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主播:「這些打放水球的球員,停止呼吸前最後悔的事,一定就是在棒球場上放水」

熱血主播:「這些打放水球的球員,停止呼吸前最後悔的事,一定就是在棒球場上放水」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聯盟合併後的首次明星賽,陳水扁總統親臨現場看球。當時他的外孫趙翊安剛出生,成為那時的媒體焦點。賽前我代表年代體育台訪問陳水扁總統。 我精心擬訂出的問題是:「若總統的金孫自己提出要打棒球,總統會答應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徐展元

作球給總統 許諾棒球一個未來

台灣棒球命運多舛!

三級棒球經歷「三冠王」的黃金七○年代,中華成棒隊於1983年洲際盃擊敗當時的業餘棒球強權──「紅色閃電」古巴;1984年洛杉磯奧運搶得銅牌、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奪下銀牌!

在國際主流運動項目中,台灣能拿得出去、衝到頂尖級水準的,除了棒球,還是棒球!但棒球讓台灣人抬頭挺胸,棒球也讓愛棒球的人落淚悲嘆。

1990年中華職棒成立之後,原以為棒球熱潮會永遠延續下去,沒想到榮景才不過六、七年,標榜「清新健康」的職棒運動便蒙上了黑影,從此低迷不振了很長一段時間。

2001年世界盃在台灣舉辦,陳金鋒力拔山河般的全壘打與張誌家橫空出世般的投球,再度燃起棒球熱潮。到了2003年,兩聯盟惡鬥也畫下句點。

兩聯盟合併後的首次明星賽,陳水扁總統親臨現場看球。當時他的外孫趙翊安剛出生,成為那時的媒體焦點。賽前我代表年代體育台訪問陳水扁總統。

我精心擬訂出的問題是:「若總統的金孫自己提出要打棒球,總統會答應嗎?」

因為是現場直播,我作出這個球,諒總統也不敢說不,我的目的就是想藉由總統之口,傳達給觀眾:連總統都願意讓自己的金孫打棒球了,台灣的父母們也應該放心讓自己的小孩去打棒球,不要只認為運動員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不要只認定「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讓小朋友打棒球,還是會有前途的。

當時阿扁總統笑著回答:「如果小朋友喜歡打,我們當然全力支持!但他有可能跟他的爸爸與阿公一樣,比較喜歡打桌球喔!」

由於台灣社會少子化現象嚴重,三級棒球出現球員荒。很多少棒教練對我表示:「如今都找不到球員來球隊打球,沒錢反而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沒人才是大問題啊。」

所以在那個難得的場合,我希望大家能多用實際行動支持棒球運動,才會向阿扁總統拋出這個問題。畢竟他是國家領導人,那時的人氣也高,連阿扁總統都這麼說了喔!家長可以放心讓小孩去打棒球啦!我希望藉由總統的高度,從最基層來推廣台灣棒球,栽培幼苗、厚植根基。

但是,政府始終無力防治黑勢力對職棒運動的滲透,假球事件幾乎每年一爆,2008年米迪亞暴龍隊與2009年兄弟象,更是嚴重打擊了球迷因為世界盃熱潮而重新建立起來的信心。

播報生涯唯一一次燒聲 竟是為了他

我很感謝爸媽給了我一副「鐵喉嚨」,雖然我播球賽時很熱血、很激動,但轉播棒球這二十年以來,只有一次播到喉嚨沙啞「燒聲」。

那是第二屆金龍旗青棒賽,我入行剛邁入第一年。金龍旗由於打著「台灣甲子園」的招牌(也跟甲子園一樣採「單敗淘汰制」,一戰定生死),新台幣一百萬元的冠軍獎金,加上職棒發展所帶動的熱潮,吸引許多學校報名參賽,很多現在讀者耳熟能詳的球星,也都在這項賽事中嶄露頭角。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那年有八十所高中球隊報名參加,經過不斷的廝殺淘汰,產生了最後八強。讓我「燒聲」的這場八強賽,由台南市南英商工對上高雄縣高苑工商,是兩支名門強隊的超激烈對決。這兩隊都是奪冠呼聲很高的球隊,但卻因為抽籤的命運捉弄,得在八強賽就碰頭,只有贏的那一隊,能繼續朝冠軍之路挺進!

