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做戲的中國官媒讓社群媒體「百花齊放」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做戲的中國官媒讓社群媒體「百花齊放」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言論審查與封鎖,在習近平接任中共領導人後日益趨嚴,卻也意外讓社群媒體日漸活躍。有觀察家指出,中國人民正拋棄舊式媒體,轉而投向新媒體的懷抱。

整理:鄭博名

天津爆炸事發至今已超過數日,官方消息卻有如擠牙膏般停滯不前。點開中國官媒《新華網》網站,頭條要聞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對爆炸所做出的「重要指示」,接連著幾條中國抗戰專題佔據版面,一齊「向偉大勝利致敬」。

儘管中國政府封鎖新聞早已不是「新聞」,但爆炸案發第一時間,現場影片瘋傳社群,當地居民於微信上透漏死亡人數的截圖、以及爆炸波及範圍在微博上造成熱烈討論,都讓官媒數據漸漸站不住腳。有觀察家指出,中國社群媒體正以百花齊放的姿態,改變13億人口的政治與社會生態。

維穩VS維權

習近平上位後,除了揮舞反貪腐大旗積極「打虎」,同時也加強對於奉行「自由主義」傳媒進行的言論審查。2013年1月,習近平接任總書記前2個月,以調查報導著名的中國周刊《南方周末》,因新年獻詞遭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刪改,引發軒然大波。據周刊評論版編輯戴志勇所撰寫之初稿「中國夢,憲政夢」,裡頭寫道:

「兌現憲政、限權分權,公民們才能大聲說出對公權力的批評;每個人才能依內心信仰自由生活;我們才能建成一個自由的強大國度。」

然而最後發表的「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卻被修改成:

「在2012年年末,夢想的火焰又一次被點燃。新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說,民族復興是最偉大的中國夢。站在新年的起點,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這個夢想。」

此舉不僅讓《南方周末》大表不滿,更罕見地引發反政府干預媒體自由的抗爭。周刊也在其中一份聲明表示,光是2012年該刊就有1000多篇文章遭到刪除,政府甚至向周刊高層施壓,以撤換支持改革派的記者、編輯。對此,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發表評論回擊,呼籲抗爭者能「配合」風波的平息,「別逼一份中國報紙扮演它無論如何也承擔不了的對抗角色。」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南方報業會被盯上,早在十年前就有先例。2003年,與《南方周末》同屬南方報業的《南方都市報》發表了一篇名為「被收容者孫志剛之死」報導,揭發一名來自湖北、年僅27歲的青年孫志剛,因無「暫住證」,被廣州警方帶至派出所拘留,並毆打致死的案件。隔年,該報前總經理喻華峰、創辦人之一的李民英,被廣州市東山區法院認定貪污、行賄,分別判處12年以及11年徒刑。

由於該案事證過於牽強,外界普遍認為是當局秋後算帳的政治冤獄。超過2千名記者連署要求當局釋放喻、李兩人,撰寫孫案的記者陳峰也發表一封公開信,呼籲廣州政府落實總理溫家寶在「兩會」上,對於人權入憲的改革開放。事後廣東前省委書記任仲夷、吳南生丟出善意,向法院「喊話」從寬處理《南都》案後,兩人才獲得減刑。

除了對調查報導進行打壓,中國近年來發生的重大公安事件也屢屢遭到當局封鎖。

媒體噤聲,第四權失能

2002年12月底,廣東出現「不明病毒襲擊」傳言,手機簡訊、各大論壇紛紛引起討論,大量民眾搶購據說可預防此怪病的醋、板藍根,但傳媒卻不以為然,認為廣東河源一帶「民智未開」,當局甚至封鎖相關討論串。隔年1月病毒傳至中山,有媒體前往採訪,獲得官方的答覆是「天冷民眾感冒增多。」

2003年2月11日,廣州市政府召開記者會表示,該病毒在廣東省出現305個病例,死亡一例,59人康復出院,其餘病人情況穩定,宣稱疫情已受到控制。隔月,世界衛生組織將中國、香港以及越南宣告「非典行肺炎」疫區。儘管如此,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在接受中央電視台及新華社專訪時,仍表示北京衛生局已即時採取相關措施,絕無任何流行擴散的問題。

由於中國傳媒一致噤聲,外媒又因官方封鎖消息、疫區而無從查證,CNN有關SARS報導在中國播出時甚至會出現黑畫面,CNN駐北京記者還特別就此現象做一條分析報導,一直到北京解放軍301醫院退休醫師蔣彥永的一封信,外界才真正意識到中國SARS疫情遠比官方所承認要來的嚴重。

信中蔣彥永引述因前同事感染SARS被隔離、相關資料送往309醫院會診時所獲得的內部數據,指出該院被隔離病人是官方公佈的好幾倍,認為北京當局嚴重隱匿病情。該信一共寄給中央電視台以及鳳凰衛視台,卻都未獲得採用,直到美國《時代》雜誌記者找到蔣彥永,實情才正式曝光。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08年5月12日,中國四川汶川發生規模8.3的強震,當局對外媒展現難得的開放。英國《泰唔士報》北京分社社長Jane Macartney在文中表示,包括路透社、美聯社、美國CNN、日本NHK等12家外媒受邀搭乘軍用直升機,飛抵四川省映秀鎮。

