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好想贏韓國!」之後,我被禁播中華隊比賽......

「真的好想贏韓國!」之後,我被禁播中華隊比賽......
Photo Credit: 路透社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般轉播時,主播台的畫面只有開場、五局結束,以及比賽結束才會露出,九局上那個時間點是不會切過來的,後來我問他為何這樣安排,他答說:「我太了解你了,你那時一定會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徐展元

2013年3月5日 中華隊v.s.韓國隊

2013年,第三屆世界棒球經典賽(WBC, World Baseball Classic)的十六強分組預賽,在台灣熱鬧展開!韓國、澳洲與荷蘭大軍壓境,只有前兩名才能晉級八強,前往東京挑戰更好的名次。

此次經典賽中華隊徵召順利、軍容壯盛,在3月5日的中韓大戰之前,已先後擊敗澳洲隊與荷蘭隊,取得兩勝的絕對晉級優勢;反觀宿敵韓國隊,則僅取得一勝一負。在比較失分率的情況下,其實中華隊即使輸給韓國隊,但只要失分在五分以內,就能與荷蘭隊共同晉級。

但是,棒球場上沒有人喜歡輸的感覺!尤其是輸給永遠的宿敵韓國隊,更是令人吞不下去!

攤開過往的經典賽對戰成績,第一屆中華隊以零比二敗退;第二屆更是以零比九輸球,而且台灣在國際一級賽事上,已經連續輸韓國六次了。這次有了王建民、郭泓志、林哲瑄、陽耀勳、陽岱鋼、陳鴻文等多位旅外好手助陣,加上中華職棒好手精銳盡出,球迷非常期待這隻中華隊能技壓高麗棒子,以全勝之姿挺進東京巨蛋!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比賽開打之後,果然高潮迭起!以韓國職棒球員為主體的韓國隊也非等閒之輩。韓國隊打線掀起一波波攻勢,企圖攻破中華隊防線,但都被精采化解:三局下,韓國隊進佔一、二壘,陽耀勳投到手指破皮、血染球褲,換上王鏡銘馬上止血,力保不失分;五局下,李承燁的安打眼看就要打下分數,卻見林哲瑄與郭嚴文的轉傳配合又快又準,將球送進鎮守本壘的高志綱手套,說時遲那時快,將找不到空隙的韓國隊球員觸殺在本壘前,台灣好男兒鞏固城池!

中華隊則是在三、四局靠著陽岱鋼、林智勝、郭嚴文的安打,各攻下一分,在八局下郭泓志登板前,保持著二比零的領先,但以晉級八強的條件來說,我們等於有著七比零的領先喔!因為韓國隊後攻,就算九局下轟再見滿貫全壘打,最多也只能贏中華隊四分!所以只要八局下中華隊不要被攻下太多分數,即使最後輸球,我們還是可以晉級前八強。

我原本八局下一開始就要跟觀眾說明上述情況,但八局上結束進廣告時,緯來體育台副理兼主播組組長蔡明里到主播台旁跟我說,他覺得我們不能以少輸就晉級為目標,目標是要贏球,他「建議」我不要說輸幾分就晉級,所以我就只好忍住沒說。事後我還因此被網友批評,當下為什麼沒說明這些細節,搞不清楚狀況,不夠專業!現在我只想唱王力宏的歌──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八局下,兩分領先的中華隊換上擁有大聯盟資歷的「小小郭」郭泓志投手上場,接替中繼兩局無失分的羅錦龍,但萬萬沒想到,郭泓志先是被李承燁與李大浩兩支連續安打攻下一分,兩出局之後,那顆命運的直球被姜正浩逮住,大棒將球送進了左外野深處的觀眾席上,一棒兩分打點全壘打就逆轉了比數!

這一棒將台灣球迷維持了八局的希望再次擊碎,九局上中華隊最後的反攻,雖然高志綱擊出了一支安打,但接下來的打者都被韓國職棒救援王吳昇桓所壓制,無人生還,比賽就這麼充滿遺憾地結束了!

「展元哭了!」 網友熱烈轉貼討論

 中華隊晉級八強!但再度敗給宿敵韓國隊!

