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協官員投稿登不登?《立場》總編:「供批判用」

政協官員投稿登不登?《立場》總編:「供批判用」
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端傳媒執行主編張潔平|Photo Credit: 蕭雲

立場總編鍾沛權說,主場臨終之際,大約尚需半年時間,或有機會純粹靠市場自負盈虧。

只有十六人的編制,向令他苦惱良久。去年七二留守遮打道,511人被捕。主場盡派五六位記者通頂,窮於應付。他只希望能擴充一倍,有三十人的編制去應付佔中,卻不料主場溘然而終。

他說傘運前後形勢有變,在網上稱霸的蘋果,有此地位,依然被抽廣告,備受壓力。既不願迎合政治正確的市場,無法只靠廣告生存,唯有另覓他途。

另一途徑就是金主/投資者,但要看運氣。最好當然能遇上伯樂,既有錢,也容許編輯自主。

鍾引述過來人,恐怕從沒有百分百的編輯自主,端視乎要妥協多少。但他認為畢竟值得嘗試,未試過就不知金主的底線,雙方或有衝突,也有爭取,興許有好結果。

他以立場為例,其營運成本較諸大媒,不過是富豪的九牛一毛。遇到自律的好金主,是值得考慮,但不啻「等運到」。故立場決定行眾籌路線。

他說募款的獨立媒體,在美國已經成熟,如Propublica;香港則有吳曉東的FactWire,俱為好事。但在香港能否持之以恆,尚在未知,唯有努力嘗試。

張潔平則憶述陽光時務的經驗,因為批判的報道,也遇上抽廣告的困難,無法只靠廣告營生,需要投資者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年輕人的提問多質疑端傳媒,何以刊登盧文端的爛文。不應犧牲水準和事實,故意刊登其他派系的劣作,來營造「中立」和「持平」。

張同意此點。但她認為事實在不同觀點下也有不同表述,盧是用非常激烈的語言去描述事件,以反映其觀點。有不同的觀點出現在同一平台非常重要。她說以後會更加小心。

應否刊登盧文端文章,鍾沛權另有解讀:「如果屈穎妍肯投稿嚟立場,我地登唔登呢?梗係登啦!仲要CAP相做金句圖。」

他說未看盧文,還未清楚備細,但見他是全國政協,竟難得來投稿,即使是歪曲,也傾向刊登「供批判用」。既可讓我方認識對方典型,「引佢入嚟就係俾我地讀者揼佢」,讓圍剿刺激辯論;編排上亦會並列我方報道評論,從而澄清是非。

他說傳統媒體選文,傾向捨兩極而取中庸,但搞網媒不妨冒險,例如照登粗口,發揮傳統媒體未能接納的光譜。唯一要警惕誹謗風險,因為立場等網媒沒錢。

有讀者說,過去主場比較抵死搞笑,現在立場則顯得沉重。

鍾說現在所有網媒都搞軟新聞,以得意抵死吸睛,手快有手慢冇,立場資源有限,不再突出。

二來他也承認,立場的確趨向嚴肅。因為主場的經歷,令他有很壞的心理準備。故立場轉而多搞專題,提醒反赤化,司法獨立等,圖阻止擔憂成真。

香港形勢的轉捩點,於他個人而言,是從主場夭折開始。他說知道真相後,明白香港不再是正常社會,要有最壞打算。

他深信在傘運後,搞獨立自主的媒體不會更安全,只會比過去更危險。將來定有下一場運動,而上面肯定會再次打擊獨立媒體。在此之前,唯有寸步不讓,盡力而為。

為分配人手從事嚴肅專題,有趣的搞作自相應減少。但他也明白,需要平宜近人的「呃like」題材,吸引圈子外的人,也留意嚴肅報道,會務求兩者平衡。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