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父親在生命中缺席,我們仍無法停止追求父愛,永遠像個孩子…...關於父親這種病

儘管父親在生命中缺席,我們仍無法停止追求父愛,永遠像個孩子…...關於父親這種病
Photo Credit: edward musiak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是完全瞧不起父親,或是只覺得父親可有可無的人,在已經回憶不出的過往中也曾會有過想要認同父親的時期。於是,那樣的憧憬,是一種企圖想要跨越過恐懼父親與愛父親的心情糾葛,是孩子想要抵達的境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岡田尊司

一直追求父親的孩子

父親是一種比母親更有影響的社會心理狀態的存在。父親之所以扮演如此重大的角色,不只是因為人類身上有著特異的進化經營能力,更是在農耕時期開始之後,與文明同時發展出來的關係。

當文明成為更具高度的東西,社會越是複雜化,而父親的角色應該要變得更大才是。儘管如此,父親的存在變稀薄的狀態卻不可諱言的是正在進行式中,與過去父親承擔的角色在社會的架構中被替換、被現實中的父親搶走也有關係吧。

例如,教育這個制度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提供了複數而單一的父親,而且是擁有更具高度的知識與技能的父親替代者的組織。只要仰賴制度性教育的部分增加,作為社會與家庭的連繫橋梁的父親出場的機會就會變少。變得不是與父親一起遊戲、幫忙父親的工作,而是到學校或私塾去,向老師學習來得更有用。

相反的,若父親非要勉強自己教育孩子的話,那麼就會損及孩子與父親的適切距離,有可能會發生控制孩子的問題。曾幾何時,兼任工作上的老板角色也不稀奇的父親,也很少接受這樣的角色,父親與孩子相處的餘裕受到了限制。教育或產業的集權、大規模化,毫無節制地稀釋了父親的角色。賺取這些費用幾乎變成了父親唯一的使命。

然而,在孩子心裡對父親的需求,或許其實不如社會變動的那麼大。渴求缺席父親的心情,可以說反而是激烈的、渴望的那般強烈,也可以說在背後操縱了孩子的一生。

結果對孩子而言父母都是必須的。雙方各自都有他們擅長的關愛方式、專長的時期。在乳幼兒時期,母親的角色壓倒性的重要。忍耐力強、付出無微不至的照顧,父親終究是無法匹敵。

然而隨著孩子慢慢長大,父親的角色也慢慢變大。首先是幫助孩子脫離母親,同時也教導孩子社會的規範與嚴酷。此外,在遊戲這件事上,父親擁有母親所缺乏的特質,刺激著孩子們的行動與求知慾。更進一步地從青春期到青年期之間,父親存在的重要性更是進一步地增加。作為引導孩子走向社會的導引者,扮演了保護者、教練的角色,有時候還扮演反面教師的角色。

受到這樣的父親後援的孩子,可以說是很幸運的。即便它還不至於是生存必要不可欠缺的東西,但是若擁有的話對一個人的成長來說是比較有利。因此,孩子需要父親,當現實中的父親沒有作用的時候,就會藉著在心中塑造出理想的父親形象,來填補現實中的欠缺。

相較於與母親的關係與孩子存在的根本穩定息息相關,與父親的關係則與孩子朝哪個方向走的這種人生方向性、或參與社會的方式這部分的連結性很大。父親不論是模範也好還是反面教材也好,都是以自己自身的人生成功與失敗來告訴自己的孩子應該這麼做,或是不應該這麼做。

在現在,即使是完全瞧不起父親,或是只覺得父親可有可無的人,在已經回憶不出的過往中也曾會有過想要認同父親的時期。於是,那樣的憧憬,是一種企圖想要跨越過恐懼父親與愛父親的心情糾葛,是孩子想要抵達的境地。

不久後,對父親的憧憬會褪色,孩子與父親保持距離,開始獨自走自己的路,而那是朝向自我確立非常重要的一步。父親接受這個新的階段,靜靜地在一旁守護,孩子在有必要的時候才求助,就能順利地走向獨立自主。

