表明「我永遠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先曾說出「二二八事件受難人數,相較國民黨在大陸清黨是小case」此等荒謬言論,近日又為新課綱辯護說出「我國的首都在南京」這種背離現實的話語,更離譜的是四月接受中國《觀察者》訪問時表示課綱修改,可以增強藍營凝聚力與國民黨的論述來說服群眾。

一旦人民的政治視野拓寬,改變就是永久

王曉波等人的意圖相當明顯,企圖透過歷史教育達到塑造國家認同的目的。但是他們忽略了一項事實,據新台灣國策智庫2015年7月最新民調顯示,自認為是台灣人的民眾已高達87.8%,其中20-29歲的年輕人認同度更高達94.9%,該世代在統獨意向上更有84.1%的人同意台灣未來要獨立成為一個國家,在民調無法測及的20歲以下民眾這兩項數據恐怕只有更高,是所謂的「天然獨」世代,生長在自由、民主、接收資訊多元的台灣,是國族認同早已清楚被確立的世代。

越靠近教科書的「真實」就越遠離生活的「現實」─天然獨世代不願再「當個畏首畏尾的台灣人」

台灣社會的本質正發生根本上的改變,早已不同過往。當權者不曾試圖理解人民的認知,理盲地想重回虛構的中華民國時期,透過課綱調整綁架教育,重塑不知所云的中華文化認同,野蠻的將悖離事實與民意的大中國民族主義強加諸在這些生於民主時代的天然獨世代身上,根深蒂固所信仰的價產生衝突,自然激發了反抗。

Photo Credit: 曾傑

Photo Credit: 曾傑

國家認同所指涉的不僅是外在的實體對象,更重要的是內在的意識與感知。反課綱的學生捍衛自己對生長土地知的權利,他們有權知道腳下這片土地過往今昔,令人憤慨的是,因為當權者從來不會自願放棄任何權力,尤其是對歷史的詮釋權,擁抱自己國家的歷史遂變得如此困難。

國家認同的重要性

國家認同問題深切影響著政治、經濟、社會等面向的穩定發展。國民黨威權統治遺毒,使得台灣人民的國家認同久陷分裂、錯亂的混沌狀態。從社會資本的角度而言,國家認同長期分裂讓台灣社會付出重大的爭議對立成本,與不斷流失經濟發展最重要的社會團結這個無形資產,國家認同做為維持社會穩定的基本共識與信任機制,經由次次選舉被毀滅殆盡,嚴重破壞國家與人民及人民之間的生命共同體連帶感。

究其根本,乃出於執政者缺乏對國家與土地的認同,自然缺乏使命感,無心研擬國家發展長遠的願景。因此至關重要的國家認同,在台灣便可悲地淪為為奪取政治權力,往往被簡化與犧牲成政黨間選舉炒作的議題,也是爭取民意、選票最快速的捷徑,為此台灣長期以來所付出的社會成本早難以計算。

政府能力的強弱判別標準取決於政府能否快速回應外界的挑戰與變革,以及在政策推行過程中,如何獲取多數民眾的支持,從三一八學運到今日的反課綱抗爭看來,馬政府的治理能力可為徹底的崩壞。然而,可喜的是從近年來的青年世代覺醒,我們看到國族認同逐漸趨同,青年世代選擇擁抱台灣主體性,揚棄虛幻的大中華文化,逐步建立屬於自己的台灣意識。

當認同不再混沌不明,取而代之的是對於社會實質公平正義的追求。而他們所展現的豐沛動能與對土地的關懷認同,正一頁一頁的翻新台灣民主,絕對是未來台灣更為壯大的堅實基石。覺醒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台灣的國家認同與建立漸露曙光,而這一切的改變,如果沒有一個顢頇無能的政府,任誰也未料台灣社會自我修正的時程會來得如此快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