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的哲學不會讓你想自殺,反而期待你內褲外穿變身鹹蛋超人挑戰世界

尼采的哲學不會讓你想自殺,反而期待你內褲外穿變身鹹蛋超人挑戰世界
Photo Credit: Silvia Siles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尼采認為:「盲目的樂觀,只會使人感覺膚淺;過度的悲觀,則會使人走向毀滅。唯有悲觀後的樂觀,才是精神上的強者!」

最近網路上在討論一個捲土重來的話題:「尼采的哲學,會讓人想自殺!」

我溯其本源,發現起因乃於臺灣最近的學生運動:反課綱聯盟代言人-林冠華的自殺案件有關。

其家人在8月1日時於臉書上分享一則訊息,內容是關於林冠華生前喜愛的讀物—《超譯尼采》,並誇讚其子心思超群。而部分網友在此後更將林冠華的死,與《超譯尼采》乃至尼采哲學之間畫上了一道密不可分的影響關連。

這篇文章,將探討和處理的問題不是:

  1. 反課綱的好、壞/認同與否
  2. 林冠華這人的精神意志到底如何
  3. 時下世人連閱讀古人經典都要從名言錄著手的「速食文化」問題
  4. 「昔有伊麗莎白,今有白取春彥;昔有權力意志,今有超譯尼采」的異化、誤讀問題
  5. 臺灣社會瀰漫著「標籤化」的迷思有多興盛。像是:如果我在口袋置入一張「青眼白龍」怪獸卡,再來我將會發動「鄭捷效應」魔法卡,效果是上北捷揮刀亂砍路人甲,最後結束這一回合的人生

而是要來好好談談,尼采讓世人嚴重誤解的「悲劇精神」,究竟是什麼樣的面貌?真的會讓人想自殺嗎?

首先,讓我們瞧瞧且想一想,尼采28歲時出版的第一本著作《 悲劇的誕生》中最著名的橋段之一:

「人生最大的幸福對人類來說,已經是達不到:就是從未出生、不存在;第二幸福對人類來講就是—早點死去!」

我們讀到這裡,可能會馬上萬念俱灰地想:尼采是提倡死亡的!因為人不是生來就應當要追求幸福的嗎?既然活在世上這麼如此不堪,還需要繼續活著嗎?

尼采這樣的想法到底從何萌芽的?我想我們需要從他寫出這本書之前開始追起。

尼采晦暗和悲情的思想,除了賴於酒神戴奧尼瑟斯(Dionysus)的洗禮,最大的養分來自於他年輕時令他如癡如醉的思想啟蒙:叔本華(Schopenhauer)。

而尼采與這位德國哲學家的邂逅,源於21歲在德國萊比錫的一個小巷子裡的舊書店—即叔本華的著作《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尼采更於之後的日記中如此回顧自己與叔本華邂逅的經驗認知:「對於自我認識、甚至自我咬噬的欲求狠狠抓住我。到現在,當時一頁一頁惶恐而憂鬱的日記裡,無用的自我控告以及對於整個生命核心的療癒和改造的殷盼,都見證了那個轉捩點。」甚至還說,自己當初是出於一反常態的理性,猶如惡魔在耳邊呢喃般地蠱惑他才衝動買下這本書。

然而,即便尼采曾經是如此地推崇叔本華。但奇妙的是他於32歲時,寫了一封信給華格納(Wagner)的妻子柯西馬(Cosima):

「如果我向妳坦誠有個東西已經漸漸浮現,卻多少有些突然地闖進我的意識:我不同意叔本華的學說,妳會感到驚訝嗎?幾乎在所有的一般命題上,我都無法贊同他的看法。」

像是叔本華哲學的其中一個命題—「因為『幸福』只是虛妄幻想,所以智慧之人應該努力避免痛苦,而不是追求快樂。」叔本華建議:安靜地窩在「一個小防火室裡」—這個忠告如今在尼采看來是膽小、虛偽且荒謬的一種生活方式,就像他幾年後輕蔑的說:「像躲在森林裡那隻膽小顫抖的鹿。」

看過尼采的思想路程,話題可以回到剛剛尼采於《悲劇的誕生》一書後續的探討了。

尼采的「悲劇精神」在於認定生命是充滿無盡的苦難、沒有絲毫幸福可言。不過若將尼采的哲學的理解停留在這個階段,而不繼續追問:「尼采如此認為。所以呢?他後續如何應對?」那麼絕對會將尼采的哲學導向消極的一端。

