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會忙一件事情,就是電影:編織台灣電影夢的七位幕後女推手

我只會忙一件事情,就是電影:編織台灣電影夢的七位幕後女推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在電影院裡看著台灣電影、聽台灣的故事,跟著演員捶心肝、跟著劇情繃緊神經、跟著情緒起伏感動落淚,這一幕幕精彩畫面,背後是靠著一群幕後女英雄上山下海。

Text:June Howell、Dominique Chiang|Photo:MARK LEE

當我們在電影院裡看著台灣電影、聽台灣的故事,跟著演員捶心肝、跟著劇情繃緊神經、跟著情緒起伏感動落淚,這一幕幕精彩畫面,背後是靠著一群幕後女英雄上山下海。

她們不怕累、不怕曬、不怕髒,用Guts解決拍戲現場各種突發狀況。因此今次ELLE特別企劃,帶領大家認識這群成就台灣電影夢的幕後女推手,站在螢光幕後,照樣美麗閃閃發光。

01

左到右:姜秀瓊、李烈、蔡珮玲、李念修、吳怡靜、郭敏容、潘倫琳

姜秀瓊(導演):電影是誠實的朋友

我覺得電影是一個很誠實的朋友或情人,你很誠心誠意對待它,它就會回饋給你,幫助你更深刻的走你的人生。但是如果你想要靠電影得到一些外在的東西,例如:成就,它可能就離你越來越遠。

我是北藝大戲劇系畢業,當年楊德昌導演的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到學校貼公告,需要很多臨時演員,我抱著好玩的心態去看一看,得到一個角色跟電影結緣,後來入圍最佳女配角。

有了第一次電影的經驗,從此愛上電影,後來被楊德昌邀請擔任《獨立時代》助理導演,同時擔任剪接助理,之後又跟了侯孝賢《海上花》等,就一步步陷入了。

我對電影的樂趣,不只限定在當導演這個職位,曾因結婚生子想轉做剪接,想像有了小孩應該很難再拍片,可是現在回頭看自己也很訝異,一部接著一部拍電影的機緣,現在大家知道的作品都是我有了小孩之後創作。

我先生是電影錄音師,所以年輕時大家都懷疑怎麼可能吃得飽?有人曾問我:「電影對你來說最神奇的感想?」我回答:「我們家是電影養活的,好神奇喔,怎麼可能!」

這次入圍台北電影節《寧靜咖啡店之歌》,是日本東映找我執導的電影,也是東映電影六十年來,我是第一個外國導演。日本人的專業很精準,可是我的感覺就是很潔癖(笑)。

日本團隊非常專業分工,他們有很強的榮譽感,不要製造別人的困擾,所以一切要事先計畫好,免得拖大家進度。跟在台灣拍電影不同,導演可以在拍攝過程讓所有工作人員都恨死你,但最後作品好,大家都感謝你,才了解當時你這麼難搞的原因。

但是在日本,導演在現場有靈感想要拍攝額外的鏡頭,製片都不同意,因為怕影響拍攝進度,第一次我還是顧全大局,下一次再拍日本電影,一定要拿台灣的方式來試試看,我就要反攻了!(笑)

*曾憑《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一片入圍第28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從此愛上電影,之後擔任楊德昌助導及侯孝賢副導。以《乘著光影旅行》拿下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跳格子》拿下金馬獎最佳短片,受日本東映電影之邀執導《寧靜咖啡館之歌》入選2015台北電影獎。

05

李烈(製片、現任台北電影節主席):我只會忙一件事情,就是電影

今年接任台北電影節主席,一開始我就跟影展同事明講:「每個影展都有他的精神,而台北電影節已經做了這麼多年,做得很好,所以我不會干涉他們的想法和做法。」我的主要工作是定調方向,並從旁給予建議和協助,提供人脈與資源。

電影節主席有點像是神主牌,只要站在那裏出席活動就好,什麼都不管,因為所有大大小小事情都是影展總監和策展人在處理規劃。

反過來,製片的工作就比較像是影展總監和策展人,甚麼都得管。從創作的參與,到整個劇組多少人多少錢、吃喝拉撒睡、活的死的、大的小的,甚至連垃圾分類各種瑣事都得管。基本上,製片就是做苦工,一定要可以吃苦耐勞耐操,可以48小時以上不睡覺。

但製片又是最不討好、最不被看見的,他只要有一件事情沒做好就會被全劇組的人罵到臭頭。所以做製片,要非常有耐心,抗壓力要非常高。溝通能力也要很強,又要細心。對,簡直就是完人。所以在台灣,很少聽到有人說目標是希望當製片。雖然每個組都很辛苦,但光環就是不會到製片組身上。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還願意做?製片最大的挑戰,是從一個案子還沒成形開始,就不停地在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但最大的挑戰也是最大的成就,當一部片完成,只有你自己最清楚這部片,究竟一路走過多少關卡才會走到終於是成品的這一天。只有你知道,你參與了多少?你幫他加了多少分?給了怎樣的協助,才讓他最後得以完成?這份成就感,讓我們願意去承受這些苦難的折磨。

台灣電影圈優秀的女製片非常多。可能對男生來說,他們希望挑選的職業是導演,比較容易被看見。也有可能是男生有前途的壓力,女生比較沒有。不過我們的電影產業很不健全,只要能找到工作人員就要偷笑了,怎麼可能還會有性別平等不平等的問題。在台灣能幹得下這個工作,非得要有熱情不可。因為收入各方面,並沒有其他工作好。

然而電影最大的魅力,就在於影像世界無與倫比的魅力。因此對我來講,電影一定要在電影院看。唯有在那個空間裡,你才能完全進入影像世界的各種想像力、天馬行空、讓人完全逃避現實的兩個小時。而一想到我們自己就是營造這個魅力的一分子的這件事情,讓人覺得很興奮。

現在台灣電影圈創作力最強的都是新導演,他們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和故事想要說。我們也需要不同的創作新人出來,才能把這個市場撐起來。所以我很喜歡跟新導演合作,或許新導演的經驗不足,但我覺得經驗是可以慢慢累積的,反而是他們年輕的想法,能讓彼此撞擊出更有趣的火花。這樣我也比較不容易老,因為都跟年輕人鬼混啊。(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