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教育部的一封信:我想「課綱微調」不夠,應該要大調特調

給教育部的一封信:我想「課綱微調」不夠,應該要大調特調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課綱看似遙遠且不太重要,但現在若回想我們所受過的教育,價值觀其實就在不知不覺中被養成了,養成政府需要的樣子。

文:許朝智(感謝東海政治給我多面的思考,打工度假給我更廣的視野,金融業給我觀察的角度,EMBA給我更高的觀點。一個滿口胡言的評論者。)

近來課綱微調事件甚囂塵上,大林同學的燒炭自殺,更引爆了整個輿論的沸騰,在這件事情之前,我想有很多人從未了解過何謂「課綱」,大部分人的印象,就從一本教科書,變成後面可以選擇的看起來很不一樣,但內容很像的,一綱多本的教科書,反正要考什麼,就唸什麼,唸完考完就好棒棒了。

母親盼冠華原諒:他不是會被政黨左右的孩子…有病的是被洗腦的家長

課綱看似遙遠且不太重要,但現在若回想我們所受過的教育,價值觀其實就在不知不覺中被養成了,養成政府需要的樣子。

思考一下國民教育制度吧,這個東西到底是怎麼發明的,怎麼來的呢?說好的私塾呢?

原來,是19世紀普魯士所發明的,當時為了生產更多有基本技能的工人,良民,並教育要聽從父母及老師的話,更重要的是要忠於政府,總而言之,是以流水線的教育方式,生產出政府所需要的人才。

當然,這樣的教育制度在當時是非常成功的,在當時的條件下,他影響了後來人類科學跟工業的發展,並產生了成千上萬的中產階級,後來,美國及眾多國家也採行了這個方法,推行國民教育制度,不可否認,這樣的制度大大的推動了人類的發展,並在人類的歷史上,占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但,他是否還適合現在這個時代?又或者,這樣的教育內容和方式,已經到了需要改變的時候?

先來想想我們到底要什麼樣的人才?

台灣年輕人失業率已經來到12.27%,我們的年輕人一直找不到工作,只有台灣嗎?

不,其實世界各國都是如此,南韓,澳洲,美國,歐盟,都是如此,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老闆卻也缺工,一直找不到人材,這已經是我們這整個世代所遇到的困境,我們不禁要反思,我們到底要什麼樣的人材?而這樣的人材,我們又要如何用教育去養成出來?畢竟,丟了草莓的種子下去,並用草莓的方式養,你怎麼能期望它變成西瓜呢?

「總把孩子塑造成你要的模樣,就像用種稻的方法培育番茄……」從TED看台灣教育5大問題

假設人類的一生有80歲,約從8歲到22歲這最關鍵的時間,都是由我們的教育所養成的。14年的時間,超過1/6的人生,是培養我們價值觀,人際互動,人生觀點跟想法的黃金時期。

大家都在談翻轉、翻轉,很多東西都可以翻轉,包含了教育的翻轉,但在實務上的升學第一,學歷為重的現實底下,其實多是教育「手法」的翻轉,是不是有這個可能,把整個教育體制都翻轉?

國、英、數、史、地、物、化、生、公民,我們到底要上些什麼才是重要的,他們的人生觀是不是重要的?如果重要,哲學的思辨、人文素養的養成又要怎麼做呢?各種思想,流派,中式的,西式的,又要什麼時候教呢?法國的哲學是中學教育中很重要的一環,台灣呢?
他們的生活美學是不是重要的?寫出優雅文字的能力,把想法繪畫下來的能力,能設計出漂亮物品的能力,好的觀察力等等都是現在職場上突出的關鍵。

「尊重所有生命是否是道德義務?」法高中會考哲學試題網友熱辯

他們的溝通能力重要嗎?明確傳達訊息及印象,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與交流,現在外面很多人際溝通課程,甚至是談戀愛的課程,既然這是重要的,為何不教?

團隊工作的能力,學習做到最好的能力,專心致志的能力,有了目標,如何發現對達成目標有幫助的內容的能力,有太多的東西我們可以去教,而不是只是去死記硬背一些資訊罷了。

回到這次爭議最大的歷史、公民課綱的部分,只是微調嗎?

我想微調不夠,應該要大調特調,大家一直在批評年輕人沒有國際觀,你給他的是這樣狹隘的教育,你怎能奢望他多有國際觀?我認為國際觀有很大一部分在於對於對方的了解,那才能談阿。

試想,若我們的歷史是與世界同步接軌的,我們可以知道同一時期印度的狀況,越南的狀況,非洲的狀況,從台灣看世界,也從世界看台灣,這樣不是很好嗎?而且光提到歷史嗎?是否我們能加入經濟狀況,又或政治學觀點,社會學,文化等等的資料,那才完整吧。

繼日本,挪威之後,台灣也出現隨機殺人狂,這是否是某種壓抑下的反撲?我們甚至無法計算,在以往的同儕、教育體制下,升學主義,高壓、填充式的教學,我們犧牲了多少的孩子,並沒有給他們適合的引導,而是用會不會念書來區分,來淘汰。

我們在教導純粹的知識之前,是否能先教導他們何為人,如何與人友善的交流?
我們都知道目前我們的教育體制無法教導出我們現在所需要的人才,那為何不改?

也許是因為這整個體制已經變成一種臃腫的利益共同體,盡管教出來的學生不適合社會,但至少簡單,省事,老師有工作,教育局有事做卻又不太忙,這樣皆大歡喜,是這樣嗎?

累贅的國民教育,反而催生了一大堆的教育產業,舉凡補習班、專業技能訓練班、溝通班、行銷班等等,或許我們到了該反思這一切的時候了。

再者,教導又是什麼?

它只是純粹的傳遞資訊嗎?那google就做得到了,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我想,「教導」應該是可以讓對方得到受用一輩子的知識或是能力吧。

現在回想起來,筆者在人生的旅途上,十分幸運的,遇到很多很棒的老師,十分感恩他們教我的,不只書本上的知識,還有更高的視野,更廣的胸襟,他們的身教,能讓我終身受用。

但我還是想對恩師們說:「未來,可能我們都會遇到很大的變革,也許您所教的科目會消失,也許會改變,但請記住,您最珍貴的不是區區書本上的知識,而是您的風骨,和教育英才的熱忱,希望,讓我們一起努力把世界變得更好。」

假設不幸反課綱失敗,又或明年民進黨當選後改成所謂台獨史觀,那我會告訴我的孩子,以google為師吧!少去些學校吧!

現在有太多的問題都可以在google上面找到答案,不論是對的,還是不對的,自己去判斷。除此之外,用不同的語言搜尋吧,你會見到不同的世界。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