「幸福」是什麼?在追求這個世所公認的普世價值前,應該思索一下當中的意義。通俗一點的講法不外乎是:沒有苦難、沒有挫折、更是沒有危險的世界,一個可以讓人類直通「天堂」的彼岸世界。而尼采認為如果身處在這樣的世界,就會讓人的精神意志變得懦弱以及委靡,因為一個人如果無法再面臨挑戰了,那麼要如何經過淬煉成為強者呢?尼采是推崇「超人」價值的強者精神。

這個世界已經如此悲苦,尼采為何還要把那賴以為生的一絲小確幸的幻想權利給予以拔除?這樣不是太過慘忍了嗎?尼采主張,人們唯有做出最徹底的覺悟,才能掀起最英勇的大旗去對抗。如果你還抱著對於幸福那一丁點不切實際的執著,人們在面對挑戰時的決心,難免會因為渴望僥倖而有所動搖。

尼采認為:「盲目的樂觀,只會使人感覺膚淺;過度的悲觀,則會使人走向毀滅。唯有悲觀後的樂觀,才是精神上的強者!」

其實尼采哲學裡的「悲劇精神」佔著舉足輕重的根基地位。此「悲劇」一詞非時下的「悲劇」所能夠理解,若要更準確的理解,要把時間帶回到兩千年前的古希臘時期。

尼采是古希臘文獻學的研究學者專家,他在研究荷馬的著作時提出驚人的見解:古希臘人在最堅強、最勇敢、最茁壯、最輝煌的時期,卻著迷於看「悲劇」的戲劇作品,對於「喜劇」作品卻不屑一顧,這種以我們現代乍看相斥的矛盾觀點,怎麼會發生呢?(尼采尤其推崇古希臘的悲劇作家—埃斯庫羅斯 (Aeschylus)

人們始終認為,多看「喜劇」,才會讓人的精神意志變得「正面積極」;看了悲劇就會讓人的精神意志變得「負面消極」。然而尼采卻發現,這樣的事情在古希臘卻是相反的,那麼會不會是因為人們吸收了喜劇的元素,從而讓人們的心像變得衰弱,變得無力再面對不好的事情從而失去抵抗意志?

所以尼采認為,排列組合應當並非如世人所想的那般。應該是:「負面消極」的人看「喜劇」作品;「正面積極」的人看「悲劇」作品。因為人們已經習慣接受美好的事物,精神意志衰弱到無法再接受挫折、苦難,所以總是逃避而最終變得懦弱;而意志堅強的人已經對這一塊的刺激免疫,所以對於這個世界的苦難可以直視無礙。

故尼采期許世人要有雄心壯志:不要繼續沉浸在「追求喜劇」的幻想泡影裡,而是要像古希臘人那般勇敢地「面對悲劇」。

所以回到尼采那句:「人生最大的幸福對人類來說,已經是達不到:就是從未出生、不存在;第二幸福對人類來講就是—早點死去!」最大的用意根本是要「嘲諷」追求幸福的人,並非是站在大家本來就應當追求幸福的角度。畢竟在尼采的哲學裡,已從根本上駁斥、否定「追求幸福」此一正面價值。

當世人都在追求幸福、逃離苦難的時候,超人要反其道而行去擁抱苦難,並且戰勝它;當世人都在對生命的苦難和自身的過去抱持悔恨時,尼采要大家去肯定過自己過去的失敗、真切熱愛自己的命運,使其成為精神上的經驗和糧食,如此才能奠定下一次的成功。

換句話說,尼采是最推崇精神意志的堅強,進而成為「超人」。(意即「超越人類」,原文「Übermensch」)

要是你讀過尼采哲學,覺得他對於人生的悲觀看法會讓人失去抵抗的動力,那麼你認識到的將不是「尼采哲學」,而是「叔本華哲學」。

在此,我想引用一位名作者張明明所寫的哲普書《歡樂哲學課》內文的節錄,畫下本文的結尾(她是北京清華大學的哲學博士在讀生):

「假如你正在『失戀33天』,又假如你正被期末論文追殺得想自殺。自殺前翻了一本叔本華的書,那抱歉……此刻你已經自殺成功了!這就是受叔本華悲觀主義哲學的影響。王國維、老舍等人在遇到挫折時,不約而同選擇跳湖。最後,如果你自殺前翻了一本尼采的書,尼采會告訴你:『人生就是一齣華麗的埃斯庫羅斯的悲劇,而權力意志就是生命力!要戰鬥,要權力!超人是大地之意義!』於是你醍醐灌頂放棄自殺,紅內褲外穿準備成為鹹蛋超人!」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