八局下結束,中華隊被逆轉,變成二比三落後,九局上一開始,我不禁百感交集,我們在國際一級賽事已經連續輸韓國六次了耶!強烈的「不甘心」湧上胸懷!眼眶中的淚水終於忍不住,崩潰流下,淚灑主播台,嗚咽說出「好想贏韓國、真的好想贏韓國!」在我身旁的球評楊清瓏教練還輕拍我的背安慰我,這段影像當天旋即在網路上迅速發酵,引起網友熱烈討論。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這場賽事由緯來體育台資深的導播組組長于大光負責掌控,我說「真的好想贏韓國!」時,畫面一直都固定在主播台。一般轉播時,主播台的畫面只有開場、五局結束,以及比賽結束才會露出,九局上那個時間點是不會切過來的,後來我問他為何這樣安排,他答說:「我太了解你了,你那時一定會哭。」

如果只有聲音,沒有影像大概也就輕描淡寫地過去了,但也因為有我拭淚的畫面,這件事才引發這麼大的討論,也在各新聞台不斷播放。後來還害那位導播被公司高層責備,讓我覺得對他很不好意思。

我在轉播時失聲哭泣的事,先是在網路上引爆話題,當然很快就傳到媒體記者耳中。比賽結束後,回到飯店第一時間先是《中國時報》影劇記者游鎮槐打電話來採訪我,我也稍稍吐露了自己的心境,這也是關於此事我唯一接受的採訪。

當夜,我看了PTT棒球版上幾乎所有的討論串,絕大多數的網友都是挺我、支持我、鼓勵我、為我打氣加油,讓我感到溫暖與窩心。當然也有少部分批評我,但我絲毫沒有動怒,甚至在心裡也沒有反駁些什麼,因為我本來就很尊重不同的聲音,每個人都有發表意見的權利,或者說,也習以為常囉!因為用盡全力播完一場球賽,身體很虛脫,深夜四點,我沉沉睡去。殊不知接下來半年,我竟很難一夜好眠。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隔天一早我還在睡夢中,就被電話聲叫醒,緯來體育台高層很快就交代下來,要我別再接受任何採訪,我心裡已經惴惴不安。而後手機來電不斷,一開始我還接了幾通,果然都是各家新聞台打來採訪的,我都千篇一律地委婉禮貌回說,不好意思,公司規定我不能接受訪問,後來我索性關掉手機,倒頭再睡,但睡不安穩,好像還做了惡夢。中午退房時間到了,我醒來看了手機,竟有三十通未接來電,來電號碼也都不是朋友的,我想應該都是各家媒體打來的,但我已被禁言。

班表臨時被抽換 熱血主播遭降板

我淚崩主播台的畫面成為各家新聞台每節整點新聞必播,在網路上更是被熱烈討論,各種意見都有,網友鄉民們甚至還相互議論,彼此激辯,好不熱鬧!總括看來平均十個人當中,有九個支持我,一個反對我,但我只能看,也不能發表些什麼看法啊!

「經典」中韓戰 收視12.17創史上新高 東森新聞–2013年3月6下午6:28

昨天中韓大戰,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雖然最後2比3輸給韓國,但轉播的電視台收視率卻創史上新高,昨晚平均收視12.17,相當於全台有704萬人在收看,打破有線電視20年來開台,單一節目的收視率紀錄,打破八點檔台灣霹靂火完結篇11.43的紀錄,而負責轉播的體育主播徐展元落淚的畫面,收視一度衝到18.43!

那天晚上,我接到我直屬長官緯來體育台副理兼主播組組長蔡明里的電話,他說緯來體育台高層長官十分關切這件事,認為我的播報方式太high了!太激動了!十分不恰當,希望我能改變!他告誡與命令我說,上面交代下來,要他來詢問我,我能不能改!如果我沒辦法調整播報的風格,之後中華隊即將到來的八強賽事,還有就算中華隊打進四強賽,甚至冠軍賽,都不會讓我播了!

明里哥在電話裡說,他並不喜歡更改原本排定的班表,所以希望我能答應。我當下是隨即、立刻、馬上、瞬間就答應了!

因為我當然想播中華隊的比賽啊!雖然那時我已經播了18年棒球,但我的熱血未曾有絲毫衰減,而且那可是中華隊首次殺進WBC前八強啊!能播這樣的頂級賽事,必定是每一個棒球主播的夢想!