金龍旗沒有突破僵局制,要打到分出勝負、「打到死」為止。該場比賽南英的郭泓志第三局就接替先發投手投球,高一的他,球速就可以投到一百四十八公里,壓制力十足。他的對手則是高苑的先發投手許文雄,投球姿勢是學習模仿當時叱吒大聯盟的日本籍投手野茂英雄,有著「野茂文雄」的封號。

郭泓志對上許文雄,讓這場比賽打完十二局還陷在僵局。從第一局就開始投的許文雄進入第十三局,已投了接近兩百球!以現代棒球投手分工的概念來看,投手一場投個一百球就差不多疲憊了,手臂的負荷也快到臨界點了。這天的許文雄卻是燃燒野球魂,沒有極限!

但悲情的他就在這十三局下半,被南英打者施志達擊出了再見全壘打!就在他被擊出了再見全壘打的時候,我也喊到「燒聲」了!因為那個場面實在太令人動容了啊!青春熱血的高校棒球啊!兩隊歷經十三局的苦戰,結局是一隊欣喜若狂,一隊如墜地獄。

當時我看到許文雄蹲在投手丘上有一分鐘之久,哭得傷心欲絕,隊友去扶他起來,才回到休息室。這個畫面充滿了悲情,卻也因為球員求勝心的完全釋放而讓人感動。

不料許文雄後來進入職棒卻涉入打假球案,每當我回想起這場比賽,再對照他後來的所作所為,總是感到很痛心、不勝唏噓。

至於「燒聲」的我,回到下榻的飯店後,拼命喝枇杷膏與沙士加鹽巴,才勉強用微弱的氣音,播完隔天的四強賽,以及後天的冠軍戰,但還是很熱血喔!最後南英商工在四強賽擊退屏東縣美和中學,在冠軍賽以四比三,一分之差,驚險扳倒高雄市中正高工,南英商工奪下冠軍!大會MVP是施志達,總冠軍戰MVP是郭泓志。

我因為從小就愛看書,所以很崇拜能寫書的作家,之前我唯一出過的紙本書,就是在2001年世界盃之後的《微笑勝投王──張誌家的青春之歌》。只不過跟許文雄一樣,後來張誌家也涉嫌打假球,離開棒球界。

很多球員在小時候我就播過他們的比賽,一路看他們長大,這些球員擁有很高的天賦資質,但卻在職棒打放水球,背叛棒球之神,令我痛心疾首。我曾在《大學生了沒》節目中說過:「這些打放水球的球員,都該下十九層無間地獄,他們停止呼吸的前一刻,最後悔的事,一定就是在棒球場上放水!」

救國球! 給第一夫人的公開信

明年您還會進場看中華職棒的球賽嗎?

給真正的棒球迷周美青女士的公開信

原本一開始連我都認為,您到棒球場來看球只是作秀。後來看到您出現的頻率那麼頻繁,甚至還穿雨衣看完全場,就連沒空到場時,還用電話請聯盟工作人員告訴您即時戰況。我感動的確信您是個棒球迷,心中暖暖的呼喊,我們的總統夫人跟我們成千上萬的庶民一樣,是個真正的棒球迷耶!

聽到兄弟象隊有多人涉嫌打放水球時,相信您跟所有棒球迷一樣,震驚與憤怒,甚至哭喊自己的熱情與感動,竟然遭到了背叛,被當傻子一樣耍了!就像我十四年前開始播報職棒時,爆發時報鷹隊放水事件,我也是倉皇失措的不敢置信,因為壓根就沒想到,竟然會有人如此欺瞞褻瀆棒球之神。

但接下來呢?有的球迷選擇離開,對中華職棒再也不屑一顧。但還是有很多球迷願意再付出自己的熱情,希望能為台灣的棒球環境做些什麼,能讓那些無愧於心、認真打球的球員,繼續保有奮戰的戰場,能讓台灣許許多多打棒球的小朋友,還能擁有打職棒的夢。