當天一早溫家寶也到現場勘災,並親自接受外媒記者採訪。Macartney以「前所未有的開放」來形容當局與溫家寶的反應,並表示從2007年開始,中國政府就因奧運籌備期給予外媒諸多便利,例如特別通行證。然而,當災區校舍被爆出疑似為豆腐渣工程後,相關證詞及指控皆遭到中方打壓,包括受難學生家長、日本共同社記者、美聯社記者都在抗爭過程中被架離、扣留。

曾撰文批判四川災區豆腐渣工程的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十年有期徒刑;維權人士譚作人亦因調查豆腐渣工程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有期徒刑,多家傳媒、記者採訪都遭到當局阻撓,無法接近前來旁聽判決的四川災民。

今年6月,搭載454人的中國郵輪「東方之星」在長江翻覆,中共中央宣傳部在第一時間下令,召回各省區市記者,不准前往現場採訪,並要求國內媒體一律使用新華社通稿以及中央電視台畫面。由於正值「六四」前夕,BBC駐華記者周飛鵬對此表示,中共當局希望藉由控制公共信息,來預防民眾對災難事件的不滿,此時轉嫁到政府身上。

6月3日,事發超過48小時,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親自下令,允許35家駐華外媒進入沈船現場拍攝,才讓事故畫面陸續曝光。不過由於官員對翻船原因三緘其口,記者會上相關乘客名單、搜救進度、大型機具以及專家派送等資訊都見不著光,越來越多家屬對當局的處理態度感到憤怒。

一千多名受難者家屬自發性地以包車方式,前往湖北堅利河段、也就是輪船翻覆的地點,才真正見到政府單位的人。在此之前,「沒人聯繫或告知我們任何有關的調查狀況。」受害家屬之一的趙女士說。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社群媒體的翻轉

儘管中共當局對於言論、資訊審查日益趨嚴,但在網路蓬勃發展的今日,社群媒體正以驚人的速度茁壯,並突擊式地攻破全球專制體制下的緻密防護。長期關注中國網路媒體的Tea Leaf Nation前總編輯Liz Carter認為,從近幾年所發生的事件可以看出,中國言論審查似乎正適得其反地加劇中國網友,以更具創意的方式反擊當局由上而下的相關措施,像是「草泥馬」等造字運動。

Liz Carter舉例,透過Twitter、Facebook以及網路電台的傳播,阿拉伯世界掀起一股反獨裁的革命運動,史稱「阿拉伯之春」。先是突尼西亞獨裁者班阿里(Ben Ali)在一個月內倒台,緊接著鄰國埃及青年成功將獨裁統治30年的親美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拉下台,然後是葉門、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等,社群有如風火燎原般地讓專制政權瓦解。

然而Liz Carter也提醒,反觀現今阿拉伯國家的動盪,也可能成為中共進一步壓制異義份子、並使其合法化的藉口。

另外,像是四川地震所揭發徒具表面的基礎建設、溫州高鐵相撞所引發的經濟發展取向之批評,或是號稱「錶哥」的陝西省安監局局長楊達才收賄案、撼動維穩式勞教制度的「唐慧案」等,不論是公安事件、社會流動、性禁忌,或是污染、教育、愛國主義、女權主義等討論光譜,都是網路社群發揮影響力的重要明證。而它們其中的共通點,就是對於極權統治下的中國日漸不滿。

中共的反制

中國公安部8月4日召開全國重點互聯網站和服務企業安全管理工作會議,宣佈全面推行網警公開巡察執法,在各大重點網站以及網路企業設立「網安警務室」,以隨時掌握任何相關犯罪資訊,提升「見警率、管事率」。

事實上,中國公安部早在今年6月就開通北京、天津、河北等50個省縣市公安機關的微博帳號,並統一命名為「網警巡察執法」。透過該帳號,網警得以24小時在網路上搜尋各種犯罪信息。對於情節輕者,公安機關可對其進行教育警示;情節重者,則依法追究相應法律責任。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然而,有中國網友指出,網警主張依法,卻沒有相關公民言論法的制定,根本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近期多名維權律師遭抓捕就是一例。就在今年5月,中國著名維權律師浦志強被北京市檢察院以涉嫌「利用信息網絡,先後多次發佈微博,煽動民族仇恨,情節嚴重;公然怒罵他人,情節惡劣,破壞社會秩序」為由提起公訴,主要證據是他從2011年7月到2014年5月在網上所發的28條微博,內容涵蓋著各種議題。

站在屍體上拍照

中國著名調查記者王克勤曾說過,報導有兩種,都叫打死老虎。一種是圍著活老虎去打,打死為止;第二種則是老虎死了,媒體再去打。面對逐利化的媒體市場,要在言論審查與消息封鎖下做新聞已然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但這也促使了以微博為主的新媒體快速傳播訊息,並容納不同管道的聲音。例如此次天津爆炸,事故發生大約一小時後,微博已出現大量事故現場影片、照片,包括附近醫院的資訊、具體位置、聯絡電話,以及災害原因初判、即時更新等。

Liz Carter認為,中共官方的共同審查,反倒是把網絡群體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因為民眾早已不相信官媒所釋放出的消息;與其說言論自由遭扼殺,不如說是促發人們為言論自由而戰。長期來看,這是個失敗的舉措,因為民眾要的不是官方丟出的死老虎照,而是想知道,吃人的老虎,究竟是哪隻。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孫珞軒