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學校學了什麼?〉:十首質疑教育的必聽歌單

〈你在學校學了什麼?〉:十首質疑教育的必聽歌單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到底該是什麼模樣?在課綱微調事件引發爭議之時,或許我們也可以思考,從小到大人們習以為常的體制規則,是否真的如此理所當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君豪(好豪,1989年生,水瓶座,師大畢業後在馬祖當兵,經營說故事的人。喜歡電影、音樂、流行,曾經製作過社運刊物《賤解》,現在是流行網站的編輯。)

前陣子反黑箱課綱行動延燒全台,串聯起全國高中職學生自發性地發起抗議活動,對政府向國民教育的干涉提出質疑,令人想起兩年前的香港學生也同樣為了反傾中洗腦教育,發起了佔領政總活動。而當時的抗爭歌曲即是改編了Beyond的〈長城〉,呼籲當局〈撤回吧〉。

教育固然是階級翻轉的途徑,但是一旦淪為思想控制用途,它就成了製造罐頭的工具。這裡挑選了十首挑戰權威、質疑學校的歌單,不妨聽聽音樂人所說的有沒有道理?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牆上的另一塊磚,Pink Floyd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我們不需要教育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我們不需要思想控制

All in all you’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畢竟你們也都只是這牆上的另一塊磚頭

整張專輯概念形成一部搖滾音樂劇電影《迷牆》(The Wall), 控訴學校教育在現代化的巨輪下,就像一個工廠,把每個孩子擠壓成同樣的形狀,最後生產出來的產品仍只是為體制這面大牆添磚。

〈2+2=5〉,Radiohead

Are you such a dreamer to put the world to rights
你是個是個想把世界導回正軌的夢想家嗎?
I’ll stay home forever, Where two and two always makes a five
在這個二加二等於五的地方,我得永遠留在家

歌名出自著名的反烏托邦小說《1984》,小說中的男主角擔心「到最後,黨可以宣布『二加二等於五』,你就不得不相信它。」直到最後他想通:「所謂自由,就是可以大聲說出二加二等於四。承認這一點,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伊朗導演Babak Anvari也有拍攝過同名短片控訴思想教育。

〈洗腦教育〉,大支 feat. Mc仁

他們想把你眼睛遮住耳朵塞住
想把你嘴巴摀住脖子掐住
他們想進到你腦裡將你思想封閉
你快呼吸不到自由的空氣

這首歌是獻給反洗腦教育運動,也是大支和Mc仁相隔十年後再次合作。中國政府當時也是把魔掌伸向香港國民教育,要求修改成親中課綱。因此寫歌鼓勵民眾該有自由意志去跟政府對抗,別忘了羊一般的民眾會培養狼一般的政府。

〈填充〉,黃耀明

明白「性」接「別」;習慣「仁」接「義」
記得,剔出錯字,抄低正字
填入去腦海裡面,願意思有日我會知

黃耀明的經典歌曲,同樣也在反國教示威中成為一時傳唱的戰歌,寫到填鴨教育的悲哀,扼殺學生的自由思想,每個格子都只能被塞進被他們規定的字句,卻徒留形式主義而不解內涵。

〈The City〉這城市,The Chariot

This is only the start. You’re only opening a book
這只是開端,你以為只是在打開一本書
You’re only on the first line of what’s going to take a little while
你以為只需要花上一點時間聽聽第一行

I hope you understand that my brain is fixed
我希望你能體會到我的腦袋已經鎖死

美國硬核樂團The Chariot主唱Josh Scogin來自殿堂級樂隊Norma Jean,也是虔誠基督徒。歌詞中對僵化的教育感到不滿,最好能掀起一陣反叛(This is only a revolt into the next town)。

〈補補補〉,Mc Hotdog 熱狗

德智體群美並重 只是教育部長永遠吹不破的吹牛
我想問 為什麼 放課後 要去老師家補習
不過成績比較低 就要被打手心
難道 升學 成為學習唯一的目的 我們拒絕補習拒絕當讀書的機器

熱狗早年的作品總是火力全開,這首歌算是所有台北南陽街學生的心聲,只為了考試而學習,學習那些遙遠的故事,及對人生沒有幫助的知識。成為訓練有素的狗專家,聽到鈴聲流口水,卻不知道為什麼。

〈Measuring Cups〉量杯,Andrew Bird

Get out your measuring cups and we’ll play a new game
拿出你的量杯,我們會玩一個新遊戲
Come to the front of the class and we’ll measure your brain
走到教室前面來,我們將衡量你的大腦
We’ll give you a complex, and we’ll give it a name
我們會放入一個合成物,且我們將為它取一個名字

這首歌描寫很多人一生都不曾為自己活過。學校教育和社會將孩子標籤化,像是從小就測量好你的成功該會是什麼模樣,將孩童的教育框住,宛如一只固定形狀的杯子,只能容下教育灌輸他的材料。

〈兩腳書櫥的逃亡〉,韋禮安

他們砌的水泥牆,是他們眼中的正當信仰
窗外刺眼的陽光,難道沒有自己應許的地方?

韋禮安台大畢業後參加選秀比賽,毅然決然進入唱片圈,這首歌如同前首Andrew Bird所唱的,不管學校給你什麼,若知道自己要什麼,那就去追求什麼;即使是逃亡,也不要為別人而活。

〈The Headmaster Ritual〉給校長的獻祭,The Smiths

I want to go home. I don’t want to stay
我想回家,我不想留
Give up education as a bad mistake
放棄教育,就當作是場錯

主唱莫里西(Patrick Morrissey)暗指曼徹斯特的學校,根本是由一群不合情理的人或規矩所帶領。歌詞中忿恨地指出學校就宛如軍隊,不論是思想、行為上都被控制著。而「He does the military two-step down the nape of my neck(他在我的頸背上跳著大兵疊步舞)」則透露出行為上、思想灌輸上的暴力,可能已經對學童造成傷害。

〈What Did You Learn In School?〉,Pete Seeger

What did you learn in school today, Dear little boy of mine?
我親愛的弟弟,你今天在學校學了什麼?

I learned our Government must be strong;
我學到了政府必須變得強大
It’s always right and never wrong;
政府永遠是對的,不會犯錯
Our leaders are the finest men
我們的領袖是法古今完人
And we elect them again and again.
因此我們才會選了他一次又一次

美國民歌之父Pete Seeger的這首老歌,是不是像極了過去台灣的威權時代?我們被灌輸蔣公會看魚兒逆流而上、蔣公是世界偉人,也因此他當了多年總統、警察都是為人民服務、中華民國永遠是對的。

聽了這麼多質疑教育的歌,不知道你是否想起以前唸的學校,還有那個時候根本不知道在幹嘛的自己,到底學了什麼、用到什麼、現在又記得些什麼呢?

教育到底該是什麼模樣?你是否也曾質疑過這些:為什麼在學校會有司令台?會有操場?誰是司令?為何不稱運動場(playground)?為何朝會要升旗、敬禮、立正稍息、在炎夏下站立一小時之久?為什麼要有「中心德目」?為什麼要一個接一個地公開表揚?為什麼有髮禁、鞋禁、制服上要有編號?為什麼我們不能有自己的模樣?為什麼學校要有教官?為什麼班上像軍隊一樣有班長?為什麼又有和憲兵一樣戴白手套的糾察隊?為什麼學校會有獨裁者的銅像?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為什麼?

在課綱微調事件引發爭議之時,或許我們也可以思考,從小到大人們習以為常的體制規則,是否真的如此理所當然?

本文獲冥王星電台Radio On Pluto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