然而若父親執著於自己的道路,把自己的願望而非孩子的願望強加在孩子身上,那麼孩子自立的過程將受到阻礙,父親與孩子的想法、差異會擴大,將導致走向激烈的反彈。

即便如此,在某種程度的期間曾經擁有與父親正面關係的孩子,容易與年長者維持良好關係,也容易得到援助或抬愛。

不過,對父親的恐懼過強時,由於雙親的不穩定關係,使愛父親的感情被扭曲的情況下,孩子與父親的糾葛將無法跨越,那麼就會想要用對父親的敵意和輕視的態度來保護自己。這樣的傾向,不只是對父親,對所有的其他人,特別是對長者就容易變得很難相處融洽,或是會去反抗、無法信任他們。

對現實父親的失望感,促使孩子想追求與其完全相反的理想父親,或是想要變成那樣的人。然而孩子同時還是擁有想被現實的父親所愛,想認同父親的願望,在不知不覺中會變成與自己曾經憎恨的現實中的父親越來越像、越靠越近,自己都變成了那樣。因為無論是怎樣的父親,孩子都無法完全憎恨。還是會希望被認同、希望被愛。

為了克服父親的缺席

不過,幸運的是,父親的缺席或拒絕比母親的缺席或拒絕容易克服。與母親的不穩定關係,會連存在的基盤都將動搖,但與父親的關係通常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若是與母親的關係穩定,就算父親缺席或是與父親的糾葛很強,也不致於影響其存在的根基。

與父親的關係一般都比與母親的關係遠,影響或損害也因而相對的小。與母親的關係扎實,母親也發揮安全基地的功能的話,即使與父親的關係有些不穩定,其影響也較小。毋寧說應該要補償父親缺席,或是把現實的父親當成反面教材,追求理想的父親或是自己就企圖成為那樣的父親,把不利變成跳板的情況也不少。

然而若是母親自己本身就不穩定,或是母親缺席,與母親沒有建構起穩定的依附關係時,影響就變得很深刻。在這樣的情況下,母親沒有發揮安全基地的功能,就會產生改以依附父親或認同父親的情形。若父親的關心轉移到其他地方,或是從家庭消失,或不幸去世的話,孩子受到的傷害就會比想像中來得大。

母親早亡的話,由於與母親早期就分離,對父親的依附程度很強,若父親再婚,父親對孩子的關心變淡的這種狀況同樣也是對孩子來說非常容易造成傷害。

此外,明明是女孩子,卻無法以母親為認同的對象,或是母親沒有發揮安全基地的功能時,會產生強烈的認同父親,努力想要得到父親認同的狀況,也是兩面刃。若陷入無法回應父親期待的狀況時,孩子會被逼到無路可走。在這層意義上,被偏重學歷或專注於運動世界的父親,以斯巴達式教育的案例就蘊藏著危險。我經常遇到一些案例,雖然成長過程中都是優等生,學業成績卻突然一落千丈,或是在體育上遭受挫折,就走向非法行為或變得有氣無力的案例。

更危險的狀況是,是那種陷入性虐待的極為侵犯性關係的孩子。那種狀況,一般都會伴隨著母親缺席或是功能不完全,顯現出無處可逃的狀況。對父親精神上依賴的一面也很強,就連一再進行這種自私行為的父親都無法憎恨。

無論何者,在情況嚴重的案例中,同時都還有母親的缺席或功能不完全的狀況。母親與父親是互補的關係,為了彌補父親的缺席或功能不全,母親也只能努力成為孩子的安全基地。若連母親都沒有辦法達成,那麼孩子就會失去避風港,可能會生病,或是容易依附在危險的關係或行為上。

父親替代者與陷阱

父親缺席的人,為了能培育健全的自我理想,獲得屬於自己的自我認同並達成自立,就必須要有能彌補父親缺席的存在。若再加上也有母親的功能不全或缺席問題,就必須要有人來擔任父親與母親這兩方的角色才可以。由於這個需求或渴望太過激烈,就會發生對當事人來說甚至是危險的對象或不適當的人物來擔任這個角色的狀況。那不但不能保護他的人生,還會導致瘋狂的結果。

