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遊記:胡椒國的故事

夏遊記:胡椒國的故事
Photo Credit: Dennis Jarvisflickr, CC By B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水務部門把水質管得很嚴,德國人都是這樣直接喝未煮過的水喉水,甚至覺得水喉水比瓶裝水好,因為怕膠樽會釋放有害物質。

仔女放暑假,山地媽沒有安排補習班,也沒有到書展掃補充練習,而是去了旅行。

山地媽年輕時在德國讀過幾年書,所以今年暑假帶了兒女去看看這個媽媽生活過的地方,順道與德國人朋友見面。

女朋友K好客爽快,知道我們要到德國玩,就請我們到她家裡住。屋子在小村莊,從機場往村莊的路上,看到發電風車、麥田、乳牛、運馬車、拖拉車,孩子大開眼界,我也覺得新奇。

抵埗後,K帶我們在屋裡屋外兜一圈,德國村莊不是窮鄉僻壤,屋子都摩登舒適,而且裝潢得有品味。屋外一直到河邊有幾萬呎草坪,種了梨樹、櫻桃樹,又劃了一小片花園來種花種菜,教人既羨且妒。

山地媽離不開香港師奶劣根性,八卦地問當地屋價如何。K說:「最近對面的鄰居賣了屋子,賣了四萬歐元(約36萬港元)。」我當然明白德國住屋不是貴在屋價,而是物業稅、裝修保養等,不過聽到這個價錢就能買到一間的屋,還是打了個突。

德國房價便宜多少要拜租金管制所賜,當地買樓便宜,德國人就有閒錢去把安樂窩裝修得靚靚。建屋多數為自用,樓則劃得四正寬敞,在有些朋友家裡,光是浴室就比香港的縮水豪宅大,女兒說像去了皇宮。

參觀完大屋,到村裡走一圈,看看鄰居花園裡的蔬菜和家禽。有個阿姨在綠油油的草地上罩了幾個無底大鐵籠來養各種毛色和大小的雞、鴨、鵝,還送了剛撿到的新鮮雞蛋給仔女做早餐。蛋小,雞也小,有些連腳上也生羽毛,真是前所未見。

花園裡的禽鳥無一百都有五十,阿姨不怕禽流感嗎?原來禽鳥都打了預防針,而且以這種半走地的方法飼養,空氣流通,減低感染機會。

小村子靠近森林,K帶我們去散步。K解釋說,工業革命期間很多古樹林被砍伐來生火,所以真正的古樹林很珍貴,而政府亦一直致力重新植林。

樹林種類分得清清楚楚,例如有些種植木材、聖誕樹供砍伐賣錢,有些種植特別品種專供觀賞,有些沒有所謂功用,只是自然滋長。

看似毫無目的的樹林,按大自然的規律自生自滅,有茂密的大樹,有纖纖的幼樹,有乾枯的死樹,都為禽鳥昆蟲提供棲身之所,為居民提供休憩之處。

我說,香港沒那麼幸運,郊野公園就快要用來發展建房屋了。早幾天政府斬了幾棵古樹,然後人們去掛汽球絲帶悼念,朋友聽後啞然失笑。我說,香港人不但連幾棵樹都保不住,就連郊野公園和農地都保不住。

實在的東西保不住,抽象的東西如廣東話、誠信、廉潔都保不住。君不見普教中、毒鉛水、種票黨等等如巨蛇,將香港慢慢扼死?聽到這裡,朋友搖頭嘆息,深表同情。

隔天帶了孩子去劇場,看了一齣兒童短劇,爆笑互動又寓意極深。話說胡椒國的國王建了一大座磨坊,磨胡椒粉賣到世界各地賺錢,代價是人民噴嚏不斷、農作物辣到噴火。於是人民都走光了,就連國王的廚師也要移民,順道摘遍各地的香草。

國王眼見沒有人民可統治,就追著廚師走遍各地,請廚師和國民歸來。為了重建王國,國王按國民的意思,不再磨胡椒粉,將磨坊改建成兒童遊樂場,把胡椒田改種香草,胡椒國自此更名兒童國。

Photo Credit: weinstockCC0 Public Domain

Photo Credit: weinstockCC0 Public Domain

這種劇在《Think Big天地》不會看到,就算有劇團願意演,恐怕不久的將來會被禁、被打壓。

回到家,K問我們要喝甚麼,我向她要一杯水。K把杯子放在水龍頭下,裝了滿滿一大杯。對啊,德國水務部門把水質管得很嚴,德國人都是這樣直接喝未煮過的水喉水,甚至覺得水喉水比瓶裝水好,因為怕膠樽會釋放有害物質。

我把水接過喝掉,同時想到香港的水喉水隨時會飲到血鉛超標,就恨自己當年為何沒有一直讀到博士畢業、入籍德國、落地生根。

不過,就算全香港人像胡椒國國民用腳表態,移民走佬,當權者會像國王那樣回心轉意、順應民情嗎?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網誌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