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父親在生命中缺席,我們仍無法停止追求父愛,永遠像個孩子…...關於父親這種病

儘管父親在生命中缺席,我們仍無法停止追求父愛,永遠像個孩子…...關於父親這種病
Photo Credit: edward musiak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是完全瞧不起父親,或是只覺得父親可有可無的人,在已經回憶不出的過往中也曾會有過想要認同父親的時期。於是,那樣的憧憬,是一種企圖想要跨越過恐懼父親與愛父親的心情糾葛,是孩子想要抵達的境地。

文:岡田尊司

一直追求父親的孩子

父親是一種比母親更有影響的社會心理狀態的存在。父親之所以扮演如此重大的角色,不只是因為人類身上有著特異的進化經營能力,更是在農耕時期開始之後,與文明同時發展出來的關係。

當文明成為更具高度的東西,社會越是複雜化,而父親的角色應該要變得更大才是。儘管如此,父親的存在變稀薄的狀態卻不可諱言的是正在進行式中,與過去父親承擔的角色在社會的架構中被替換、被現實中的父親搶走也有關係吧。

例如,教育這個制度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提供了複數而單一的父親,而且是擁有更具高度的知識與技能的父親替代者的組織。只要仰賴制度性教育的部分增加,作為社會與家庭的連繫橋梁的父親出場的機會就會變少。變得不是與父親一起遊戲、幫忙父親的工作,而是到學校或私塾去,向老師學習來得更有用。

相反的,若父親非要勉強自己教育孩子的話,那麼就會損及孩子與父親的適切距離,有可能會發生控制孩子的問題。曾幾何時,兼任工作上的老板角色也不稀奇的父親,也很少接受這樣的角色,父親與孩子相處的餘裕受到了限制。教育或產業的集權、大規模化,毫無節制地稀釋了父親的角色。賺取這些費用幾乎變成了父親唯一的使命。

然而,在孩子心裡對父親的需求,或許其實不如社會變動的那麼大。渴求缺席父親的心情,可以說反而是激烈的、渴望的那般強烈,也可以說在背後操縱了孩子的一生。

結果對孩子而言父母都是必須的。雙方各自都有他們擅長的關愛方式、專長的時期。在乳幼兒時期,母親的角色壓倒性的重要。忍耐力強、付出無微不至的照顧,父親終究是無法匹敵。

然而隨著孩子慢慢長大,父親的角色也慢慢變大。首先是幫助孩子脫離母親,同時也教導孩子社會的規範與嚴酷。此外,在遊戲這件事上,父親擁有母親所缺乏的特質,刺激著孩子們的行動與求知慾。更進一步地從青春期到青年期之間,父親存在的重要性更是進一步地增加。作為引導孩子走向社會的導引者,扮演了保護者、教練的角色,有時候還扮演反面教師的角色。

受到這樣的父親後援的孩子,可以說是很幸運的。即便它還不至於是生存必要不可欠缺的東西,但是若擁有的話對一個人的成長來說是比較有利。因此,孩子需要父親,當現實中的父親沒有作用的時候,就會藉著在心中塑造出理想的父親形象,來填補現實中的欠缺。

相較於與母親的關係與孩子存在的根本穩定息息相關,與父親的關係則與孩子朝哪個方向走的這種人生方向性、或參與社會的方式這部分的連結性很大。父親不論是模範也好還是反面教材也好,都是以自己自身的人生成功與失敗來告訴自己的孩子應該這麼做,或是不應該這麼做。

在現在,即使是完全瞧不起父親,或是只覺得父親可有可無的人,在已經回憶不出的過往中也曾會有過想要認同父親的時期。於是,那樣的憧憬,是一種企圖想要跨越過恐懼父親與愛父親的心情糾葛,是孩子想要抵達的境地。

不久後,對父親的憧憬會褪色,孩子與父親保持距離,開始獨自走自己的路,而那是朝向自我確立非常重要的一步。父親接受這個新的階段,靜靜地在一旁守護,孩子在有必要的時候才求助,就能順利地走向獨立自主。

然而若父親執著於自己的道路,把自己的願望而非孩子的願望強加在孩子身上,那麼孩子自立的過程將受到阻礙,父親與孩子的想法、差異會擴大,將導致走向激烈的反彈。

即便如此,在某種程度的期間曾經擁有與父親正面關係的孩子,容易與年長者維持良好關係,也容易得到援助或抬愛。

不過,對父親的恐懼過強時,由於雙親的不穩定關係,使愛父親的感情被扭曲的情況下,孩子與父親的糾葛將無法跨越,那麼就會想要用對父親的敵意和輕視的態度來保護自己。這樣的傾向,不只是對父親,對所有的其他人,特別是對長者就容易變得很難相處融洽,或是會去反抗、無法信任他們。

對現實父親的失望感,促使孩子想追求與其完全相反的理想父親,或是想要變成那樣的人。然而孩子同時還是擁有想被現實的父親所愛,想認同父親的願望,在不知不覺中會變成與自己曾經憎恨的現實中的父親越來越像、越靠越近,自己都變成了那樣。因為無論是怎樣的父親,孩子都無法完全憎恨。還是會希望被認同、希望被愛。

為了克服父親的缺席

不過,幸運的是,父親的缺席或拒絕比母親的缺席或拒絕容易克服。與母親的不穩定關係,會連存在的基盤都將動搖,但與父親的關係通常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若是與母親的關係穩定,就算父親缺席或是與父親的糾葛很強,也不致於影響其存在的根基。

與父親的關係一般都比與母親的關係遠,影響或損害也因而相對的小。與母親的關係扎實,母親也發揮安全基地的功能的話,即使與父親的關係有些不穩定,其影響也較小。毋寧說應該要補償父親缺席,或是把現實的父親當成反面教材,追求理想的父親或是自己就企圖成為那樣的父親,把不利變成跳板的情況也不少。

然而若是母親自己本身就不穩定,或是母親缺席,與母親沒有建構起穩定的依附關係時,影響就變得很深刻。在這樣的情況下,母親沒有發揮安全基地的功能,就會產生改以依附父親或認同父親的情形。若父親的關心轉移到其他地方,或是從家庭消失,或不幸去世的話,孩子受到的傷害就會比想像中來得大。

母親早亡的話,由於與母親早期就分離,對父親的依附程度很強,若父親再婚,父親對孩子的關心變淡的這種狀況同樣也是對孩子來說非常容易造成傷害。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