很多的球迷都憤恨的說:如果我有三十億,我要如何救棒球;如果我是法務部長,我要將放水球員與收買球員的人,吊在全壘打標竿上;如果我是中華職棒會長、秘書長、球團老闆,我要如何如何。但我們僅僅只能「如果」而已,但是美青姐,您是總統夫人,以您的政治高度,一定能夠做很多幫助台灣棒球的事。其實人人都可以是棒球之神,只是神力大小不同而已,相信您的神力是比我們一般人大很多的。

2003年台灣大聯盟併入中華職棒,報紙標題是「兩聯盟惡鬥結束,職棒邁入新紀元」。事實上台灣的職棒也因此著實興盛了好一段時間,我是不知道那時是否有政治力的介入,但此事可是列入當時陳水扁總統的政績,也會名留在台灣棒球史上。如今,倘若在馬英九總統任內,中華職棒解散或跌跌撞撞的苟延殘喘,讓台灣的棒球因此沒落衰敗,相信也會在史冊上留下遺憾的註記。

美青姐您是一個真正熱愛棒球的球迷,相信您不會認為這只是小孩子的事吧!我知道您一直恪遵第一夫人「不亂政」的鐵律,但關懷社會的作為,應該是您責無旁貸且義無反顧的。政府這個國家機器運作的目的,簡單講就是讓人民快樂,而棒球是台灣大多數民眾的共同情感,所以牽動的喜怒哀樂程度也就相當巨大,但目前棒球帶給我們的是憤怒與哀傷,如何增強喜悅與快樂,政府此時也該做一些事了吧!

放寬租稅優惠讓更多的企業有興趣投入職棒、成立專屬檢調司法機構監督職棒、加重放水球員與不法之徒的刑責、健全中華職棒的種種制度、球員簽賠償切結書與發毒誓不放水等等,還有好多好多可以幫助職棒的方法,相信美青姐都了然於心,但懇請您以一個棒球迷的身分站出來吧!發起成立有官方性質的「棒球廉政公署」,推動各項真正振興國球的政策,讓中華職棒這個火車頭走得更順暢,讓台灣打棒球的小朋友能有繼續尋夢的動力。美青姐,相信您能做得到的,也能做得很好的。

另外,如果您也認同「球迷凍未條聯盟」的訴求,能否現身參加11月29日在中正紀念堂的球迷遊行,幫那些想為棒球盡份心力的熱血球迷加油打氣呢?

如果,身為棒球迷的您什麼都不做,那我想請問,美青姐:明年您還會進場看中華職棒的球賽嗎?

祝  平安快樂

緯來體育台主播 徐展元 敬上

2009.11.13

我曾在播球時說過一個很簡單的邏輯論證:「政府的功能是要讓人民能快樂,而我們中華棒球隊贏球,全民就會很開心,所以政府應該要全力協助中華隊在國際賽贏球!」

國際賽開放職業球員參賽之後,中華隊組訓除了旅外球員之外,也需要徵召大量國內職棒球員。也就是說國內職棒的整體競技水準與體質,決定中華隊的實力。所以,健全中華職棒的體質難道不是主政者讓人民開心的當務之急嗎?

但中華職棒起飛興盛之後,最怕隨即而來的打假球放水事件!若再爆發一次,台灣棒球恐將末日到來,完全毀滅!

寫這封信的2009年,中華職棒創始球隊之一的兄弟象,也遭遇到大規模的假球事件重創。憤怒難過的我,認定第一夫人美青姐,是愛棒球的人當中最高層級的,便想求助於她,寫了〈明年您還會進場看中華職棒的球賽嗎?給真正的棒球迷周美青女士的公開信〉。希望她能伸出援手,以政府的公權力,幫忙救救台灣棒球。

我同時也將這封信寄到總統府的民意信箱,還邀請她出席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辦的「反假球,救國球」活動。

這封信寄出後,總統府的人打電話給我,轉告美青姐的回覆。她說,當時她不方便出面,但她會以她的方式,愛台灣的棒球。隔年政府啟動棒球振興方案,編列預算,計畫從基層發展棒球,陸續也成立了很多業餘的城市隊。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從金龍旗播到黑豹旗 高中生別再打木棒

