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課綱的年輕人,究竟是怎麼樣宏揚了最傳統純正的「孝道」

反課綱的年輕人,究竟是怎麼樣宏揚了最傳統純正的「孝道」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請正視大中國史觀這種拿自己的父兄去取代他人父兄的幹法,才是把「傳統孝道」給弄到殘廢的罪惡產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日看到現在一堆人拿周天觀與父母的爭執,胡亂指責反課綱學生違背「孝道」,著實令人忍不下去。因為捍衛正統的「孝道觀」,正是我們年輕人出來反課綱的最大動機之一。所以我們就來談談反對課綱,究竟是怎麼樣宏揚了最傳統純正的「孝道」。

談到「傳統的孝道」,恐怕最權威的就是孔子所傳的《孝經》一書。而孔子談「孝順的奧義」,便是孝經的「廣要道章」。我們來看孔子是怎麼說的:

安上治民,莫善於禮。禮者,敬而已矣。故敬其父,則子悅。敬其兄,則弟悅。敬其君,則臣悅。敬一人,而千萬人悅。所敬者寡,而悅者眾,此之謂要道也。《孝經.廣要道章》

孝道的奧義,在於上位者如果想維持國家秩序,就要推廣「禮法」。而禮法的奧義在於「尊敬」。而上位者如果能對其他人的老爸尊敬,那其他人的兒子就會高興。對其他人的兄長尊敬,就能討好他們的弟弟。對其他國家的領導者尊敬,其他國家的人民也會愉快。對一個人尊敬,能討好其他人,這才是孝道的奧義。

而為什麼「對一個人尊敬,能討好其他人」?因為這個人是其他人「所重視的事物」。所以我們可以延伸出孝道的奧義就是:「尊重其他人所重視的事物。」

而今天台灣多數人所重視的事物是什麼?當然就是「自己的生命經驗,自己的歷史。」而台灣人自己的歷史,也同樣是自己的父兄真實的生命經歷。所以今天國民黨若是真的「以孝道治天下」,就應該「敬其父、敬其兄、敬其君」。尊重台灣人父兄真實走過的生命經驗,才能令「千萬人悅」,也才會有「禮法」的基礎。

其中更重要的關鍵在於,就算日本人曾經是國民黨的敵人,但他既然現實中統治過台灣人的父兄,國民黨也應該「敬其君」展現器量給予尊敬,這才是「以孝道治天下的奧義」。

也因此在《孝經》的下一章「廣至德章」,孔子說:

教以孝,所以敬天下之為人父者也。
教以悌,所以敬天下之為人兄者也。
教以臣,所以敬天下之為人君者也。

你想要民眾尊敬你的政權,你不只要尊敬他人的父兄,更要對全天下所有不同的政權都懷有尊敬之心。請記住,孔子談的是「所有的政權」,當然包括「與你為敵的政權」。但是王曉波這群專橫的大中國主義者,枉費了自身讀了這麼多傳統典籍,卻公然的拿大中國史觀,作踐台灣多數人的生命經驗。因此新課綱當然就變成是「踐其父、踐其兄、踐其君」的教育方針。

而新課綱如此作踐「以孝道治天下」的道理,台灣年輕的子弟自然只能奮起相抗。《禮記.檀弓上》談到「居父母之仇」應當:「寢苫枕干,不仕,弗與共天下也;遇諸市朝,不反兵而鬥。」每天準備報仇,在公共場所相遇,也不用回家拿兵器,當下就要給他死。台灣青年忠厚慈愛,固然不會這麼做。但是新課綱這樣作踐他人父兄,台灣青年奮起衝撞,以孔子的「孝道」觀之,反而只嫌失之寬厚。

過去以「台灣為主體」的史觀,同時並陳了「原住民、西班牙、荷蘭、中國、日本、東南亞新住民」來自各地各種不同居民對台灣的貢獻。卻也同樣指出了「西班牙、荷蘭、中國、日本」這些外來政權過去如何對台灣這塊土地造成傷害。這種忠實的呈現功過並陳,同時不偏袒任何族群的方針,才是孔子「敬其父、敬其兄、敬其君」孝道奧義的展現。

但今天國民黨拿大中國史觀這樣硬幹,便是在踐踏「傳統孝道」的奧義。但有些愚夫愚婦,看不到奧義墜毀,卻只看到枝微末節的小操小行。所以不要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請正視大中國史觀這種拿自己的父兄去取代他人父兄的幹法,才是把「傳統孝道」給弄到殘廢的罪惡產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