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連國中生都看得懂的「貨幣學」〉:現實遠比文章描述的瘋狂,債務金錢體制是泡沫中的泡沫

回應〈連國中生都看得懂的「貨幣學」〉:現實遠比文章描述的瘋狂,債務金錢體制是泡沫中的泡沫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接下來順著〈國中生〉這篇文章,來談談這篇文章點出的這個體制(我姑且叫他債務金錢)裡,更深層的幾個問題。

前陣子PTT有篇文章〈連國中生都看得懂的「貨幣學」〉。文章當中揭示了銀行無中生有創造金錢的事實,讓許多人感到不敢置信。

但其實現實遠比這篇文章所描述的更加瘋狂,在〈國中生〉一文中,銀行創造貨幣的空間,還受到實際存款總額和存款準備率下限的約束,這是貨銀教科書裡的說法。但實際上,如今的銀行放貸(創造貨幣),主要受到利息和信心的影響:

  • 利息高,申貸成本高,申貸量下滑,銀行拒貸多,貨幣供給跟著萎縮;
  • 利息低,申貸成本低,申貸量上揚,銀行放貸多,貨幣供給跟著膨脹。

也就是說,只有放貸者和申貸者的信心,在決定市場當中流通的貨幣總量。

接下來順著〈國中生〉這篇文章,來談談這篇文章點出的這個體制(我姑且叫他債務金錢)裡,更深層的幾個問題。

首先先釐清推文中的一些觀念混淆:

1. 反正就是政府亂印錢

實際上,因為美元是全球交易的結算貨幣,所以現在其他的貨幣都是採取「美元本位」,向美國買美元來做為他們發行貨幣的價值擔保品。所以真正能亂印錢的,只有美帝。其他國家要印錢,得要吃下美國加印的那些鈔票,向美國交保護費,並且承擔美金貶值帶來的通膨風險。

準確來說,不是政府亂印錢,是美國政府亂印錢。其他各國政府得要概括承受。

其次,以國內市場而言,因為之前說的「部分準備金制度」,真正在亂印錢的是銀行。台灣央行所發行的通貨(紙鈔、硬幣)總量,對比銀行貸款創造出來的廣義貨幣總量,目前是1:21。而這21塊錢,每1塊錢都是債務,都會衍生出利息,於是也都是銀行的利基。

這個體制底下,貨幣供應量會跟銀行的營利動機綁在一起,再加上所謂大到不能倒的迷思,讓銀行有動機不斷放貸賺利息,反正呆帳打不消,政府會出面想辦法。

以美國而言,這辦法就是直接QE紓困;以其他國家而言,則是要拿人民的血汗錢去吃下美金,發行通貨來紓困。

2. 反正就是提倡金本位

我不知道作者怎麼想,但我認為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正面面對「貨幣的本質是信用」這件事,是個進步。回歸到任何單一貨物,都是在開歷史倒車。會認為這篇文章挑出現行貨幣體制的問題,就是要提倡金本位,其實是因為沒有其他想像,不知道不用現在這套,除了金本位還能怎麼辦。

首先歐洲已經有個新的提案,叫做主權貨幣(sovereign money),你可以把它想像成是國家規模的共同貨幣。這個方案是從英國發跡,現在正在冰島內閣研擬討論,瑞士也準備推動這個提案的公投(同時還有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公投)。

提案的宗旨就是要將決定貨幣供給量的權力,和決定貨幣用途的權力分開,從銀行手上分別轉移到央行以及國會,接受民主監督。這個制度所發行出來的貨幣,將不是與債共生的銀行貸款,於是能大幅降低公私部門的負債水平,確保經濟循環。

其次有個更基進的方案,是債該死(時代精神)運動所提倡的資源基礎型經濟。跟星艦迷航記裡面的經濟模式有點類似。我個人是支持這個方案的,但眼前需要有些過渡體制,而主權貨幣、無條件基本收入,正有助於我們減輕對經濟成長和市場經濟的依賴。

Photo Credit:  DonkeyHotey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DonkeyHotey @ Flickr CC By 2.0

接下來談談債務金錢會衍生出什麼樣的困境,又有哪些問題值得我們思索:

1. 債多於錢的貨幣匱乏

如今我們已經知道,市場上流通的幾乎所有的錢,都是跟銀行借來的。但借來的錢要付利息呀,於是隨著時間推移,債越滾越大,所有的錢也不夠還所有的債。這注定了債務金錢在本質上就是匱乏的。

面對越滾越大的債務,人們只能做兩件事:打著商業競爭的名義,互相推債;借更多的錢來擴張經濟規模,以債養債。這分別會衍生出兩個問題:民主體制名存實亡;追求無止盡的經濟成長。

心理學研究顯示,長期間處於匱乏狀態的人,相對難以做出較長遠的規劃。當整個社會都被債務追逐,整個社會對社會制度、產業發展也難以有充分的討論和長遠的想像。

因為所有人都被生活和債務追著跑,長久下來,民主體制賴以維繫的公民參與和監督,就被逐漸掏空。少數人放棄物質享受投身倡議,反而會被譏笑是吃飽了沒事幹。

國家機器不受公民力量約束,當然得寸進尺。民主體制於是淪為投票選皇帝,人民主權名存實亡。反過來說,這可以充分解釋,為什麼政府樂於授權給銀行,透過債務創造貨幣。

長期統計數字顯示,GDP與能源消耗、汙染排放有高度正相關。雖然歐洲試著透過產業轉型和效率提升,降低相關係數,但成效很有限。

於是歐盟經濟學家提姆.傑克森特地寫了本書,叫做《誰說經濟一定要成長?:獻給地球的經濟學》,就是要從根本上破除追求經濟成長的迷思,大家可以自己找來看。但是在債務追逐之下,整體社會勢必要不斷舉債、創造更多的經濟活動,才能維持這個體制。

2. 經濟成長值得追求嗎?

關於經濟成長,大家應該都有聽過那個最極端的吃屎故事:我付你一億元叫你吃屎,你付我一億元叫我把你的屎吃回去,來回之間,就創造了兩億元的GDP。

這個故事要凸顯的,是GDP沒有能力分辨在眾多經濟行為當中,哪些是正面的、哪些是負面的。從GDP的角度來看,倚賴動植物互助共生的樸門式食物森林,不如大量使用農藥、除草劑,於是創造更多市場交易的慣行農法。讓員工正常上下班,回家與孩子相處,也不如大量超時工作,逼迫員工雇請保姆來照顧孩子,可以創造更多市場交易。

經濟成長,只顯示出市場交易的忙碌程度,卻無法反映人民生活品質的提升或惡化。但我們在評估政府施政效能、政府在訂定施政目標的時候,最常使用的指標就是經濟成長。在債務金錢的追逐下,追求經濟成長也成了必要之惡。

甚至,在債務金錢-經濟成長-銀行獲利三者之間,形成一個畸形的虛假循環:我們跟銀行借更多的錢來投入市場,用更多的錢進行交易促進了經濟成長,我們回頭為了付利息給銀行,又要再借更多的錢。雪球滾得越大、越快,銀行賺得越多,卻沒有人敢踩煞車。

金融風暴後的處置,更讓我們看到,對銀行而言這是個穩賺不賠的機制。降息順風的時候,無中生有地印錢出來放款收利息;升息逆風的時候,收回各種擔保品擴大版圖;就算真的崩潰,也有政府出面紓困,讓全民承擔損失,銀行家繼續領獎金躺著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