棒球是否普及到生活中,從棒球基礎設施與三級棒球的發展就可窺知一二。以棒球場地來說,亞洲棒球強權日本,有很多簡易型球場或棒球練習場,相較之下,台灣的場地就太少了。

我覺得想打球的孩子真的很可憐,以前我們還能打街頭巷尾棒球賽,現在寸土寸金,連傳接球的場地都很難找得到!就連大部分的學校操場,都還禁止學生打棒球!如果要發展棒運,基礎場地的不足絕對是政府要即刻改善的。

我進入年代的時候,剛好趕上「金龍旗」的高中棒球熱潮。播球至今,也播過大大小小的三級棒球比賽。三級棒球是整體棒球生態是否健全發展的重要基礎。針對高中球員改打木棒,我個人覺得是非常非常不適當的。

日本甲子園高校棒球至今依然打鋁棒,美國甚至大學球員也還是打鋁棒。為什麼台灣要改成木棒呢?台灣的高中球員是從2004年開始改打木棒,迄今已經十一年了,中華棒協的說法是要「與國際接軌」,國際棒總規定國際青棒賽要打木棒是因為「安全因素」:2002年巴拿馬曾發生鋁棒打出去的球太強而打死投手的事件。

但我覺得高中生打木棒的缺點太多了!首先,打木棒會造成年輕球員的技術連鎖退化。木棒的彈性係數低,擊中球也飛不遠,所以很多高中外野手都守得很淺,根本不太有機會長傳,長久下來,長傳能力就退化了。

而反正打不遠,很多高中投手也不會全力催球速,多用變化球來對決!近幾年速球派的高中投手少了很多,打木棒絕對是個很大的原因。以往打鋁棒,輕輕一碰球就會飛很遠,投手必須全力飆速,才能壓制打者。

高中打者揮擊技巧還不成熟,很多國中的強打者,升上高中後拿木棒打不出成績,自信心就崩潰,甚至放棄打棒球啊!而且很多高中生拿木棒也不敢用力揮,怕一下就打斷了。沒有豪邁的揮棒如何淬鍊出像陳金鋒一樣的強力打者呢?

官方說了一堆打木棒的理由,其實說不定只是想圖利木棒廠商吧!因為棒協主辦的比賽,木棒都要經過棒協認證,才可拿上場比賽。

偏遠地區的青棒隊通常很欠缺經費,以往一整隊可能只需要兩三支鋁棒就可以打很久,現在打木棒不準備個一兩打恐怕不夠。所以球員們也不敢用力打,打斷了也沒錢再買。這不是很奇怪嗎?棒球豈不成為有錢學校或球隊才可從事的運動?這也是我反對高中球員打木棒的原因之一。

日本高中比賽用的鋁棒會控制彈性係數,打出去的球不會那麼強,也不會那麼容易斷。這些我在轉播時都陳言過,也有高中球隊教練有向棒協反應,但都沒有用。

我如果中了樂透頭獎,就會持續每年都舉辦個冠軍獎金一百萬元的青棒賽,規定通通拿鋁棒來打,讓台灣的高中生都來練習打鋁棒,也讓投手能進步,而且聽到鋁棒擊中球的聲音,爽度真的很高啊!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棒球主播的辛酸 電視圈不重視體育

我於1996年至2005年在年代公司服務,深刻體會到「體育」在一個電視頻道,從主流節目到逐漸不被重視,甚至被鄙夷(因為職棒直播過長,會拖延到之後直播的政論性節目,聽說曾有讓來賓副總統呂秀蓮枯等的例子),到最後終於消失。身為體育節目的播報員,經歷這樣的過程,心裡很難過啊。

長期以來,體育就不被新聞台重視,新聞台幾乎不會在一般新聞時段播出中職例行賽的消息,偶爾會上新聞的都不是好事,像是球員衝突、打架,或者球員遭到檢調約談之類的。久而久之,一般不看棒球的民眾,對職棒的印象難道不會是負面的嗎?難道台灣職棒沒有正面的價值嗎?當然不是!

