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開學第6天就得開始念書…到了澳洲我才知道台灣教育「有多淺」

才開學第6天就得開始念書…到了澳洲我才知道台灣教育「有多淺」
Photo Credit: Thomas Mueller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來我發現,一個人在大學教育裡真正學到的東西,不是那些老師教你的,而是你自己讀到、聽到、思考過進而學會的。

文:楊予潼(正就讀於台灣大學,目前交換於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

雖然臺灣的大家還在爽爽地享受熱辣辣的夏天,但冷颼颼的澳洲卻已經開學兩個禮拜了。

然而,這不是最哀傷的事,更要人命的是這邊的課超、級、重!什麼課都要讀個三十頁的全英文文本(廢話不念英文念什麼),動不動就要寫一堆essay,而且每堂課都有tutorial(就是臺灣的實習課或討論課),導致才開學「第六天」我就開始念書了。

這到底是澳洲的教育太嚴苛,還是臺灣的教育太隨便?

如果答案是前者那我發個抱怨文就可以結束了。那怎麼可以!所以我就要開始落落長地檢討與數落(並緬懷)臺灣大學輕鬆自在的教育制度了。

一、關於教育歷程

臺灣典型的乖學生在18歲以前都在念書,念一些跟未來不著邊際的東西,但比這更可怕的是:你幾乎沒什麼機會去探索你的人生。教育部的各位先生小姐可能覺得設個輔導室、做個性向測驗對於學生的職涯探索就已經仁至義盡了。畢竟從此之後,大家的人生就會開始出現所謂的「志向」,不是這樣嗎?

這樣的教育設計導致大家對於人生根本毫無想法,選科系也沒什麼方向,尤其在社會組更可怕,絕大多數的人都想念商學院,但真的對商管領域有興趣嗎?不盡然。

而其中又有絕大多數的人不會進入商學院,而是分數到哪就念哪。直到我們真正進入大學之後,我們才開始在體驗人生、尋找方向並為自己做選擇,或是寄生於「由你玩四年」的幻象而從此之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樣有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在於其他國家的人早早就知道自己對什麼有興趣,早早就在在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早早就在我們還在計較那一分兩分的時候努力培養專業技能。

Photo Credit: Sherman Geronimo-Tan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Sherman Geronimo-Tan @Flickr CC BY 2.0

二、關於大學教育制度

臺灣另外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即使念到了大學,甚至是全臺灣最好的臺灣大學,我們都是進行「淺碟式教育」。

我是一個社會組的學生,就我的個人經驗而言,我一學期會選個十門課左右,有的時候我還會超修,因為我覺得這樣可以「學到很多」。我一直都還蠻享受這個過程,而且還蠻認真上課的,直到我發現我好像什麼都碰了一點,可以講出一兩個概念,卻無法掌握任何知識。

大學生注意,別再把修課滿滿當做是用功的好學生

一方面是因為除了上課聽講和報告的撰寫之外,我很少再自己做任何的研究;另一方面是,學生在學習過程完全地仰賴老師,老師自然也不能教授太過龐大的知識,因為學生承受不了,這樣的結果,好聽點叫「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難聽點就是「什麼都學一點,什麼都學很淺」。

但後來我發現,一個人在大學教育裡真正學到的東西,不是那些老師教你的,而是你自己讀到、聽到、思考過進而學會的。

在澳洲這裡,學生要在課前讀個三十頁的文本,並試圖回答老師事前拋出的題目,然後在課堂上吸收老師的知識,最後在tutorial裡面跟同學討論,並發表自己的看法。

在這冗長又疲倦的過程中,一個學生會經歷自我探索、吸收思想、自我思考與表達意見的完整學習歷程。這樣的教育設計搞得我每天都壓力超大,而開始想回臺灣(沒錯完全不是因為想男朋友或想家之類的感性因素),但也不由得對於這種教育的方式與態度肅然起敬。

打到這裡,我不禁希望自己能夠早一點出國交換看看世界。

但我在大一時忙著做一些自己覺得很酷的事,以及跟現任男朋友搞曖昧所以完全無心於準備交換,才導致現在都21歲了還在跟大一大二的妹妹修一樣的課,而且思想程度遠低於正常水準。不過我也不怪當時的自己啦,畢竟那時候連臺灣的大學教育在幹嘛都還不知道(也無心去探索),也不會想要去了解其他國家的大學如何運作。

最後,希望有耐心看到這邊的少數份子也不要灰心,我們可以為臺灣的教育與自我的悲慘求學經歷哀悼個三天三夜,但請在第四天開始為自己的人生找個出路。

最後的最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還是不禁深深地懷念在臺灣悠閒快樂的大學生活。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