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過度捕撈是「人權問題」,改變的關鍵是政府?船主?還是消費者?

如果過度捕撈是「人權問題」,改變的關鍵是政府?船主?還是消費者?
Photo Credit:攝影家9號 - Photographer No.9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達成目標,漁業經營者及量販商都必須付出額外成本,成本最終都必須轉嫁到消費者身上,而當購買可持續水產品需付出更貴價格時,許多消費者就會開始「三思而後行」了。

文:木魚(中華民國對外漁業合作發展協會)

日前拜讀綠色和平組織撰文〈過度捕撈是環境問題,也可能是人權問題〉,深有所感。雖然台灣漁船並沒有出現文中所述非法奴役漁工的問題,但時有發生的漁船喋血案件,的確大多源自於漁船在海上工作辛苦,再加上台灣船長因為語言問題與外籍勞工溝通不良,容易因為誤解而引發衝突,甚至插槍走火造成船上喋血的不幸事件。

為兼顧外籍漁工的勞動權益及我國船長的生命安全,政府相關部門的確需要在外籍勞工法規的訂定及執行方面,投注更多的心力。畢竟,對於人權及海上安全的保障,如果沒有公權力的介入,幾乎是不可能成功。

然而,對於綠色和平組織文中指責政府忽視,並要求船東與海鮮業者必須負擔責任確保漁業的道德與永續性一節,我卻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希望提出來與關心可持續漁業議題的讀者們一起討論及思考:

AP162218086268-1024x723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一、政府的角色

近年來社會上似乎逐漸養成一種習慣,不論發生什麼問題都認為是政府的責任。當然,政府機關掌握公權力及稅收資源,既然擁有權力,負擔相對應的責任是理所當然的。我在此要強調的是,政府的責任及能力不應當被無限上綱,導致問題被過度簡化,而錯失了找出問題關鍵及解決問題的良機。

過去幾年來,不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政府組織改造一向是執政官員所重視的問題。例如就海洋保育而言,立法院在今(2015)年6月三讀通過在海洋委員會底下設置「海洋保育署」,並經總統於7月1日正式公告海洋保育署的組織條例

有些人認為這將為臺灣海洋保育帶來新氣象,也有些人士不以為然。海洋保育署目前尚未正式成立,未來成效如何仍有待觀察,在此我不打算多做討論。我

想提醒的是,不論是哪個版本的政府組織改造提案,基本的精神都是以精簡政府人事,提高政府效能為目標。換言之,我們的社會大眾在考量政府組織時,通常是期待一個小而美的政府體系

然而,當我們在面對問題的時候,卻往往是期待一個大有為的政府,認為政府有責任解決所有的問題,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嗎?這麼說並不是說政府不需要負責,而是強調我們對於政府的期待,應該要與我們願意賦予政府的職能相稱。

以中央漁業主管機關農委會漁業署為例,在其網站上可以查詢到的歷年法定預算可追溯至2000年。在過去15年中,預算最高的2001年達到新台幣78.2億元,其後就逐年減少。期間雖然因為一些外在因素,曾在2008年恢復到新台幣66億元,其後又繼續呈現逐年萎縮的趨勢。2012年一度預算回升到新台幣50.1億元但之後又逐年減少,到2015年預算僅剩下44.8億元。

雖然我並沒有逐一研究每個政府部門的預算,但我相信漁業署的預算變化應該不是特例,而是受到整體政府歲入逐年減少的影響。

除非我們願意加稅(但在目前對政府普遍不信任的情況下,無異於天方夜譚。至於租稅公平的問題,不在本文擬討論的範疇),我們就必須面對政府所能扮演的角色將會隨著預算減少而萎縮的事實。換言之,若希望達到可持續漁業管理的目標,民間部門必須發揮更大的能量才行。

當然,政府公權力所應該扮演的角色仍不可偏廢。針對海洋漁業的管理,台灣政府已訂定許多規範,諸如限制總體漁撈能力、劃定漁區範圍、目標魚種的單船配額限制、裝設漁船船位回報及監控系統、建置電子漁獲回報系統、漁獲物轉載管理、漁獲卸魚預報及聲明書、漁獲來源證明書、海上觀察員計畫等等。

今年7月1日公告修訂的漁業法中,更對於違規的漁業行為加重處分,未來對於嚴重違規的漁船,中央主管機關除了可以撤銷漁業執照外,甚至可以沒入違規採捕的漁獲物、漁具及漁船。

平心而論,臺灣政府對於海洋漁業的管理與其他已開發國家相比並不遜色,甚至連其他國家所未納入管理之國人投資經營的外籍漁船(投資經營非我國籍漁船管理條例),以及受雇於非我國籍漁船之我國國民(漁業法第40條之2),均已納入法規的管理。對前述種種管理作為視而不見,逕行指控政府「忽視」、「放任」,未免有失公允。

臺灣現有海洋漁業管理制度當然並非完美,仍然有許多需要改進之處。在法定預算規模逐年減少情形下,如何運用有限的人力及經費確保前述種種管理制度之監控及有效執行,當為主政官員持續努力與改進的課題。

Photo Credit:Weddingraphy Studio CC BY 2.0

Photo Credit:Weddingraphy Studio CC BY 2.0

二、船東的角色

首先必須強調,隨著漁船大小及作業型態的不同,所謂漁船船東的角色彼此之間也差異頗大。台灣漁業類型龐雜,有高度資本化的大型圍網漁船、魷釣船及鮪延繩釣漁船,也有船東就是船長,終年出海作業的辛苦討海人。這些不同類型船東所擁有各形各色的漁船,在採捕同樣的漁業資源,也一樣都會雇用外籍漁工。

近年來臺灣社會發生許多食品安全的問題,讓部分人似乎有一種刻板印象,認為「企業」或「財團」多是只追求「獲利」而不在乎「道德」的無良商人,卻忽略了有能力了解國際最新管理趨勢,甚至引進新技術及新觀念的,通常都是具有一定經濟規模的企業。

事實上,對於那些一艘漁船價值動輒新台幣數億元的漁船船東來說,從事違反作業及過度捕撈的動機,其實遠低於資本額較小的船東;因為前者一旦被發現違規,所遭受的損失往往比後者大的多。面對國際漁業管理日趨嚴格,前者通常也較早體會到:相對於違法作業所可能面臨的風險,循規蹈矩所需要付出的機會成本其實少了許多。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