只要能夠按照原本班表,讓我播中日大戰,要我依照長官指示,調整到他喜歡的播報風格也完全沒有問題!我也說我要直接去跟高層長官低頭認錯,明里哥則說他會向長官回報,我不用去了,就等候發落。

其實WBC的主播播報班表是早在開賽前一個月,明里哥就已經排好了。原定3月8日在日本東京巨蛋的八強賽前兩戰,包括上午十一點開打的預賽A組第二名對B組第一名,以及晚上六點開打的B組第二名對A組第一名都是排定我播的。當然,在排班表的時候,還不知道這兩場會是哪一隊對上哪一隊。

3月5日,中華隊雖然以二比三輸給韓國隊,但比較勝負關係與得失分率之後,B組以第一名的中華隊與第二名的荷蘭隊晉級八強。3月6日,古巴以六比三擊敗日本,讓地主球迷大失所望,A組變成古巴第一名,日本第二名。

但因為比賽是在東京巨蛋舉行,所以原本就有規定,就算日本隊落到A組第二名,八強賽第一天也要安排在晚場出賽,所以賽程就做了對調。但無論怎麼換,這兩場原本就是排定由我轉播,只是如果日本預賽贏古巴,中華隊會先在午場與古巴隊交手,差別就在轉播收視率,晚場當然比午場高很多囉!

3月7日,我懷著焦急無比且忐忑不安的心情,苦苦等待明里哥的電話,但也著手準備中日大戰的播報資料,心想,我都滿口答應了,明里哥應該會幫我說情吧!長官應該還是會讓我播吧!

那通電話還是來了,結果長官還是決定,包括原本排定的八強賽在內,無論中華隊走到哪裡,「徐展元都禁播接下來中華隊的所有比賽!」

沮喪、失望、恐懼、無奈、心酸、痛苦、難過、不解、錯愕,我整個人幾乎都壟罩在負面情緒當中,在心底狂喊:「為什麼!」我到底錯在哪裡?就算長官認為我有錯,我也願意認錯,當下我甚至有衝去公司向長官下跪道歉的衝動!但最後還是忍下來了,因為我體悟到,我無力回天,我無法改變什麼,只能默默接受。

我們主播都會在個人臉書粉絲團貼文,預告宣傳自己播球賽或播體育新聞的日期與時段,我一週前也有公布3月8日我會播兩場WBC的比賽了,為了對粉絲更正訊息,3月7日我在【徐展元。後援會】粉絲團貼文寫著:「要向很多的朋友說聲抱歉了!因為上週我有公布說,我會播3/8(五)18:00比賽。但今天重新調整後,我就只播11:00的比賽囉!」我無法對外說明真正原因。

貼文中我也寫到「中日大戰18:00開打!請大家用力鎖定緯來體育台,一起集氣幫中華隊加油!」因為此時我的粉絲團從WBC前的兩萬八千人按讚,到中韓戰後才短短三天,暴增到十二萬人,我也還是藉由自己的粉絲團來幫公司轉播的中日戰宣傳啊!

3月8日,我播完上午十一點開打的古巴對荷蘭之戰後,其他同事也都不跟我說話,我一個人默默地、迅速地,像是逃難一般離開公司。

這天是婦女節也是我媽媽的生日,晚上回去爸媽家幫媽媽慶生,看著電視上直播中日大戰,我媽媽問我:「你沒有播這場喔?」我強顏歡笑地回答:「是啊!不是排我播。」這內心的苦,我連自己的媽媽都無法訴說,我怕她擔心,我只能自己往肚裡吞。我其實多麼希望在我媽媽生日這一天,她可以很驕傲地跟她的朋友說:「這場萬眾矚目的中日大戰,是我兒子播的喔!」

經典賽中日大戰 收視率再飆破紀錄 TVBS–2013年3月9日 下午12:59

昨晚世界棒球經典賽,中華隊決戰勁敵日本,戰況激烈,不只球迷關注,收視率往上飆到15.85,將近有350萬人同時在收看,更打破了之前中韓之戰12.17的紀錄,數字相當驚人。

據我側面了解,中日大戰賽後,緯來體育台有接不完的觀眾客訴電話,絕大多數都是抱怨中日戰播得很沉悶、不夠熱血、為什麼不是徐展元播的、還我徐展元等等。但在整個WBC結束後的慶功宴時,明里哥也有提到觀眾來電,但他說這可能是前一場中韓戰,讓觀眾才有此對比,不用放在心上,中日戰主播播得很好。

這個意思是指,公司被這樣內容的客訴電話轟炸,還是要怪我就對了,是嗎?

