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哲學亂鬥-O] 鬼月的存在 其實是一種契約

[清哲學亂鬥-O] 鬼月的存在 其實是一種契約
Photo Credit: Jimmy Yao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Jimmy Yao CC BY SA 2.0

作者/偉恩

台灣民俗文物館在研究了鬼月的歷史以後,希望能夠為「農曆七月」正名為「吉祥月」,而非台灣人現在稱的「鬼月」:

台中市民俗公園台灣民俗文物館考據歷史文獻後,發現古時7月多是祭祖、孝義之月,直到明太祖後才出現7月鬼月之說,應是明太祖時期「嫁禍於鬼」,刻意散佈不祥之月一說,不讓民間與皇族共用吉日吉時所致,盼替農曆7月正名。

先不論這個歷史考察究竟有多少可信度,但這問題其實挺荒謬的。我認為,這種考察和答辯,只有在歷史學與文獻學上有意義,就人們對「農曆七月」的性質的「認識」與「形上學主張」根本毫無影響。

原因在於,原先「農曆七月是鬼月」作為一種本來就毫無根據的信仰,如今要說:不,這個毫無根據的信仰是人為的,我們應該迷信另外一個,那就是「它不是一個鬼月」。

我想問的問題是,即便朱元璋的確呼嚨了台灣人六百年,我們現在有任何證據說「七月其實不是『鬼月』嗎?」

其實沒有,我們最多只能說「朱元璋說七月是鬼月是毫無根據的」,因此只能說「七月可能不是『鬼月』,因為朱元璋顯然是在說謊」。

但同樣的「七月是『鬼月』」原先就是一個無法找到根據的說法,那為何如今我們必須相信「七月可能不是『鬼月』」呢?由於後者的理由並沒有比前者更為可信,這將無法真的讓人改變對它的態度。

要知道,一個說謊的人是有可能不小心說出事實的。當事實我們都無觸及的時候,一個說「七月是『鬼月』」、一個說「七月不是『鬼月』」,我們只知道,大概有一個人說對了,但我們其實無法依照同樣的標準來分辨究竟哪一個是正確的、哪一個是錯誤的。

所以,在歷史上考究有任何意義嗎?

即使今天「鬼月」的傳統是來自南北朝、宋朝,而非民俗文物館宣稱的明朝好了,這對鬼月的真確性也沒有絲毫的影響。因為我們還是不知道,究竟為什麼鬼月的歷史越久,這個來自冥界的消息便越可靠。

為什麼歷史可以擔保一個消息來源的可靠性?照現在來看,反而是越久遠的歷史帶來的消息,才有著更大的錯誤。你到現在會相信「船開到地球的邊緣會掉下去」的消息嗎?

你到現在會相信「船開到地球的邊緣會掉下去」的消息嗎?

對於這兩種同樣無根據的說法,我們當然可以採取無比寬容的慈善,但我們還是要承認我們所把握的對於冥界的消息,其實是難以合乎知識的標準的。這麼一來,要是「鬼門開」在形上學上確有其事,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人們在這裡對冥界消息的宣稱根本不是知識」。

為了更清楚地說明人們在這裡的宣稱是什麼,我們就必須進一步考察關於「鬼門開」的不合理現象:

假如真的是,農曆七月初一鬼門開,不祭拜便會遇到災難、也要小心外出,那我們為何從來沒有聽聞老美洋人在農曆七月幹過什麼類似的事,過得不也挺好?這也就是說,假如「鬼門開」的消息是真確的,那這個現象只發生在「華人地區」,所以是一種局部現象。

我們要問的就是:為什麼鬼門開只侷限在華人地區,而且鬼只密集地遊走在華人地區?

問得更清楚一點就是:「鬼門」究竟是怎麼開的?開得多密集?又是為何即使從華人地區的邊緣走到西藏也並沒有多遠,西藏為何不需要害怕農曆七月?鬼的移動速度又多快,才會只聚集在漢族地區,而不會跑到西班牙上演「大法師」?鬼是否能夠渡海?

為此,我不認為存在著一種來自形上學或是自然理論的解釋能夠說明這一切,也就是說,我不認為我們具有一種真正的對於冥界的知識。

在這裡只有一種說明能夠成立:冥界消息之於我們,並非是一種知識。我認為,唯一的可能是,這是一種契約:鬼月如果真的無法認識與解釋,卻得以存在,那它只是人界與冥界的契約。

也就是說,透過某一種契約的締結,在華人地區的亡魂,都會在七月的時候透過鬼門返回原生地;之所以在其他文化中都沒有這些現象,是因為該地的亡魂並未與生者締結這樣的契約。

因此,鬼只會在農曆七月的時候回來,是因為他們覺得,他們已經和生者「說好了」。假如生者不履行承諾,那他們就要製造災難、帶來不幸,算是一種對於違背契約的懲罰。

這麼一來,農曆七月就「必須」是一個鬼月,因為在這六百年之中的鬼,都已經習慣於七月回到原生地。這同時也能說明,為何越久遠的歷史消息在此會更有可信度。

要是鬼月真的存在的話,我認為只有這樣的解釋是能夠成立的,這也就是說,農曆七月其實就是鬼月,不管是誰說謊,冥界和人界的這種契約早已締結了。

因此,鬼月的存在,根本上是一種社會結構的問題,來自六百年來不斷地循環與確認,原先給予鬼的福利,逐漸演進成屬於鬼的權利。

所以如果要為「農曆七月」正名,提出證據是無法達到效果的,進行革命、對體制進行衝撞將是必要的手段。

延伸閱讀:[清哲學亂鬥-X] 鬼月的存在 其實是藉由儀式來認證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清哲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清哲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