韓國藝人來台,一百個台灣歌迷接機,新聞台就會報導。偶像明星簽唱會、歌迷見面會活動,現場不過三百個歌迷,新聞台也會報導。但職棒是每晚都有數千人,甚至上萬人聚集的活動呀!新聞台就是不報導,連個最終比數也沒報導,像是無視中職的存在。

他們當然也不是全然不重視「棒球」,但通常只有旅外球員如陳偉殷、陽岱鋼等打出好成績時,會以「台灣之光」的角度加以報導。在國內職棒默默打拚的職棒球員也是台灣棒球發展的重要角色,受到媒體的重視程度卻差很多。

日本的棒球實力很強,各方面都值得我們借鏡。像日本公共廣播系統NHK,新聞中固定都有一節日本職棒的新聞,每週更有一週回顧。就算沒什麼大新聞,也一定會報導每場比賽的結果。這才叫「國球」!棒球完完全全就是日本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金鐘獎」是政府為鼓勵電視媒體從業人員而設置,跟「金馬獎」、「金曲獎」並稱「三金」,其中包括很多類型的節目,如綜藝類、行腳類等等。但是就是沒有體育類節目!其實近年來台灣自製的體育節目愈來愈多,身為體育節目播報員,我經常感覺被忽略了!有粉絲朋友安慰我說:「如果設體育類節目獎,展元太容易得獎了!所以才沒設置啦!」

他在我後面,但我非常火 談郭冠英事件

我真的對於政治、社會議題並不熱衷,甚至是冷感的。但有些不公不義的事情實在太誇張,誇張到連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就會跳出來,不吐不快!

我雖然是個主播,但也跟一般人一樣,有在臉書等媒介平台,表達意見的權利吧!而我也知道我是個公眾人物,我的意見有可能會被大眾媒體加以報導,會引發民眾議論,掀起話題。我的目的就是想藉由我的一點點微薄影響力,讓社會大眾能重視這些問題。

「郭冠英爽退月領六萬元,約領一千三百萬元」,就是我覺得誇張到了極點的事情啊!我絕對沒有被任何人煽動,我也不可能拿到任何好處,我就真的只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發出不平之鳴。而且我相信,台灣人民都在看!因為這等不公不義之事,已經不是「社會觀感不佳」的程度了!根本「進階」到大多數原本沉默的民眾,義憤填膺、氣憤難平,發出怒吼啦!

想想台灣有多少人每天工作累得跟狗一樣,只為了餬口飯吃、養家活口;台灣有多少人每天在太陽下低頭,流著汗水默默辛苦地工作,薪資微薄、僅求溫飽,誠實納稅、一毛不少!

而我們卻要看著這種不公平的事情發生,卻要眼睜睜看到有人可以「走後門、耍特權」取得公職,並且工作三個月後,就要爽爽退休,拿走你我辛辛苦苦的納稅錢、血汗錢啊!政府這樣怎麼讓人能信服呢?人民怎麼能吞下去!只會引爆更多民怨而已!我們不能忍啊。

我會對郭冠英之事發出不平之鳴,完全是個機緣巧合!因為我曾深夜騎機車載過他一程,有一面之緣,所以才注意到這等不公不義,欺負小老百姓的事啊!(所以深夜不要上陌生人的車喔!嘻嘻)

之前我在緯來工作時,從內湖騎機車回家都會經過民權大橋。有時播完電競比賽已經很晚了(約十一點接近半夜),騎車途中,我看到有人用走的,要通過民權大橋(步行單趟約十五分鐘),如果是男生,我都會停下來問:「要不要我騎車載你過去?」因為騎車只需要三分鐘。我的舉動算不算很熱血啊!

