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六字故事挑戰Day 6:歐洲人對美國人的普遍嘲弄是......

英文六字故事挑戰Day 6:歐洲人對美國人的普遍嘲弄是......
Photo Credit: Una Yi L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先不講情節、場景、人物刻劃,在短短的六個字裡要有故事感,最重要的是,設定好為讀者帶出什麼情緒。驚詫、爆笑、溫馨、傷感、毛骨悚然,有做到一項,就算是個微型故事了。

寫好文章和寫好故事除了都需要好文筆之外,有什麼差別?

大概是白馬非馬的差別:好文章不見得是好故事,但好故事得是一種好文章。

好文章須得傳遞出作者打算表達的訊息,否則就是功力不足。故事呢?

先不講情節、場景、人物刻劃,在短短的六個字裡要有故事感,最重要的是,設定好為讀者帶出什麼情緒。驚詫、爆笑、溫馨、傷感、毛骨悚然,有做到一項,就算是個微型故事了。

只有六個字,必須全部用在達成那一種情緒上。因為篇幅短小,又沒有引發任何情緒的話,在瞥過的那一瞬間就忘了。

6 Words Story, Day 6:

6_Python

翻譯:
誰說我只會一種語言?
我還會 Python.

這故事的哏和昨天的故事基本上是一樣的。利用「語言」這個模棱兩可的字眼,技能包含自然語言(如泰語、希臘語、阿拉伯語)的範圍,又可以說是程式語言(如 C++, R, Python ),從雙關語的第一個意涵跳到第二個意涵,製造意外驚喜。

但是只靠雙關語的笑話,還是不會好笑。雙關語裡面要有其中一個讓讀者認為更理所當然,以至於不會想到另一個,結果卻跳到另一個去,但完全能夠理解,才容易爆笑。

一個詮釋比另一個更理所當然,就要靠真實世界的脈絡了。畢竟故事裡要打造出一個魔法世界,靠「去去武器走」來解除危機,J.K. 羅琳也花了半本書才建立,六個字太強人所難。所以這裡偷了一個真實世界裡的現象:

英語為唯一官方語言的國家,尤其是美國人,在歐陸人的心中、刻板印象裡、笑話裡,常常是外語能力薄弱的人類。當歐洲年輕人提到monolingual的時候,通常都是指那些只會英語,甚至不覺得有必要學別人語言的傢伙。

歐陸各國都有高等教育前就學習外語的傳統。從十六世紀知識份子的書寫語言拉丁文,到十七世紀貴族愛好法語,歐陸各國之間緊密為鄰,一向不缺學習外國語言的動機。直到大不列顛成為日不落國的超級殖民帝國後,它的北美殖民地又屢屢在世界大戰中因為保存元氣,又吸引屯墾和逃難人口,國力日漸壯大,讓英語躍升為世界通用語言,英語為母語者幾乎失去了學習外語的動機。

這個六字故事想把這種印象推到極致:一個只會自己母語的傢伙在被質疑時,非常自然地為自己提出反駁,表示自己是懂其他語言的。可惜其他國家的官方語言他還是不會,只丟得出程式語言來充數。

點這裡,可以看到更多 6 Words Story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