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投不下去就投宋楚瑜?我用金庸《笑傲江湖》告訴你這有多荒謬

國民黨投不下去就投宋楚瑜?我用金庸《笑傲江湖》告訴你這有多荒謬
Photo Credit: 宋楚瑜找朋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親愛的台灣人,你投票給國民黨,讓國民黨掌握權力來害你,這又是何苦呢?

一、繼續支持國民黨是沒有道理的事

對筆者來說,我如果有心要奪取台灣的大權,我一定要當泛綠共主,我才不會想去當泛藍共主。一般所謂的泛綠信念,最簡單的說法,就是要把台灣打造成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這不僅是所有泛綠支持者共同信守的價值,也是台灣這塊土地上所有的人理應接受的共識。台灣如果早日啟蒙成功,每個台灣人理應都是泛綠支持者,到時候所謂的泛綠共主,就等於是台灣的共主。

不過所謂的泛藍信念,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泛藍信念一直每況愈下,根本就是一團混亂。以前泛藍說要三年掃蕩五年成功、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離譜歸離譜,還有點想要少康中興的樣子;現在可不一樣了,國民黨主動跟中共黨搭上線,不僅把投降扭曲成務實,還把台灣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一點點民主自由,當成可以賣給中國來換取自身利益的貨物。

可見泛藍陣營整天宣傳他們最愛中國文化,卻連中國文化中那僅剩的一點點可貴的部分都守不住。中國成語中有一句「義不帝秦」,但是這群人根本就做不到。

筆者實在很不想把台灣比喻成蜀漢,因為我打從心底知道中華民國佔領台灣是不合法的,台灣從來就不是中華民國的,但是為了敲醒這些泛藍的信徒,我就委屈地遷就一下。請問泛藍信徒們,如果諸葛亮在北伐兩、三次以後,發現沒辦法把魏國幹掉,那他至少要怎麼做?他至少要盡力維持蜀漢的獨立。要維持蜀漢的獨立,至少國防要維持一定的反擊能力,蜀漢也要維持一定的經濟自主性,這些都是如何經營一個國家的常識,現代人理應曉得。

如果諸葛亮沒有這麼做,反而宣布要辦好「魏漢交流」,整天鼓勵蜀漢的人才和企業去魏國就業,整天宣傳蜀漢的經濟沒有魏國會垮掉,整天跟魏國簽一堆莫名奇妙的經濟協定,意圖裁撤蜀漢軍隊中戰力甚高的部隊,打壓蜀漢政府內部研發新武器的部門。請問一下,這樣子的諸葛亮還是那個寫《出師表》的諸葛亮嗎?不是嘛,這樣子的諸葛亮,根本就是蜀漢的叛徒嘛。

如果你支持蜀漢,卻整天投票給蜀漢的叛徒,你不覺得你有點怪怪的嗎?

現在我們再來想像一下,如果部分的蜀地人民認為諸葛亮的北伐中原不切實際,認為還是把自己的蜀地經營好最要緊,更因為發現劉備的皇族血統和官方所認可的來歷非常可疑,因而主張蜀漢最好改變國號,建議蜀漢不要再宣稱自己是漢帝國的繼承者,也不要再主張蜀漢是整個天下唯一的合法政權,請問這樣子的想法是不是比較務實?答案是顯然的。

但是諸葛亮並不這麼想,他對這種想法深惡痛絕。他宣稱,這種思想是「蜀獨思想」,持有「蜀獨思想」的人都是「蜀獨份子」,是破壞漢帝國的統一大業的壞份子,必須加以唾棄。同一時間,魏國也宣佈,蜀地是魏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魏國一定會跟蜀獨份子勢不兩立。表面上來看,真想不到諸葛亮跟魏國會有這麼深的默契,仔細想想,倒是一點也不奇怪,畢竟他們都是統派權貴嘛。

Photo Credit:  kanegen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kanegen @ Flickr CC By 2.0

說真的,看似對立的統派權貴們為了各自的商業利益或政治利益而勾結在一起,這是很好理解的,可是大部份分不到好處還慘遭剝削的泛藍信徒們要是也在旁邊盲目地支持,那顯然表示這群人尚未啟蒙。

如果有人認為筆者談的這些內容都太複雜、太抽象,沒關係,筆者也可以來談談一些具體的事情。我們就來看看那個讓苗栗負債累累的劉政鴻是哪個黨,我們就來看看那個說「行政院只有三個人在上班」的林益世是哪個黨,我們就來看看那個深陷市議會賄選疑雲的李全教是哪個黨,我們就來看看那個主張白海豚會轉彎的吳敦義是哪個黨,我們就來看看那個主張輻射可以促進美容的洪秀柱是哪個黨。

我們就來看看那個整天阻擋進步法案通過的國會是哪個黨在把持,我們就來看看那個把人民逼到常常上街頭抗議的政府是哪個黨在把持。

也許根本不用說這麼多,我們就來看看,馬英九是哪個黨。

泛藍的信徒們,如果你們看到這裡,卻仍然不覺得繼續支持國民黨是一件沒有道理的事,那我會對你們說「保重」。 因為國民黨做這麼多麻煩事,受害者是全體台灣人,不會因為你投票給它你就免於受害。親愛的台灣人,你投票給國民黨,讓國民黨掌握權力來害你,這又是何苦呢?

二、支持親民黨、民國黨這些泛藍政黨也是沒有道理的事

金庸在《笑傲江湖》裡面,花了一些篇幅描述了葵花寶典的流傳狀況。大致上來說,葵花寶典從皇宮流入民間之後,被收藏於福建莆田的少林寺中。後來華山派的兩個幹部岳肅與蔡子峰跑去拜訪那座廟,這兩人趁機偷偷看了寶典,還一人看一半。由於這兩個傢伙的記憶力都很差,各自默寫出來的內容居然是兩本有衝突的武學SOP,於是他們就惱怒對方,認為對方是錯的,只有自己才是對的。這就是華山派日後劍氣兩宗之爭的源頭。

另一方面,他們偷偷讀寶典的事情被少林寺的紅葉禪師發覺了,紅葉禪師便派了渡元禪師來當說客,要他們把默寫的東西交出來。結果渡元禪師不但沒有使命必達,還趁機跟他們閒扯淡,從他們口中偷偷記下寶典的部分內容。他把這些內容寫在袈裟上,並且加上了自己的領悟,以此自創了辟邪劍法。他後來不當和尚,改去當江湖保全,結婚並且領養孩子,開創了福建的福威鑣局。

華山派手上的葵花寶典儘管殘缺、內容也錯誤百出,仍然引來日月神教的野心。日月神教第一次攻擊華山派時,其他四嶽的劍派也來支援華山派,最後日月神教十長老負傷而走,不過戰果不錯,他們不但幹掉岳肅與蔡子峰,還搶走那兩本殘缺、內容也錯誤百出的武學SOP。十長老就靠那兩本,五年後再次大舉攻擊受到其他四嶽的劍派支援的華山派,居然大破了五嶽劍招。又過了許多年,東方不敗靠著那兩本,把繡花針使成威力萬鈞的殺人武器,成為金庸小說中實力高強的一等一人物。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