行人當然很少會隨身攜帶安全帽,我也沒有特別準備一頂,但我會說:「若被警察抓到後座的人沒戴安全帽,罰款算我的。」

我大約問過十個人左右,但大多數的人大概都被嚇到了,拒絕我的好意。只有一次,有個人答應坐上我的機車,就這麼巧,他就是郭冠英!當時他說他剛去民權東路上的電視台上完政論節目,還問我認不認識他?我說:「不好意思,我不看政論節目。」後來我也沒去查郭冠英是誰。

不久後看到電視新聞報導,郭冠英身為政府官員,因為發表辱台的「台巴子」言論,鬧得沸沸湯湯。我才知道,我那晚載的郭冠英是何許人也,但我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只覺得有幫助到人,自己開心就好。直到2014年7月中旬,他的退休金爭議新聞出現,我才想起這段往事,也才會發表我的看法。

有政論節目的名嘴批評我只是個體育主播,不該對政治議題發表看法。對此,當然有很多民眾都支持我、聲援我,公道自在人心,我的回應,擲地有聲。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另外,有網友質疑,現今社會還有很多不公不義的事,那個誰誰誰也怎樣怎樣,我怎麼不站出來講;這樣的質疑彷彿我是「挑顏色」在說話,其實不是的。有位網友說得不錯:「如果今天違規被交通警察攔下,你也不能跟警察辯說還有很多通緝犯你怎麼不去抓?為什麼只抓我?」

我並不是個政治狂熱者,平常也不會主動去關心,而且我能力有限,無法管盡天下不平事。跟郭冠英無怨無仇,管這件事對我也沒什麼好處,反而兩面都不討好,沾惹一身腥。我之所以會跳出來講,就只因騎機車載他過橋的一面之緣,而且這事件實在是太誇張啦!為了說出誠實納稅的市井小民心聲,我選擇大聲疾呼,而不是默不作聲。

我可能天生反骨或一身傲骨,嘻嘻。不會跟一般人一樣選擇當個明哲保身的乖乖牌。我對於社會議題發表看法,引發媒體大幅報導、大眾熱議的還有「黑豹旗高中棒球聯賽的大直高中事件」,請參閱本書第五章。另外就是2015年的「請問柯文哲市長,台北大巨蛋能不能打棒球?」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Photo Credit: 台灣知識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郭冠英事件」與「大巨蛋事件」,徐展元的名字都頻繁地出現在各大媒體上。對於我急公好義去關心社會議題,「博斯運動網」的長官們,從頭到尾都沒有來「關切過」喔!公司對我於個人的言行自由非常尊重,黃敬庭總經理還到我臉書粉絲專頁的相關PO文上按讚哩!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夢想,真的好想贏!熱血主播徐展元

「真的好想贏韓國!」

主播台上,他妙語如珠、放聲吶喊、真情流露

球迷稱他「熱血主播」、「愛國主播」,公司卻視他為「問題主播」,要他別再播中華隊。

「喜愛棒球、熱愛棒球,沒有棒球就吃不下飯,就睡不著覺,甚至就會活不下去的棒球痴、棒球狂,各位球迷朋友大家好!打給賀!胎嘎後!」

逍遙自在的播報風格,點燃人民愛棒球的心,卻被知名作家貶為「孝女白琴」。

無論你喜歡與否,他依舊為了準備每場賽事播報,花超過三個小時查詢數據、整理資料、訪談球員,然後在球賽開打的時刻,以幾近亢奮的聲線唸出他的開場白。

“This ball is long gone just like the ex-girlfriend who will never return! HOMERUN!”

他的創意播報,連美國職棒大聯盟都按讚。

他是徐展元,擁有二十年資歷的專業運動主播,而他還想再播三十年。

職棒球員、傳奇教頭、女主播、啦啦隊女孩,以及那些年的經典賽事,徐展元一一細數台灣棒球的夢想物語,獻給讀者:追尋夢想不要停。

作者介紹:

徐展元

一九七二年五月二日,出生於高雄美濃。文化大學新聞系、台北體院運動科學研究所畢業。

一九九六年開始擔任體育主播,播報過種類包羅萬象的運動競技。現任博斯電玩台台長、博斯運動台主播、Lamigo TV《樂猿播報》主播、《麥卡貝網路電視》主持人、《野球脫殼秀》主持人。

醉心創意、崇尚幽默,透過風格獨特、亦莊亦諧的播報語言,讓觀眾身歷其境,享受運動的快感!

熱血又愛國,經典名言「真的好想贏韓國」,立志播報五十年。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