這件事會延燒得這麼快,我會被禁播中華隊比賽,名作家也推了一把。

中韓大戰結束之後,名作家張大春就在臉書上發出這樣一則動態:「緯來棒球主播還是那位孝女白琴呀!」此言一出,網友瘋狂轉貼這篇動態,電視新聞也不斷報導。球迷更是大加撻伐,還有人揚言要燒他的書,也有人說這話涉及我父母,建議我向他提告!媒體也一直追問我的回應,但我什麼都沒做,也一點都不想做。

張大春與緯來體育台台長文大培是好友,培哥後來向我轉達張大春的話:「『孝女白琴』那段文字並沒有惡意。」

當時還有一位女藝人茵茵也在臉書貼文:「緯來主播哭了,我快笑死了!」同樣引來網友一陣痛罵,她的經紀公司電話被打爆,甚至連她的粉絲專頁還被檢舉一度關閉,相信她一個小女生也嚇壞了!我也相信她是無心的啊!

今年2015年4月,我去上吳宗憲主持的《綜藝大熱門》節目,到了現場才知道茵茵也是同場來賓。她一見到我就說很抱歉,我當時還真的忘了是什麼事,我真的沒放在心上,還連忙安慰她,早就事過境遷了,她是一個很認真、很努力的藝人,在工作上超級敬業,表現相當優秀,希望她能淡忘此事啊!

其實對於張大春或不喜歡我播報的觀眾朋友的批評,我都沒什麼特別的感受。我一向尊重大家的言論自由,我自己也是資深「鄉民」,各式各樣的正反面意見,我都能接受,好的建議學習改進,理性的批評虛心檢討,無腦的謾罵,我也不會動怒,無罣於心,就不予置評,如此而已。

但當時明明就是絕大多數的人給我支持鼓勵、打氣加油,我當時在臉書粉絲團發表的一篇文章,就有近300萬人看過,有近20萬人按讚、3000多則留言、7000多個分享!我去選個里長,也許都有機會選上,嘻嘻。

就連「五月天」樂團的瑪莎都在臉書留言:「展元沒關係,別哭了,擦乾眼淚!我們都懂!」還有名作家九把刀也留言:「展元鼻要哭,我相信南韓隊在飛機上哭得很慘。補個幹。」許多棒球迷的力挺,讓我感到心暖暖的。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我相信我的播報方式,引起了台灣人的共鳴,感染了大家對於棒球的熱情,「同仇敵愾就是一種幸福」。

其實,身為公司員工,縱使外面有很多人,甚至觀眾不滿我的表現方式,但只要公司長官挺我,我就算為長官賣命,一切就值了。但現在的狀況卻是反過來,事實擺在眼前,就是有成千上萬的台灣人支持我,但就是抵不上一個公司長官的個人喜惡,以及一個命令,我就是被禁播中華隊了,很是心寒。

若說這場中韓大戰嘉惠到誰,肯定是我們轉播室背板的贊助商。他們是燈泡廠商,由於我落淚的畫面一直重複在新聞台跟網路上曝光,等於打了免費廣告,所以廠商非常開心。隔幾天他們還主動聯繫緯來業務部,希望我為他們的廣告配音,但公司長官當然不准。

對公司長官來說,我不是「熱血主播」或「愛國主播」,而是個「問題主播」。

轉播風格一再被關切 緯來十年情已盡

這件事發展到後來,網路上開始傳出我被緯來冷凍的臆測與討論,連報紙與電視新聞都有報導,但我絕對沒有透露些什麼消息給記者,也沒有在網路上匿名放話。因為我也被下了封口令!不准接受採訪!我除了低調,再低調,心酸自己承受。至於媒體的報導,我想應該是記者看網路討論的推測,或是知道內情的公司同事在網路上揭發的訊息。

當然,我被禁播中華隊之後,若說我自己沒有一絲敏感,肯定是假話。我的確忖度過,若是繼續待在緯來,日後可能都不會再播到中華隊賽事了。

隨後,中華職棒球季熱鬧開打,這件事的風波雖然稍微暫時平息。但我在緯來的日子,卻是每一天都在煎熬!

