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血案時機敏感,中國定調為「疆獨」恐怖攻擊

昆明血案時機敏感,中國定調為「疆獨」恐怖攻擊
Photo Credit: Ken Marshall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Ken Marshall CC BY SA 2.0

中國大陸雲南省昆明火車站,3月1日晚間9點發生蒙面歹徒殺人事件,造成29人遇難、130多人受傷。當日約有十多名身穿黑衣的男女,持刀進入昆明火車站廣場、售票廳,隨機砍殺現場排隊購票以及候車的民眾。警方當場擊斃4名歹徒,並抓獲1名女性嫌犯,目前偵辦工作仍在進行之中。

而警方根據目擊者的初步調查指出,當日晚間9點20分,約有十多名蒙面黑衣人,手持長約50公分砍刀與短匕首,衝進火車站售票廳和候車大廳,無分男女老少見人即砍。目擊者表示由於事發突然,許多民眾躲避不及因此遭受攻擊。攻擊範圍包括車站內售票廳窗口、候車廣場、最後到車站廣場前的北京路,共約300公尺的距離中遍地血跡斑斑。

兩會在即事發時機敏感 習:將嚴懲襲擊者

中國大陸兩會在即,該事件發生的時機顯得格外敏感,也因此引起官方高度的關注;此昆明火車站攻擊事件也由中國媒體定調為「暴力恐怖襲擊」,官方更指出該事件為「新疆獨立份子」所為。大陸第12届全國政協會議第二次會議發言人呂新華隨後表示,「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勢力一手策劃組織的嚴重暴力恐怖事件,手段極其殘忍,罪行令人髮指」。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同樣要求儘快破案,依法嚴懲襲擊者。

中國大陸將在本週於北京召開全國兩會,即為將於5日開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與今日登場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中共總理李克強這次將於會上提出首次政府工作報告,將三中全會的全面深化改革內容,轉換為政府的具體政策,為這次兩會的最大亮點。而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觀察者林和立指出,這起攻擊事件發生在兩會前夕,令習近平的「中國夢」蒙上一層陰影。

昆明市官方表示,根據現場證據顯示該事件是由「新疆獨立份子」策劃;針對此說法,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發言人狄里夏提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現在無法確定這些襲擊者的民族成分,然對於這起慘案以及無辜的受害者死傷,中國政府有不可推卸之責任」。他也同樣強調中國應透明處理這起事件,不該使其成為鎮壓維吾爾的新藉口,「嚴重的歧視與鎮壓政策導致維吾爾人的心理創傷,可能刺激受害者採取這樣的極端手段」。

而若消息屬實,則新疆獨立運動在近年來可以說是比以往更為激進。 去年4月,在新疆的喀什巴楚縣發生官民衝突的嚴重暴力事件後,同年10月,天安門廣場金水橋則發生了由8名新疆少數民族人士涉案的吉普車衝撞自殺性攻擊事件,造成5人死亡,38人受傷。新疆獨立運動場域的擴散,從新疆境內到北京、或甚至是雲南等地,以及攻擊事件強度的增加,都被視為對習近平高度鎮壓新疆地區的強烈反撲。

種族文化差異 導致漢、維兩族根本上的衝突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位於中國西北地區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在新疆獨立支持者的眼中,自古以來便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或地區,有自己獨立的政治經濟、文化地位。在歷史上,它也有一個自己的名字,叫做「東突厥斯坦」;突厥斯坦,意思是「突厥人的國家」。

「突厥」,則指的是包括土耳其、亞塞拜然、烏茲別克、哈薩克等使用突厥語的國家人民;而文化上,維吾爾族人與阿富汗、波斯、土耳其同屬伊斯蘭文化圈。種族、文化、語言上的截然不同,為中國與新疆埋下根本上的對立與衝突。

具體而言,中國政府對新疆的高壓統治政策引起當地人民的反彈;他們指控中國政府壓制他們的宗教信仰、民族風俗,壓抑民族語言的使用與發展、並鼓勵大量漢族移入;同時以「促進經濟發展」之名,將當地豐沛的自然資源開發殆盡。而中國政府則主張官方投入大量資源,以改變新疆相對貧窮的狀況、實施民族優待政策,並致力於保障其宗教自由。這次的昆明車站事件,再度讓世界、讓中國看見那些中共統治之下,常年無解的難題。

(推薦閱讀:天安門維族撞車恐怖攻擊 繃緊中國四條敏感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