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踏出這一步,別談轉型正義!419名學者連署籲政府開放檔案

沒踏出這一步,別談轉型正義!419名學者連署籲政府開放檔案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華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陳進金表示,「開放檔案是轉型正義的第一步,可是我們連第一步都走不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前反課綱學生占領教育部、抗議歷史遭扭曲引發社會關注。台灣教授協會指出,無論是課綱爭議中的會議記錄或是書面表決,都應該要公開檢驗,但由於目前行政機關裁量權過大,又有《個資法》限縮開放檔案,讓釐清真相相當困難。學者表示,若檔案不開放,歷史學家無法深究,「白色恐怖家屬的親人連遺書都拿不到。」

相關報導:從「挪威賣國賊」看台灣未竟的轉型正義之路

風傳媒報導,台灣教授協會12號舉行「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台教會秘書長許文堂指出,2013年7月監察院前秘書長陳豐義未依檔案法銷毀檔案,導致監察院1654卷調查案卷被不當銷毀,嚴重違法遭彈劾,這些檔案堆起來高達161.5公尺,跟新光大樓一樣高。

許文堂說,「檔案銷毀了我們就無從知道真相,共產國家最常發生這種事情。」但在2015年5月,台北地檢署檢檢察認為陳豐義銷毀的檔案皆屬「重複」、「冗贅」資料,因此予以不起訴處分。

政大台史所教授薛化元表示,對於歷史的研究,特別是近現代史的研究,檔案是相當重要的。透過檔案的整理、分析,對於掌握、瞭解政府的決策過程及及影響,是不可或缺的,特別是探究重大歷史事件的責任歸屬或是功過評價,檔案往往是關鍵的證據。

他指出,台灣歷經自由化、民主化後,對於非常體制與強人威權統治時期的歷史重估工作,是攸關轉型正義能否落實的關鍵。但目前不僅權責單位行政裁量過大,又有個資法等相關法律的不同規範,導致檔案不易開放,真相不易究明,更讓研究者無法藉歷史的事實分析研究,探索台灣的前途。行政機關的作為,甚至違反《檔案法》及政府資訊公開的立法本旨。

中研院副研究員許文堂說,目前因為個資法很多研究無法調閱檔案,即使有開放,卻全都塗白無法閱讀。台大歷史所碩士高慧玲也表示,先前在檔案管理局工作時,有人調閱資料,公務員給民眾的檔案是用迴紋針夾起來不給人看。

薛化元表示,「重點不在修法!」因為在現有法律之下,檔案本來就可以公開,只是基層公務人員有其壓力,上級主管應該做出解釋。他表示,近現代史研究,檔案十分重要,特別是探究重大歷史事件的責任歸屬,檔案往往是關鍵的證據。

大紀元報導,東華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陳進金舉反課綱微調為例,因為這次課綱微調不僅把白色恐怖從公民課本中去除,更把戰後國民黨來台的這段歷史合理化,都說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是國民黨不得已,又不開放檔案供學者驗證,對很多知識來源靠教科書的偏鄉學生影響非常深遠。

民視報導,薛化元呼籲,國家檔案期滿應一律解密,未期滿也應開放公益使用,前置作業的會議資料、簽稿一律開放,而總統的檔案函件、日記,一律列為國家檔案。

薛化元強調,他們已發動「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的連署行動,目前已有419名學者參與連署,包括歷史和台灣史相關系所(含中研院)教授94位、其他學門教授47位、研究生96位、中小學老師15位、歷史、法律等相關專家14位。

他呼籲政府主動解密,而憲法機關資料應列為國家檔案,並透過學者專家協助判斷是否開放,同時公開檔案應提供研究使用。

台灣教授協會「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