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圈原住民長期喪失話語權:面對日趨緊繃的生存空間,他們能不歇斯底里嗎?

北極圈原住民長期喪失話語權:面對日趨緊繃的生存空間,他們能不歇斯底里嗎?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全球暖化的速度加快,越來越多國家意圖至北極開採能源,當地生態與原住民面臨著極大的挑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薈鈞

若你有讀過村上春樹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你肯定不會忘記這段對話。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她說。

「那是指什麼,所謂的太陽之西?」

「有那樣的地方啊。」她說。「你聽過西伯利亞歇斯底里嗎?」

「沒有。」

「想像看看,你是一個農夫,只有一個人住在西伯利亞荒野,然後每天耕著田,眼睛所看見的四周,什麼也沒有。北邊有北邊的地平線,東邊有東邊的地平線,南邊有南邊的地平線,西邊有西邊的地平線,只有這樣而已。每天當太陽從東邊升起時你就到田裡工作,太陽沉入西邊的地平線就回家睡覺。

然後有一天,你體內有某個東西死去了。就在每天重複看著太陽從東邊的地平線昇起,通過天空中間,往西邊沉下去之間,你體內的某個東西突然啪一聲斷掉死去了。於是你把鋤頭丟在地上,就那樣什麼也不想地一直朝西邊走去。朝著太陽之西,然後就像著了魔似的好幾天都不吃不喝地繼續走著,最後就那樣倒在地上死掉了。這就是『西伯利亞歇斯底里』。」

女主角島本對著男主角阿始敘述著一種名為「西伯利亞歇斯底里」的精神疾病,而這段話可以說是統合了整本書的脈絡,深深影響著故事人物最後的選擇與遭遇。

西伯利亞的農夫真的會毫無預警的崩潰嗎?其實這種現象的原形是一種名為Piblokto精神疾病,是一種文化束縛症候群(Culture-bound syndrome)。

Photo Credit: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CC BY ND 2.0

什麼是文化束縛症候群?

所謂的文化束縛症候群被定義為一種只在特定族群中出現、歸因於文化行為模式的症候群,沒有客觀存在的病源,在人與人的互動中相互影響。在病原學的領域中,很難區分是由文化或是其他環境因素造成,故認為此症狀不僅是精神醫學的範疇,更有人類學、社會學的成分。

文化束縛症候群的特徵有:

  • 被視為一種疾病而非自願行為。
  • 在該文化、族群中此現象極為常見。
  • 此症狀在其他文化群體中並不常見。
  • 形成原因沒有生物學上可論證的因素或是組織變異。
  • 在該文化中此症狀通常已被廣泛認知且當地會以民俗療法治療之。

1994年,由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DSM)中,紀錄了27種文化束縛症候群。

常見的文化束縛症候群有韓國的火病(Hwabyung)與日本的對人恐怖症(Taijin kyofusho,TKS)。而許多因傳說、迷信而產生的行為,也因為嚴重影響一般人的行為模式而被視為一種疾病,例如韓國人對電風扇的強烈恐懼,他們認為在密閉空間內電風扇長期運轉會導致死亡。

延伸閱讀: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因紐特人究竟為何歇斯底里?

Piblokto症候群又稱北極歇斯底里症候群(Arctic Hysteria Syndrome),好發於北極圈的因紐特(愛斯基摩人的一支)部落,特別是女性身上。發作後會經歷四個階段:社交退縮、興奮、抽搐和昏迷、恢復。發作時女性會突然尖叫、裸奔、食糞、模仿動物吼叫等,昏迷過後通常會產生失憶的現象。

有關Piblokto最早的紀錄出現在1892年,海上軍官羅伯特·皮爾理(Robert E. Peary)在格陵蘭島上觀察當地住民的行為模式而發現。西方科學家將這種失調的症狀歸因於缺乏陽光、極度寒冷、人煙稀少的環境及失衡的飲食習慣,他們認為Piblokto出現在這個文化群體中是因為此群體與世隔絕的生活方式。

不過許多專家學者對於Piblokto一詞是否存在抱持著懷疑的態度,1988年,因而有歷史學家萊爾‧迪克(Lyle Dick)開始對Piblokto是否存在發起實質性的挑戰。

1995年,迪克在北極人類學期刊上發表文章表示,Piblokto一詞並不存在於因紐特人的拼字系統與方言內,除此之外,更缺乏大量且詳盡的紀錄足以證明Piblokto是傳統因紐特文化產生的症狀。