有些同事們知道我在長官眼中已經「變黑」了,已經是個「問題人物」了,西瓜偎大邊,所以也就漸漸冷淡、疏遠、孤立,避之唯恐不及,就連同組的聚餐也將我屏除在外。

WBC之後,外面廠商對於我的活動邀約很多,其他電視台節目的邀約也不斷,報紙、雜誌、網站等媒體的約訪更是不勝枚舉。但公司長官就是一句話:「不准去!」

其實以前偶爾的邀約公司長官是許可的,例如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我就獲准去上劉寶傑主持的《關鍵時刻》,但現在卻都一律不行了,就連張小燕主持的《小燕之夜》,這是優質的節目了吧?談的也是體育主題,但都不讓我去。

長官給我的理由是:「如果讓你去了,對於其他同仁很難管理!」但重點是,沒人邀約他們啊!也許這就是公司長官的管理方式,心態較保守,不喜見到團隊中有風格特異、特立獨行的人,所以就一律打壓成齊頭式的平等。唯一我能去的就是學校的演講,但我將演講照片放在個人臉書粉絲團,都還被長官禁止,說我這樣太高調了。

而且我到緯來將近十年,卻連一次「升等」加薪都沒有過!公司裡有些比較受寵的員工,短則一年就加薪,不然等個三年,或是五年,總也會獲得加薪機會。2013年7月,我原本想該輪到我了吧!結果還是沒有,反而是同組的主播已經是最近三年加薪第二次了,我心裡難免不是滋味。

我自認這十年來在緯來做牛做馬,毫無怨言,竟獲得如此對待,心很寒。雖然高層長官跟我說,從沒將我當成外人看待,但我還是懷疑,是否因為我最初並不是從緯來培養出來的,而是從年代體育台過來的,並不是「正黃旗」,長官認為「血統不純」,所以才有此差別待遇啊!

過去和我在年代體育台搭配的球評楊清瓏教練,其實也算是我引薦給緯來的,他很了解我在公司的狀況,當時他就告訴我:「忍耐!要忍耐!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這個球季我還是照常播報,但或許有球迷發現我播球的場次跟以前比起來少很多。因為除了棒球之外,我還被指派每週六、日轉播電競。有一次明里哥問我,有很多球迷希望我多播些職棒賽事,我要不要將電競放給別人播?我說我也播電競很多年了,花了很多心力在上面,也有感情了,我不想放棄。沒想到我的堅持,後來讓我拓展出一條新的路。

前面說過,主播其實沒有權利選擇要播哪種運動,只能聽從公司指派。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我不會有怨言。這一年我還跟楊正磊主播輪流轉播了職業摔角(WWE)的賽事。事實上摔角迷觀眾都覺得原本的主播比較好,我們被砲轟得很慘,我自己也覺得播得很吃力,很累!可能是因為我就是排斥運動比賽作假吧!而原本的主播專業度沒話說,為什麼要撤換呢?原因就是高層長官不喜歡他啊!

當然還是棒球最能點燃我的熱血。2013年中華職棒球季來到總冠軍賽,這年只打了四場就分出勝負。我負責轉播第三場比賽,結果比賽一結束,高層長官又打電話來,又是勸我「改邪歸正」,要我播報情緒不要high過頭之類的。

我的轉播風格真的有問題嗎?我並不這麼覺得,我寫過一篇文章,「讓觀眾high,也是一種專業!」。但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高層長官斥責,甚至也有某球評的講評內容,都被高層長官關切過的例子,說真的,我也開始有點心灰意冷了。