特別是想要追求父親替代者的女性,為了想要得到獨占對方的親密關係,很多時候都會陷入性關係。但是,在這當中追求的若是理想的父親形象,終究都將會遭到被背叛的命運。那是因為擁有性關係的本身,就會損及對方的父性功能。在追求父親角色的同時,又與對方發生關係的話,就變得不是把尊敬的對象當成父親,而是降格為憐愛的愛人。這個末路也可以看得見。

為了避免這樣的弊害,必須由具備不會陷入性陷阱、需要自制心強的人來代替父親本來的機能。父性功能不成熟的男性,會敗給性魅力,變成一個誘惑女兒的最差勁父親。

雖然需要那個有責任保護自己將來的人的關愛,但是停留在母子融合階段的人,或是沒能從伊底帕斯階段畢業的人,都很容易就會將同情替換成性關係。女性方面也是,在你遇見一個庇護者的時候,必須小心不要陷入性的陷阱。雖然能吸引對方、引出他的協助,但並不需要連身體都交出去。因為崇拜或尊敬的關係才是重要的,那才會成為成長的原動力。

另一方面,對父親缺席的男性來說,與替代父親的存在之間的關係也很重要。由於陷入性的陷阱的危險性較少,與值得尊敬的老師或前輩之間培育出關係,便可以彌補其不足。在運動場上、在追求學問或技藝上都可以。遇見良師,同時嚐到父親的溫暖、溫柔、嚴厲或堅強,都可以藉此彌補缺席的體驗。

然而對父親缺席的人來說,教自己做些危險或不好事情的人,經常是看起來很有魅力的人。因為父親有誘導孩子去冒險或走向世界、進入社會的任務,在不怕危險的壞前輩身上,可以感受到母性化的父親身上所沒有的真正父親的感覺。

哲學家齊克果在知道父親與母親關係的祕密時,受到很大的打擊,好幾年都陷入了脫離正軌的生活。因為父親讓身為女傭的母親懷孕了所以才結婚,這完全打破他敬愛又偉大的父親形象。

當時把他教壞的是浪漫派詩人米勒(Møller, Poul Martin)。失去應該尊敬的偉大父親理想形象時,齊克果受到這個宛如壞父親化身男人的魅力與親近所吸引。然而,長達三年的放蕩生活讓他感到厭惡,就在他和將死的父親和解時,齊克果離開了米勒,對這個無賴的詩人,他開始懷著強烈的嫌惡感。

結果齊克果沒能把當作壞父親的米勒在自己心中重新統合,再度被清新的父親形象困住,對自己汙穢的半生閉上眼睛,若是米勒是稍微正經一點的人的話,又或者是父親可以再多活久一點的話,齊克果或許可以不用被對父親的罪惡感困住,或許他就能夠把自己內心汙穢的部分與潔癖的部分統合起來,跟現實成功地和解。如此一來,也許就能以現實的形態成全他跟解除婚約的維珍妮的愛了吧。

書籍介紹

《父親這種病》,時報出版

作者:岡田尊司,精神科醫師、作家、醫學博士。

日本研究調查顯示,青少年犯罪率與「父親的缺席」呈高度正相關。

父親具有「煞車」的功能,就是作為制止孩子行為的功能,然後逐漸幫助孩子將此功能內化成自我控制能力。在成長旅程中,父親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悠關著我們是否會讓青少年時期的問題伴隨一輩子。

曾經,對家庭而言是絕對必要存在的父親,隨著社會轉變、家庭功能的轉換,在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負擔的職務越來越無足輕重,相對的,孩子們卻與母親有了更加緊密的連結,然而這卻是人際關係產生障礙的開始。

父親應扮演的角色、應達成的任務,與時俱進,一本以多元角度剖析「父親」,列舉個案深入淺出的說明,現代人必讀的心靈解放之書,讓現代父親都再一次找回自己的位置。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