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新媒體《眉角》傳奇、畢生守護台灣繁體漢字的鑄字師、遠傳迂迴入中嘉的後續問題

懶人時報看什麼?新媒體《眉角》傳奇、畢生守護台灣繁體漢字的鑄字師、遠傳迂迴入中嘉的後續問題
Photo Credit:眉角
福島核災民抵制日本政府回遷計劃

(除了題材的重要性,紐約時報的寫作方式也值得一看。轉自Muhchyng Hu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日本飯館村——四年來,一種詭異的靜謐,籠罩着這個山村的一簇簇農舍和種植着稻米的梯田。自25英里外的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事故,致使日本東北部一大片地區受到輻射影響後,這裡便空無一人。

這是日本中央政府發起的一項投入超過100億美元的行動的一部分。2011年的那場事故發生後,飯館村及核電站周邊其他10個社區的居民被疏散,共有8萬人背井離鄉。此次行動的目的就是清理事故產生的放射性墜塵,讓被疏散的人員得以回歸故里。

(中略)在長谷川建二空蕩蕩的房屋和畜棚附近的幾個地方,政府檢查員在輻射水平仍舊很高的危險區域附近繫上了粉紅絲帶。其中一個畜棚內掛着一塊白板,上面寫着事故發生前他養的50頭奶牛的名字。其中三分之二的名字被畫上紅圈,說明這些奶牛在事故發生後已被出售。但剩下三分之一的名字被紅線劃掉,在其他奶場被遺棄的奶牛開始陸續餓死後,政府下令宰殺這些母牛。

附近有一塊小木板,上面是為死去的動物手寫的佛教禱文。

「將我們送回去只是官員們避免為此事負責的另一個伎倆,」長谷川建二說。他現在與年邁的父母住在一個擁擠的組合房屋裡,那裡距離疏散區一小時的路程。(懶人時報

《眉角》傳奇:憑什麼「新媒體」非網媒不可?

(眉角的眉眉角角。轉自房慧真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台灣媒體最大的問題不是爛,是沒有想像力,」阿雄明快的說。對眉角團隊來說,台灣還是有不少嚴肅媒體,堅守崗位的媒體人,但語言和角度不夠新穎,而他們不想重複。「所有傳統媒體都在做網站、數位(數據)化,如果只有平台新,但在觀念上沒有突破,一樣死路一條。」黃驛淵說。

於是《眉角》想問:「為何『新媒體』就非數位媒體不可?」

獨立記者廖芸婕就透過眾籌,支持她操作長達一年的深度國際報導選題,例如2014年發表的《衣索比亞水壩》,今年發表的車諾比事件29年後白俄羅斯報導《遙遠人聲》,都是眾籌成功,後續也發揮高度影響力的案例。

《眉角》選擇成為數位時代的文藝復興,一種老派的新聞奢侈品,在越追求極致的快與碎片化的年代,透過更緩慢、更結構呈現的路徑,往最古典的媒體形式回溯。它用慢、付費、厚重、紙本,在概念上與潮流完全作對,找到利基(Niche Market)作出市場區隔,再透過近年在台灣非常成熟的眾籌機制,對讀者作初步測試,驗證自己的判斷。(懶人時報

開價數億人民幣也不賣!全國僅存鑄字師:畢生為台灣守護繁體漢字與技術…

(日星鑄字行張介冠。轉自Chou George 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聯合報導,2014年英國斯巴大學教務長來台,指定到日星鑄字行和張介冠交流。他們做足功課與張介冠討論、請益,對於國外學者積極的求知精神,張介冠深受感動,當下決定送上價值上百萬漢鉛字。

張介冠耗時近3個月,自製4600個漢鉛字,促成這段「鉛字情緣」。他說,早年老一輩憑記憶在幾萬個鉛字中撿字,為讓英國人方便使用,他開發檢索系統,只要掃瞄QR Code,再輸入漢語拼音,就會找到字盤上鉛字。

因應數位化,英國其他設計學院都已不上傳統印刷課程,但斯巴大學仍堅持讓學生從傳統印刷學起。英國斯巴大學教授Tim Vyner表示,若沒有這套宋體漢鉛字與檢索系統,學生無法親手體驗,因此將會努力將這套宋體漢鉛的效能發揮到最大。(懶人時報

人民幣匯率今日貶值幅度 創史上最高

(貨幣戰爭。轉自卞中佩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今天公布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中間價為6.2298,較前一日貶值1.9%,創史上最大降幅,人民幣匯率中間價也寫下2013年4月25日以來的新低,市場關注大陸是否藉壓低匯價提振出口,這也可能引發亞洲貨幣新一輪貶值大戰。

(中略)人行今天發布7月份信貸數據時指出,「當前,我國已高度融入全球經濟,近期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對美元普遍有所貶值,而人民幣保持堅挺,這給我國出口帶來了一定壓力。」

(中略)匯銀人士指出,人民幣出乎意料的促貶行動,不僅將引發亞洲貨幣新一輪的競貶壓力,更在海外市場引爆了人民幣匯價的狂貶,今盤中人民幣的海外即期報價甚至是從6.2092一路狂貶,盤中還貶破6.33,創下2012年9月以來的新低價位,大陸國內的人民幣即期報價也滑落至 6.3296,這也讓從事人民幣衍生性交易及選擇權TRF的交易大戶,如,銀行、企業大戶虧到骨子裡,市場哀鴻遍野,甚至有銀行員以「世界末日」來形容人行這次促貶對市場可能帶來的重大傷害程度。(懶人時報

遠傳迂迴入中嘉的後續問題

(媒體經營越困難,這類併購問題就會越頻繁。轉自漂浪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私募基金安博凱集團持有中嘉多數股權已有九年之久,按照私募基金平均五年左右即轉賣手上資產並套取巨大利益的慣性,中嘉早就該賣了。此前,想買中嘉的旺中集團和頂新集團最終鎩羽而退,中嘉的買賣一波三折,但最終該來的還是會來。關鍵在:這次賣得成嗎?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若許可此一購併案,應該附帶什麼條件?

該來的來了,但該做的沒有做。兩年前,朝野信誓旦旦列為優先法案,而且在立法院只缺臨門一腳的《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似已無疾而終,無人聞問了?否則,或有法規妥適處理重大媒體購併案需要審視的產業發展與競爭秩序、媒體內容多元性和公民消費者權益等議題。(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