迪克認為,因紐特人與西方探險家互動所產生的文化衝擊,是北極歇斯底里症候群產生的主要原因。因紐特人與西方探險家間存在權力失衡的情況,他們被迫配合西方探險家,將自身置於極大風險中,而女性因為被迫與家人分開、缺乏男性保護以及與西方探險家不合理的性關係,導致失控行為的產生。

加拿大籍心理醫師山姆‧羅(Sam Law)也表示,因紐特人很少會關注季節的變化,他們認為那是極其自然的現象,只有西方人才會因為漫長的冬夜而感到沮喪甚至失去希望。他認為,雖然piblokto一詞被列入官方精神學的書籍中,但那是過時的想法。

延伸閱讀: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精神極度受創的民族

雖然有文字紀錄的Piblokto案例大約只有20件左右,但西方人的探勘仍然深深衝擊北極原住民的精神狀態。

自20世紀60年代起,有越来越多公司獲得了在北極圈内勘測和租賃油田、礦田的許可證。到了20世紀70年代,礦產資源及能源的開發,更促進了北極地區的迅速開發。大批移民湧入北極區,形成新興城鎮,改變了原住民的生活模式。

面對生活環境的劇變,北極地區原住民產生大量酗酒、暴力和自殺的情況。根據統計,因紐特人的自殺率比美國和加拿大的平均水平高出6倍。傳統家庭體系的崩壞、對現代文化的不適應,都是他們自殺的原因。

時代雜誌指出,由狩獵生活轉型至定居生活,因紐特人正面臨痛苦的生活方式轉型。且加拿大政府長年把因紐特孩童送進宿寄學校,禁止他們使用方言、接觸傳統習俗,因紐特人的社區被視為一個「精神極度受創的地方」,而他們轉型的痛苦正由一代移轉至下一代。

延伸閱讀:

Photo Credit:Beverly & Pack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Beverly & Pack CC BY ND 2.0

北極「圈地」運動再起

英國獨立報報導,近年來全球暖化效應直接影響極地區域,覆蓋北極圈的堅冰出現消融,為開闢新航道、開採潛在資源等經濟活動創造可能性。美國海軍預計在2050年夏天,整個北極海都不再有冰覆蓋,船隻可直接穿越北極頂部。

根據科學家估算,北極圈內蘊藏著全世界13%的石油資源和30%未被開採的天然氣資源。因此,隨著全球暖化的速度加快,北極地區的主權爭奪也越演越烈。

2014年12月15日丹麥正式向聯合國提出對格陵蘭海岸線以外90萬平方公里的區域的主權要求,而2015年8月4日,俄國也繼2001年後再度向聯合國主張北極冰棚仍有120萬平方公里屬於俄國領土。

2015年5月11日,美國聯邦政府有條件地批准荷蘭皇家殼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在北極海的鑽油計畫,引發環保團體嚴厲的批評。綠色和平組織在7月29日發起一場和平阻擋行動,打破了殼牌快速前往北極鑽油的期望。綠色和平組織宣稱,一旦殼牌在北極鑽油,漏油的風險高達 75%,造成生態嚴重影響的事故發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相關新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對於西方國家展開的積極行動,以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WWF)為首的非政府組織在遊說各國政府時宣稱,北極地區石油與天然氣的開發不利於全球平均氣溫的控制,而當地原住民也對開採過程是否安全與環保抱持極大的疑慮。

代表了16萬因紐特人的極地理事會主席里歐納‧阿盧卡克(Leona Aglukkaq)表示:「每當夜裡醒來,我都會祈禱他們不要找到石油。」不過,並非所有的原住民都抱持同樣的想法,因為石油開採代表了工作機會與收入。西方人的介入改善了當地的硬體設備,隨著醫院與學校的興建,越來越少原住民死於一般性疾病,但如何在開發與環保中取得平衡仍需各方努力取得共識。

延伸閱讀:

社會主義學大師卡爾‧馬克思(Karl Marx)在其著作《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中寫道:「他們無法表述自己、他們必須被別人表述。」這本書闡述了法國二月革命的背景,並揭露有產階級與無產階級間的矛盾,而這段話用在北極圈原住民身上再恰當不過。

北極圈的原住民長期喪失話語權,面對越來越緊繃的生存空間,他們能不歇斯底里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