2013年年底,緯來轉播黑豹旗高中棒球賽,發生了大直高中事件。

我在拿到黑豹旗大會秩序冊之後,同事通知說賽程有改,因為有一隊棄權。我心想棄權是件很嚴重的事,除非連九名球員都湊不齊,不然怎麼可以棄權呢!讓我覺得有點不對勁。

後來有一天,我的臉書粉絲專頁接到一封私訊,來自大直高中棒球隊的一名球員。他說學校因為考試等等因素,所以不讓他們參加比賽了,但其實球員們都非常想打。

信中的語氣充滿無奈,讀完信之後我深深感到同情!這樣的現象反映出台灣只在嘴巴上將棒球視為國球,行動上卻總是在傷害這個運動的健全發展。不過其實我那時也認為木已成舟、難以回天,所以也只是在粉絲專頁上,原文照登公開這封信,希望球迷朋友們在關注國際賽之餘,也能了解一些基層棒球的困境。

不料這封信公開後,被大量轉貼,引起熱議。事情傳到當時台北市議員、前味全龍投手「金臂人」黃平洋耳裡,他服務的選區就是大直高中所在的內湖,也擔任台北市議會的教育委員,就來關切、協調。很令人開心的,大直高中終於可以復賽,圓了球員們的夢,也獲得社會輿論的一致讚揚與好評。

這件事從頭到尾我只做了將信貼在我個人粉絲團而已,有媒體想採訪我,我都回答,公司規定我不能受訪。政論性節目邀約我去談論此話題,我連問都沒問長官,就直接回絕了。但公司長官又找我去「聊一聊」!他認為這件事我應該要向公司回報,並不是我能去控制的。我就覺得很納悶,因為從頭到尾我並沒有對這件事下過指導棋。連黃平洋問我寫信學生的名字,我也堅持沒有透露,避免學校秋後算帳,我要保護學生。

我的出發點,只是想讓社會大眾正視這件事,我只是做了一個愛棒球的人會做的事而已。但公司長官卻認為我搶了公司這個美名,希望我不要太出風頭。

這一整年風風雨雨,回想起來,WBC是個導火線,讓公司與我之間的距離漸漸拉開。

被長官視為眼中釘,在這個職場工作非常不愉快,這樣的感覺愈來愈濃,我在公司幾乎孤立無援,壓力大到我甚至還萌生過尋死自殺的念頭。

十年,三千六百多個日子,雖然我出社會第一份工作並非在緯來體育台,但我在緯來的時光,已經超過我之前在年代體育台的九年,我早已把他鄉當故鄉,我很感謝緯來讓我延續播報棒球的夢想。

可是,留在緯來,我可能再也沒機會播中華隊的比賽。留在緯來,我極度不快樂。離開緯來,我並不後悔!

書籍介紹:

夢想,真的好想贏!熱血主播徐展元

「真的好想贏韓國!」

主播台上,他妙語如珠、放聲吶喊、真情流露

球迷稱他「熱血主播」、「愛國主播」,公司卻視他為「問題主播」,要他別再播中華隊。

「喜愛棒球、熱愛棒球,沒有棒球就吃不下飯,就睡不著覺,甚至就會活不下去的棒球痴、棒球狂,各位球迷朋友大家好!打給賀!胎嘎後!」

逍遙自在的播報風格,點燃人民愛棒球的心,卻被知名作家貶為「孝女白琴」。

無論你喜歡與否,他依舊為了準備每場賽事播報,花超過三個小時查詢數據、整理資料、訪談球員,然後在球賽開打的時刻,以幾近亢奮的聲線唸出他的開場白。

“This ball is long gone just like the ex-girlfriend who will never return! HOMERUN!”

他的創意播報,連美國職棒大聯盟都按讚。

他是徐展元,擁有二十年資歷的專業運動主播,而他還想再播三十年。

職棒球員、傳奇教頭、女主播、啦啦隊女孩,以及那些年的經典賽事,徐展元一一細數台灣棒球的夢想物語,獻給讀者:追尋夢想不要停。

作者介紹:

徐展元

一九七二年五月二日,出生於高雄美濃。文化大學新聞系、台北體院運動科學研究所畢業。

一九九六年開始擔任體育主播,播報過種類包羅萬象的運動競技。現任博斯電玩台台長、博斯運動台主播、Lamigo TV《樂猿播報》主播、《麥卡貝網路電視》主持人、《野球脫殼秀》主持人。

醉心創意、崇尚幽默,透過風格獨特、亦莊亦諧的播報語言,讓觀眾身歷其境,享受運動的快感!

熱血又愛國,經典名言「真的好想贏韓國」,立志播報五十年。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